707彩票

佛心邪神_第32卷_707彩票
    
707彩票
 707彩票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佛心邪神第32卷 作者:12龙骑 时间: 2014-10-23 8:17:00

第九十四章:危机预感

  这章自己觉得写得很满意,呵呵:)

  …偶素得意滴分割线…

  扎赫瑞斯主母艾丝瑞娜,陡然被一阵剧烈过一阵的刺痛,将她从香甜睡梦中惊醒。她茫然睁开眼眸,随手揭开被子从上坐起。轻薄睡衣斜斜滑下,出了圆润滑腻的一边香肩。主母细细息着,伸手抹抹汗津津的额角,犹豫不决地举掌抚上自己丰。从掌心处传来了阵阵有节奏的脉动,那滋味痛苦中却又带有说不出的娱刺,消魂滋味不仅只作用于体上,更直接深入她的灵魂。艾丝瑞娜强忍着想要将修长手指探入自己幽密花径内的冲动,简短地叫出了一句魔法口令。

  房间天花板上那盏华贵水晶吊灯,随即发出了微弱魔法光芒,让黑暗精灵的眼睛从红外夜视模式转变成可见光模式。艾丝瑞娜离站起,轻轻一拉睡袍衣带。全无瑕疵的体,立即赤地全然暴在灯光之下,散发出无比人的魅惑。修长双腿尽头处的芳草已被修整干净,毫无遮掩的丽鲜花正不断吐出粘稠花,那***味道让整个房间也沾染上了丝丝消魂魄。肌肤光滑紧绷,找不到丝毫松弛与皱纹。仍如少女般翘耸立的双更是只想教人捏亵玩,而假如有任何外人在场,那么他(她)的目光,都必然会第一时间,落在艾丝瑞娜左之上。那一点女最娇,也最感的蓓蕾,赫然正镶嵌了枚被塑造成蛇形的精致环。

  扎赫瑞斯主母托起自己双,低头细察。鲜红蓓蕾早已起涨硬到达极点,但盘据坐于上的黝黑小蛇,却仿佛正被某只无形之手拨着般,每分每寸都正在烈扭摆,似乎正企图从鲜红蓓蕾的束缚间挣扎而出。艾丝瑞娜努力将身体内部那种如水般一接一涌上的快压抑下,心中是惊疑。这枚蛇形环可不是简单的装饰品,而是某样带有强大魔力宝物的一部分。由罗丝神后亲自赐予的〖黑寡妇之图章〗,外形是只维妙维肖的黑色蜘蛛。它的八条腿都可以被拔下来,化作艾丝瑞娜此刻佩带的蛇形环。无论相隔多远,持有黑蜘蛛戒指的人,都可以通过无形的魔力联系指挥蛇形环。它可以带来最强烈的快,也能给予最残酷的痛苦。被戴上环之人,将一生一世也成为持有蜘蛛戒指者的奴隶。

  现在持有〖黑寡妇之图章〗的人正是曹子文,以前曹子文也曾经在和艾丝瑞娜作爱的时候启动过戒指的魔力来助兴,但那都只是两人私下相处,顶多是再加上艾丝瑞娜的长女奥菲莉娅,三人一起时候才有的事。眼下无缘无故,蛇环居然就自动动作起来,这种情况以往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艾丝瑞娜心里疑惑,却又找不到答案。忍不住将自己丰再托高了几分,一口含住了怒涨滴的蓓蕾,用舌头去更加细意地体会那种奇特的震动。

  蛇环的震动显得更加清晰了。震颤的时间间隔不一,但却自有规律可循。扎赫瑞斯主母心中一动,想起了以往和曹子文云雨以后闲谈的几句话。当时,曹子文曾经告诉艾丝瑞娜,在自己的家乡有一种传递消息用的秘密方法,叫做摩斯密码。利用不同的长短震动或闪光代表不同的字母,从而可以自由组合成任何想要传递的讯息内容。当时艾丝瑞娜大感兴趣,还详细询问了曹子文摩斯密码的具体内容,并且将它们翻译成黑暗精灵语。而现在…

  艾丝瑞娜重新闭上了眼帘,默默专心分辨着每一次震动所代表的字母。可是那震动来得全无预兆,消失得也非常快。还不等艾丝瑞娜将一个个字母组合成完整句子,蛇环便已平复下来,不再动弹了。主母皱起眉头沉思了好半晌,忽然放开手,就这么赤地走到卧室的化妆台前,从抽屉里取出纸张与笔墨。犹豫了几秒,在纸上写下两个单词。

  她写下的单词,是学院,还有深渊。无论怎么看,都绝对组合不出什么吉利的好消息。艾丝瑞娜心中疑惑迅速演变成恐惧,从魔索布莱城三个世纪的无数阴谋诡计中挣扎着生存至今,从而锻炼出来的感触觉,甚至已经从这几个单词,中嗅到了极浓重的危机味道。

  体内尚未平息的火,立即被下去了。艾丝瑞娜匆匆重新披上衣衫,摇动了放在头处的手铃。用不着多久,门外便传来了刻意加重,但仍几乎是微不可闻的细碎脚步声。贴身女仆“笃笃”地敲了几下门,

  抱敬问道:“主母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吗?”

