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彩票

神魔养殖场_第314卷_707彩票
    
707彩票
 707彩票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神魔养殖场第314卷 作者:黑瞳王 时间: 2013-7-4 19:25:00

707彩票第六百三十四章 纵横天下 战无不胜

  银列车”正是代表了,“白银帝国”的赤卜权威,联门一邋塌汉的举动,无疑便是对“白银帝国”最严重的挑衅,那冰女等三人大惊失,再也顾不得围攻林易小改而扑击这邋遢汉。

  汉哈哈一笑,忽地伸手,一张泥污大手,便在这冰女那张漂亮白净的脸蛋上摸了一把,留下了五个泥污黑手印。

  冰女又惊又怒,一张俏脸吓得成了惨白色,而这邋遢汉已经凌空跨步,重重落地,跪拜在了阿挞面前。

  “黑武士默承前来报道。肯求乒队”

  “阿挞大人,黑武士血虎来了”

  一声震天咆哮,一个巨汉突然降临,一拳轰出,那来自“白银帝国。的同样拥有半神实力的三十左右的短须男子,一声闷哼,嘴里吐血摔了出去。

  巨汉跨步落地,然后推金山到玉柱,跪在了阿挞的面前。

  “火流星”高悬虚空,久久不绝,“百族邑落”的四面八方。陆续有恐怖的强者降临,整个“百族邑落”几乎都疯狂了,来自“白银帝国。的这些强者,脸上的骇然神色和惊恐。达到了极点。

  平头中年人金重伤垂死,年轻人沁被砸进陷入了土里,生死不知,三十左右的短须男子遭受重创受伤,余下的来自“白银帝国。的半神强者只余下了冰女和那个老者小两人悬浮半空,脸色惨变,围在了他身边的人黑武士,已经超过了八名。

  受伤的泣冥,躺在了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笑一边嘴里渗出血来。

  万年来,他从来没有笑得像今天这样子痛快,事实已经证明,万年前。黑武士可以席卷天下,今天,黑武士依旧是纵横无敌。

  刚刚那个来自,“白银帝国。的老者还出手,却被林易和默承同时夹击,一个照面,便遭受重创,膛都几乎被穿。

  冰女颤抖着尖叫了起来:“你们人多欺负人少,你们”

  还再说,林易哈哈笑了起来:“我们就要人多欺负你们人少,你怎么地,咬我啊?哈,哈哈”

  底下泣冥笑了,只因为这句话原本是那平头中年人等对自己的说,现在却被林易原话奉还,他心里只感觉到了说不出来的痛快。

  这一夜,整个,“百族邑落。就像疯狂了一样,陆续有恐怖的强者降临,八千黑武士,散落世界各方,但是随着枚“火流星”升空。短短时间,陆续赶来降临的黑武士,已经渐渐超过了一百位。

  虚空之上,林易狂笑道:“早看这什么“白银帝国,不顺眼了,兄弟们,我们几个。联手,将这辆“白银列车,砸了。”

  他的提议立刻得到了很多黑武士的认可,这“白银列车”极为坚固,就算是一位半神强者也很难摧毁,当时默承原本也想将其摧毁,但却摧毁不了,这才摸了冰女脸蛋一把,顺势收起了这个想法。

  但是一名黑武士不行,一群黑武士联手却轻而易举,立刻,“白银列车