  “去,马上替我把奥菲莉娅叫来。”

  “主母您忘记了吗?奥菲莉娅高阶祭司她带领巡逻队出城去了。至少三天以内不会回来。”

  “哦…对。那么娜伦德,还有奥祖拉斯呢?”

  “奥祖拉斯大人正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做实验。只有娜伦德大人还在休息。”

  艾丝瑞娜不愉地冷哼了一声。魔法师做起实验来那是绝对打搅不得的,否则谁知道会不会因此而引发出一场炸烂半座城堡的大爆炸出来?可是对于娜伦德,她又不是太放心这名家族次女。在艾丝瑞娜看来,自己的次女性格急噪唯力是视,也不懂得隐忍。作为牧师的实力更远远及不上她姐姐,并不是可以付托重任的对象。但这个时候,显然也由不得艾丝瑞娜挑剔了。她叹了口气,道:“叫娜伦德来见我吧。要赶紧。”

  娜伦德很快就过来了。虽然同样是在睡梦中被叫起,但她身上衣服倒穿得很是整齐,问道:“主母,有什么事?”

  “比尔德身上很可能出事了。”艾丝瑞娜直截了当道:“情况非常不寻常。娜伦德,你马上吩咐下去,将城堡的防卫加强一倍。还有,派人去学院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记得叮嘱他要小心。假如我没有估计错误的话,学院现在很可能已经…”

  艾丝瑞娜顿了顿,住口没有继续说下去,又道:“对了,还要联络达耶特独立佣兵团。这种时候,我们需要准确把握住魔索布莱城里每个家族的一举一动。”

  “主母,您的意思是,班瑞可能要对我们动手了吗?”娜伦德的眼眸里发出了兴奋光芒,姿态也变成站得笔直。右手自然而然便按上了间从不离身的蛇首鞭。

  “现在我什么都不能确定。所以才叫你派人去查啊。”心绪不宁的艾丝瑞娜烦躁地一跺脚,训斥道:“别以为我们的敌人只有班瑞,永远也不要忘记,最致命的那柄匕首往往是来自背后。”

  娜伦德眼眸内的兴奋消退,改为出现了一抹不以为然。试着反驳道:“没有必要那么担心吧?这城市里还有谁能给我们的侍父大人造就任何威胁吗?他可是拥有连龙都能轻易格杀的强大力量。”

  “愚蠢和不谨慎的家伙总会受到惊讶,并且在惊讶中等死。谨慎地注意周围的一切,这样女神才可能赏你活下去!”艾丝瑞娜严厉地以两句卓尔俗语作答。又道:“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全都来自比尔德,他是扎赫瑞斯家生存下去的基础。无论如何,决不能有丝毫松懈与怠蚌。去吧。至迟在纳邦德尔时柱的循环开始之前,我就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明白了,我会给您个满意答复的。”娜伦德转身往外就走。但还没走出几步,便又回头问道:“对了,要不要也派人去通知侍父的那个女奴,还有他的大地仆人?”

  艾丝瑞娜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比尔德很在乎他们的。也去通知他们小心戒备吧。”

  ****

  不到十分钟的光景,本来因为时近午夜而略显松懈的扎赫瑞斯城堡,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不动声息之间,负责守夜巡逻的队伍便已经增加了好几组。大门处岗楼箭塔上,一点点鲜红光芒悄然燃起。三倍以上的士兵分处四方,闷不做声地睁大了眼睛监视周边的一举一动,没放过任何哪怕最细微的风吹草动。在城堡阴影的掩护之下,几名扎赫瑞斯家的精锐士兵们悄悄从后门处离开,隐藏于石笋与钟石的阴影之下,分别向摩登迦于伯虏特率领五百大地所驻扎的新城堡、班瑞庭院,还有提尔布里契及芭莎的酒馆《珠宝盒子》等方向潜行而去。

  然而,他们没有一个能够到达预定目的地。刚刚离开扎赫瑞斯家城堡的范围,这些兵们便先后遭遇了偷袭。纵然警惕够高,实力也算不弱,可是偷袭的人既以众敌寡,每人的个体实力,也明显比扎赫瑞斯士兵强出了不少。没能作出什么有效反抗,扎赫瑞斯士兵们的心脏上或者喉咙间,全都被刺入了一柄淬毒匕首,甚至连临死前的哀号都叫不出声,便已投入了死神的怀抱。

  他们的人头立即被割下来了。几路人马开始沿着同一方向,甚至是同一条路线而移动。不久之后,这几名倒霉士兵们的人头,已经被送进了班瑞庭院,摆到了班瑞主母面前。

  这位在过去接近千年的岁月中,始终扮演着蜘蛛神后在魔索布莱城里的代言人角色的第一家族主母,冷冷地点点头,挥手命令下人把它们扔掉。她从自己那张以整块黑玉雕刻而成,上面镶嵌了无数珍贵珠宝的宝座上欠了欠身,转换个姿势,向端坐于桌子对面的女道:“马烈丝主母,关于我刚才提出的建议,您究竟考虑得怎么样了?”

  城中第十二家族杜垩登的主母马烈丝,把目光从那几个鲜血淋漓的人头上挪开,重新正视着班瑞主母,沉着道:“班瑞主母,您确实已经把耶鲁比尔德那该死的人类除掉了吗?”

  “正如我刚才说过的一样,这名人类不会再给我们带来任何麻烦了。”班瑞主母得意微笑着,道:“我已经请您亲眼参观过爆炸现场,即使耶鲁比尔德侥幸能从大爆炸中逃生,可是也从来没有人能在深渊魔域生还回来的。他不会是例外。”

  “但即使如此,杜垩登家要消灭扎赫瑞斯家也绝对不容易。”马烈丝皱眉道:“我实在不明白,您为什么不亲自指挥第一家族的士兵发动这场战争,而要请求我们弱小的杜垩登家出手呢?”

第九十五章:威逼利诱

  听说蛤蟆的蜀山已经完结了耶…去看吧,好久没看了。说起来,我觉得蛤蟆的故事手法是很值得学习得。那就是笔下整体洋溢的轻松感(或者说yd?)。这点偶真是比不上啊。喜欢看R级电影和恐怖片的12,大概是永远无法写出那种基调了吧…

  …偶素品味低下滴分割线…

  “但即使如此,杜垩登家要消灭扎赫瑞斯家也绝对不容易。”马烈丝假意皱眉道:“我实在不明白,您为什么不亲自指挥第一家族的士兵发动这场战争,而要请求我们弱小的杜垩登家出手呢?”

  “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只需要知道这场必胜的战争,将给杜垩登家族带来多少利益就足够了。”班瑞主母严肃地道:“大量士兵和财产,还能得到班瑞家族成为杜垩登最坚强的盟友与后盾。这一切只需要你伸手就可以得到。还有任何理由,足以驱使你拒绝我的提议吗?”

  “伸手就可以得到?我可不这么看。”马烈丝反驳道:“我们只有三百名士兵。而扎赫瑞斯家的兵力经过近来一连串的战争,已经大幅度膨到了五百人。还有由那名肮脏奴隶伯虏特率领的四百大地部队。经过耶鲁比尔德训练之后,它们的实力绝对可以和黑暗精灵战士媲美。即使没有耶鲁比尔德,我们杜垩登可能取得胜利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

  “再多士兵也根本不值得担心。”班瑞主母斩钉截铁道:“他们只是些男而已。至于那些大地奴隶们更是临时凑合的乌合之众。假如你还是不放心,我可以借给杜垩登家三百名士兵,还有二十个牛头人和五名双头巨人作支援。马烈丝主母,别忘记在我们的社会里,最终能够引导胜利的始终还是女,尤其是女祭司的数量决定一切。杜垩登家有两名高阶女祭司,而扎赫瑞斯只有艾丝瑞娜主母达到这个位阶。”

  “扎赫瑞斯长女奥菲莉娅也有相同的实力。”马烈丝提醒道:“那个摩登迦更加不容忽视。我怀疑蜘蛛神后的力量,究竟能对这个魔裔卓尔起到多大作用。”

  “昆舍尔和范德丝,还有我其他两名女儿都会帮助你打赢这一仗。”班瑞主母罕见地几乎是有求必应。可是这份慷慨,也绝不是没有代价的。“不需要担心奥菲莉娅,已经有人专门去对付她了。她带领的那支巡逻队,不会有任何成员可以活着回城。马烈丝主母,你还在犹豫些什么?究竟同意不同意出兵?给我个准确的答复,我现在就要!”

  “您的准备已经堪称周全。确实如您所说,只要伸出手去就可以得到胜利了。”马烈丝点头,但有持无恐的她,却同时也出了带有浓厚嘲味道的微笑,道:“可是既然如此,您为什么要把这份庞大利益拱手送给杜垩登家族呢?或者…哦…我可以说几句自己的私人惴测吗?

  “…好。说吧。”班瑞主母按下自己心中的不快,命令道。

  “我们全都知道蜘蛛神后的谕旨。神后严我们这些牧师出手对付耶鲁比尔德。而毁灭耶鲁比尔德眼下所隶属的家族扎赫瑞斯,是否也会同样怒神后?即使仅是把耶鲁比尔德放逐到深渊魔域或许都已经违反神后旨意了。班瑞主母想必不敢再在这个问题上冒险吧?”

  班瑞主母打断了对方的话,断然道:“根本没必要的担心。耶鲁比尔德已经消失了。蜘蛛神后的庇护只针对他一人而已。没有了耶鲁比尔德,扎赫瑞斯家族本身不值一提。罗丝神后绝不会在意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家族究竟是死是活。”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没有人胆敢肯定或者否定。连您也没有把握,对么?”自以为已经抓住对方弱点的马烈丝不置可否,继续道:“所以班瑞家绝不能自己出手。而杜垩登家在耶鲁比尔德到来魔索布莱城之前,便已经和扎赫瑞斯是仇敌。即使现在发动战争毁灭了扎赫瑞斯家,也只是之前秘密战争的延续罢了。即使神后也不能因此怪罪我,还有您,对么?”

  “很有趣的惴测,继续说。”

  班瑞主母平静的态度,让马烈丝主母不住面。她吃吃笑道:“那么就是这样了。不错,杜垩登家以前曾经和扎赫瑞斯之间有仇恨,但那也已经过去了。今时今的扎赫瑞斯,最大敌人已经不是我们杜垩登,而是班瑞。班瑞主母,您替我们安排的这场战争,看似可以轻松取得胜利,但胜利以后又怎么样?假如杜垩登代替了班瑞来打这场战争,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就必须同时替第一家族负起可能存在的风险,可能怒神后的风险呢?”

  “不要再绕圈子,马烈丝。直接说吧。你究竟还想要什么?”班瑞主母骤然打断了马烈丝的喋喋不休。直截了当地剥去她的全部伪装。马烈丝愕然一惊,沉默片刻,终于深深了口气,正视着班瑞主母,道:“好吧,我无意挑战您的耐心,班瑞主母。无论士兵还是珠宝财富都并不稀氨。我只要权位,比现在更高的权位。班瑞主母,杜垩登家要一个执政议会的议席。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不会出兵。”

  “够了!马烈丝!我已经厌倦这种讨价还价了!班瑞主母猛然提声喝骂道:“有野心与望都是好事,但假如不懂得什么是懂得适可而止的话,即使得到了利益你也无法保留它们!别以为杜垩登家是不可取代!我之所以找你,仅仅因为杜垩登家族本来就是扎赫瑞斯的敌人。由你们出手,正好让这场战争回归原点。如此而已!耶鲁比尔德!这该死人类的出现,让魔索布莱城一切都了套。我们的原则、规矩、还有传统,全都被他毫不犹豫地打破然后踩在脚下。或许罗丝神后可以容忍他,但是我已经不能容忍了!”

  她顿了顿,一字一句道:“我们需要秩序。需要一切都可以控制!”

  马烈丝愕然道:“可是,这一切都是神后的旨意啊。”

  “神后?神后知道什么!对于神后来说,魔索布莱城只是她无数块领土的其中之一。但对于我们来说,魔索布莱城就是生命里的一切。我曾经为这座城市做过那么多,花费整整上千年时间,好不容易才将它建设成眼下的理想和舒适。所以现在,我也决不允许任何人将我的心血肆意涂改。即使神后也不可以!”

  班瑞主母突然间就爆发了她所有的怒火。气派之威严,甚至连同样身为主母的马烈丝,胆大包天的马烈丝也不由得栗栗畏惧。可是班瑞主母这番话实在太过大胆了。马烈丝惊惶地霍然起身,仿佛生怕和班瑞主母坐得太近,也会招徕蜘蛛神后的毁灭之火。

  班瑞主母看着她畏缩的模样,不屑地冷笑道:“你害怕吗?放心,这间房间有魔法保护,神后也听不到我们在说什么的。黑暗精灵的真正力量是什么?罗丝神后吗?不!罗丝神后并非我们力量的唯一来源!摆暗精灵之所以能够在幽暗地域繁荣壮大,倚靠的是传统和秩序。没有这两样东西,就无法组成社会,更无法整合起力量。但即使是罗丝神后也绝对不能违反它,甚至推翻它。执政议会?你凭什么进入执政议会?别忘记,杜垩登只是第十二家族,而且还不象扎赫瑞斯那样,拥有一个耶鲁比尔德。”

  班瑞主母同样站起身来,森然道:“两个选择,马烈丝主母。或者代替班瑞去打这场战争,然后得到你们应该得到的。或者,就是死!”

  “看来我的选择余地并不大,班瑞主母。”马烈丝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可以比较镇定,不至于太过丢脸。可惜不住微微颤抖的手,仍旧将她内心的恐慌表现得清晰异常

  “你确实没有,马烈丝主母。”班瑞主母又一次打断了对方的话,傲然睥睨着马烈丝。这一刹那间,将何谓暴君气质演绎得淋漓尽致的她,与其说是罗丝信徒,还不如说是暴君之王班恩的信徒,还更加贴切。

  “那么,就这样决定吧。”马烈丝目光闪动,颓然叹道:“如您所愿,最迟在纳邦得尔时柱的两个刻度之内,杜垩登家将向扎赫瑞斯家,发动全面进攻。”

  ****

  扎赫瑞斯长女,魔索布莱城巡逻队队长奥菲莉娅,并不知道自己母亲艾丝瑞娜的担心与疑惑,更不知道在班瑞主母的策划下,杜垩登家族即将对自己家族发动战争。此时此刻,她正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保卫魔索布莱城安全的工作里去,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敏捷地伏身而下,奥菲莉娅避开土巨怪〖困惑凝视〗能力的同时,反臂将金长剑向上急速反,恰懊刺进了土巨怪前肢肘部关节。无坚不摧的剑刃丝毫不停,宛若用加热的餐刀切割酪般,瞬间便卸了这头怪物的前肢。剑锋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闪亮弧线,随即已恢复了攻击态势。扎赫瑞斯长女闭起双眸,依照心中所指引的奇妙轨迹将利剑二度挥出。“喀嚓”的清脆响声中,倒霉的土巨怪双腿齐膝而断,在含糊怒吼中仰天跌倒,失去了所有战斗力。奥菲莉娅快如闪电向后翻滚而开,喝道:“就是现在,攻击!”

  三柄附魔长默契地同时伸出,猛然将它刺穿钉死在地。黏糊糊体从伤口内肆意淌,带走了这怪物的所有生命力。重新站起来的奥菲莉娅扬手猛然向下一挥,五台十字重弩同时抬起,瞄准了其后的最后两头土巨怪,同时发出魔法雷电矢。呼啸弩矢破开土巨怪的坚固甲壳,直接向装甲下的柔释放出强烈电。再也无法立足的怪物们惨声哀号“扑通、扑通”地分别跌落狭窄小径两旁的黑暗湖面,如同之前的同伴们一样,再也没机会浮上来了。

  紧绷的神经如释重负。奥菲莉娅轻松地还剑入鞘,回首向身后的下属们笑笑,道:“解除战斗模式,改为组成警戒队形。”

  十二名黑暗精灵战士,同时长吁了一口气。他们神情中都没有多少胜利以后的兴奋。反而投向地面上同伴尸体的目光,不仅尤有余悸,而且还略带哀伤。在巡逻队按照惯例,分成前后队各自进行搜索的途中,突然遭遇整整二十头的土巨怪,一场苦战下来,足有八名黑暗精灵丧生在这种怪物的手下。假如不是他们的队长,扎赫瑞斯长女奥菲莉娅想起附近有个小剥泊,而湖泊上又有个半岛,并且马上带领队伍退到半岛上来,依托有利地形进行作战的话,说不定这支巡逻队就要全军覆没了。

  “轻松一点,毕竟我们又赢了。”奥菲莉娅安慰着她的下属们。自己却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巡逻队不过是各个家族的战士,在学院安排调度之下拼凑起来的部队而已。没有什么固定成员。假如在以往,战斗中无论死了多少人,奥菲莉娅都不会觉得可惜或者伤心,反正要补充队员也容易得很。

  但是现在不同了。在和曹子文接触以后,奥菲莉娅改变了。她逐渐学会把巡逻队的每名队员都当成是战友,而不是下属看待。每名成员的死亡。都让她觉得难过。

  只是她从来不会把这种感情公开表现。因为同情心在卓尔概念中同样是被鄙视的弱点。她还不至于傻得暴自己的弱点,好让那些隐藏于黑暗中,随时觊觎自己地位的敌人们有机可乘。

  远处逐渐燃起了火把,还有鼎沸的人声。是另外一半的巡逻队员们终于赶过来支援了。奥菲莉娅收拾心情,招呼幸存的下属们收起武器,离开了湖心半岛,快步走上前去与分队汇合。一面迈开脚步,一面心中却已是疑团腹。这次战斗十分不寻常。要知道土巨怪的地盘观念很强,一般不会到处。而二十头的大群体更是罕见。而且,遇上怪物的地点,在昨天巡逻时还是什么异常动静都没有。它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第九十六章:阴谋刺杀

  这个…今天发生什么事了?昨天明明还差一百多收藏才到三千的,今天怎么一下子就增加了?还有好象从下午开始点击也增加了好几千?啊啊,偶要去买彩票

  …有点莫名其妙滴分割线…

  远处逐渐燃起了火把,还有鼎沸人声。另外一半的巡逻队员们终于赶过来支援了。奥菲莉娅收拾心情,招呼幸存的下属们收起武器,离开了湖心半岛,快步走上前去与分队队员汇合。略带犹豫的步伐,却显得心中仍是疑团腹。这次战斗十分不寻常。要知道土巨怪地盘观念很强,一般不会到处。而二十头的大群体更是罕见。而且,遇上怪物的地点,在昨天巡逻时还是什么异常动静都没有。它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队长,你们怎么了?”惊呼声远远便从对面队伍中发出。火把光芒随即因为持有者的急速跑动,而在黑暗中留下了十几道线状残影。女巡逻队长摇摇头,把腹中疑惑暂且丢开,向带领分队的副队长达赫妮缓步走去,淡然道:“没什么,遇上群土巨怪而已。我们胜了。”

  “那么队长你呢?没有受伤吧?”达赫妮借助火把亮光,已经清楚地看见了那遍地的冰冷尸体。而奥菲莉娅也是同时一愕。达赫妮带领的分队,情况竟并不比自己这边好得了多少,甚至更加严重。同样二十人的队伍,此际赫然整整少了一半。剩余十名卓尔战士也人人带伤。她不住皱眉道:“你们是怎么了?其余人呢?”

  “都战死了。”达赫妮神色黯然,低头道:“巡逻到〖卡托拉凹角〗时,突然有一大群巨魔跳出来袭击我们。牺牲了半数队员才好不容易逃出来。”她语声颤抖,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无法压抑的疼痛。奥菲莉娅马上就注意到了,探问道:“你受了伤?伤在哪里?”

  “小肮被巨魔爪子抓了一下。已经简单处理过了。队长,我发现…”达赫妮还能勉强站直身体,但掩在小肮上的指间,却不住渗出殷红鲜血。奥菲莉娅皱皱眉,打断对方说话,喝道“躺下,把手放开。”随即不由分说,将达赫妮按在地下躺好,撕开了她伤口处的衣服,凝神开始祈祷。朦胧亮光在奥菲莉娅手掌上泛起,女巡逻队长轻声念出最后一句咒语,覆掌按在伤口之上。受创伤口立即止了血,外翻皮也以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收口结疤。

  结束施法的奥菲莉娅略显疲惫。她挥手拭去额上汗水,道:“好,应该已经没大碍了。刚才你想说什么?”

  达赫妮站起来整理整理衣衫,继续刚才的话题,肃言道:“我怀疑那些怪物,是被人特意放出来袭击我们巡逻队的。搏斗的时候我亲眼看见,其中一头巨魔身体上,明显有被武器斩割以后留下的伤痕。还有…”

  她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缓缓摇头不说。奥菲莉娅受不了她的言又止,皱眉道:“有什么话就说呀。”

  达赫妮点点头,却还是不肯说话。她回过身去,挥手叫两支分队合共二十二名的残存士兵们走开,又背过身去遮住了其他人偷窥的可能,改用卓尔手语,快速晃动手指,道:“我们的巡逻队中有细。这是个阴谋。”

  奥菲莉娅难以置信地愕然抬头,沉思半晌,也改用手语回应道:“为什么这样说?有证据吗?”

  “有,是阿纳芬。”达赫妮断言回答。她说的是跟在自己那支巡逻分队里的一名男战士,来自个不起眼的小家族,平素也没什么太突出的表现。奥菲莉娅柳眉一挑,不经意地稍稍抬头,越过达赫妮肩膀,用眼角余光向那边已经集合起来,正围成圆圈坐在地下相互疗伤的士兵们瞄了两眼。人丛中的阿纳芬,看起来并没什么异常。但既然得到了达赫妮提醒,女巡逻队长自然而然地,便从他的许多细微动作中发现了不少的可疑举止。她不再多看,冷哼着收回目光,继续用手语问道:“你怎么发现是他的?”

  “今天我们本来不会经过〖卡托拉凹角〗。”达赫妮凝重地移动手指,道:“是阿纳芬提议从那里穿过去,直接到达预定的汇合点。因为前天晚上宿营时,有旅鼠在半夜跑出来啃破了我们的水袋,而要补充食水的话,〖卡托拉凹角〗附近的〖海德恩池塘〗是我们的唯一选择。”

  “昨天晚上也是阿纳芬守夜吗?”奥菲莉娅追问道。

  “不是。但他睡下的地方,距离补给品集中安置的地方很近。我怀疑旅鼠也是他放出去的。”

  “那么足够了。”奥菲莉娅冷笑道:“宁可杀错不可放过。有这么多嫌疑,他死也不能怨我了。”生死关头,从小到大二百多年深蒂固的观念,还是立即就过了曹子文的潜移默化。女巡逻队长反手按住了带上的匕首,突然高声道:“达太安、尼莫、李比奥、还有阿纳芬,你们全给我过来。”

  被点到名的四名战士都属于达赫妮分队的成员。此时他们同时站起,下意识用警惕目光环顾四周,这才快步向两名正副队长走来,齐齐行礼,恭谨问道:“队长,有什么事?”

  奥菲莉娅随口向他们问了几句关于遭遇怪物袭击的细节。然后仿佛不经意地道:“我们这支巡逻队减员严重,眼下只好马上回城休整。鉴于士兵们身上大多受了伤,我命令你们四人为临时小队长,负责保护与支援各自小队里的成员。我不希望巡逻队再出现伤亡了,明白吗?”

  四名男战士同时站得笔直地齐声答应。奥菲莉娅挥手让他们走开,随即却又好象忽然想起了些什么似的,叫住了阿纳芬。道:“连接在本应绝对安全的地点遇袭,回城不能再按原来的路走了。我知道你对这附近地形最熟悉,有什么好建议?”

  阿纳芬眼眸内闪过一丝不细心观察根本难以发现的喜悦,点头道:“是队长。我认为回城时走纳达克回廊,再绕过格多度窟,从碎砾笋林东面进城比较好。这条路线上有另外两支巡逻队巡逻。和他们汇合的话,安全也可以得到保障。”

  “是丹卓班瑞和沃娜索拉林两人带领的巡逻队吧?”奥菲莉娅心中如同明镜,对于阿纳芬的细嫌疑已经完全确定下来了。丹卓自然不必说,沃娜所隶属的第七家族索拉林,自从扎赫瑞斯和班瑞之间的冲突公开化以来,就始终保持了暧昧态度。虽然索拉林主母也有主动前往拜访艾丝瑞娜主母示好,但同时她也没有掩饰自己前往班瑞庭院的行藏。即使这两次受袭不是阴谋,以巡逻队目前的状态。去和班瑞与索拉林所执掌的队伍汇合,得到的绝对不是安全,而是死亡。

  奥菲莉娅心中冷笑,杀机从眼眸中一闪而逝,点头道:“或者你说得对。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尽快找到其他巡逻队汇合会比较好。”她顺手从背囊里取出张地图递过去,道:“把你的路线用笔划下来。”

  阿纳芬点头接过地图。地图很大,拿在手上根本打不开。他只好跪下来将地图铺在泥土上,将整个背脊都暴了出来。阿纳芬随手拿起笔,在地图上某点上划了个叉,道:“现在,我们在这…”一句话未完,骤然双眼暴凸,喉头软骨上下滑动,一张嘴,猛地出了大口滚烫鲜血。殷红血洒在地图之上,直是触目惊心!奥菲莉娅撤手后退,将尽柄而入的淬毒匕首留在了阿纳芬背门。金属的冰凉瞬间转化为燎原烈火般炽灼,毫不留情地侵蚀着他的五脏六腑。阿纳芬连回头都做不到了。他颤抖着,反手想要把那柄要了自己命的匕首拔出来,手臂刚刚挪动几寸,整个人便颓然向前扑倒,大睁着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所有人都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匕首吓得呆住了。二十多名聚集在旁的男战士们,同时向自己的队长投来了震愕的目光。气氛绷得无比紧张,甚至许多人都已经不由自主地握住了武器。刚刚历经完生死战,他们对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比感。没有人愿意无缘无故地变成冰冷的尸体。虽然奥菲莉娅是队长,可以任意处死下属,但假如没有合理解释的话,黑暗精灵无情的“正义”同样不会放过她。

  奥菲莉娅脸色阴沉,退到达赫妮身边与她并肩而立。“锵”地拔剑出鞘,斜指地上阿纳芬的尸体,高声道:“阿纳芬是细!我们两支分队,之所以都同时遭遇怪物袭击,根本就是他的阴谋!现在他已经死了。我不知道你们当中还有没有和他一样的人,也不打算再追究。但是…”

  她骤然也同样停住了话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双瞳猛然收缩,不可思议地回头去看达赫妮。她最信任的助手,巡逻队的副队长,竟然将同样一柄毒匕首,进了自己侧腹?br>
  暗牵阋灿涝段薹ㄗ肪苛耍 贝锖漳菅ё路评蜴詹诺难由辽砗蟪罚齑缴戏合忠桓龅靡庑θ荩淅涞溃骸吧保 ?br>
  一声令下,刚刚还面惊疑不定的黑暗精灵战士们,陡然同时对身边伙伴拔刀相向。事起仓促,连串惊人突变,也将许多卓尔战士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竟是没一个能发现身边危机。连串短促惨呼声此起彼伏,十几名士兵瞬间尸横就地,剩下还能站着的,无一例外都已双手染血。赫然,全是来自达赫妮那支分队里的成员。

  小肮不同背门要害。奥菲莉娅的匕首是直接刺穿了阿纳芬心脏,而达赫妮因为位置的缘故,那一刀只能重伤奥菲莉娅,加上匕首进去时被链甲阻了阻,竟没能让她即时毙命。女巡逻队长咬牙拔出匕首扔到脚下,左手用力按住伤口踉跄后退,将后背紧贴在窟石壁上,咬牙道:“达赫妮…你们…根本…没有…”

  “不错,我们根本没有遭遇怪物袭击。我只是像现在这样,把那些不听话的人全都清除掉了而已。”得意洋洋的达赫妮,从间取下蛇首鞭在手。多头毒蛇昂首腾跃,显出锐利毒牙与鲜红长舌,气势森。十名背叛的黑暗精灵战士踢开同伴尸体,手执武器环成半圆,挥眈眈地向奥菲莉娅近而来。扎赫瑞斯的长女,即使翅也难逃大难了。

  自知身陷绝地,九死难有一生的奥菲莉娅,对近的士兵们望也不望半眼。死死盯在达赫妮面上,嘶声道:“为,为什么?”

  “因为你们扎赫瑞斯的靠山,那个人类男耶鲁比尔德已经不存在了。”达赫妮慢慢举起蛇首鞭,小心翼翼地走上几步,嘲讽道:“所以扎赫瑞斯也完了。”

  “你说谎!比尔德…连…龙…都不是敌手,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奥菲莉娅急促息着,幸亏之前和土巨怪战斗时,已经为了预防万一而喝下了解毒剂,否则即使刀伤没能马上要命,剧毒发作起来,也早让她咽气了。

  “这些问题,你就等到变成死灵以后再去慢慢搞清楚吧。我可没义务要替你解释。”夜长梦多,达赫妮不愿意再拖延下去了。虽然她确信奥菲莉娅已经死定,可是谁敢保证,她临死前不会再搞些什么花样出来?

  背叛的女牧师滑步上前,以迅雷般的手法悍然挥出一鞭。毒蛇兴奋地嘶嘶作响,各自在空中盘旋舞动,分从三方向女巡逻队长扑噬而去,毒牙却没能扎入血肌肤,只是在石壁上留下三道鞭痕。奥菲莉娅竭尽残力侧身避过,冷冷道:“要杀我,没有那么…容易!”声尤未落,一手猛然从怀里掏出个黑色小雕像扔下,叫道:“关海法!”

  大蓬黑色烟雾瞬间涌,并且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凝聚成实体。一头矫健摆豹暴起蹿出,立即将措手不及的达赫妮扑倒在地。见势不妙的士兵们刀剑齐出向黑豹斩去,然而强大的魔法野兽几个转折,轻而易举便闪过所有攻击,反而将好几个人撞倒在地。奥菲莉娅俯身捡回小雕像,命令道:“关海法,带我走!”一道黑色闪电应声往回至,黑豹蹿到女巡逻队长双腿间,一耸肩已将她驮起。四条健壮腿爪同时发力,竟如离弦之箭,破空电而去。两三个起落间,一人一豹已消失无踪。
( ← ) 上一卷  佛心邪神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佛心邪神》是一本完本仙侠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仙侠小说,请关注707彩票的“完结仙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佛心邪神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tycgl.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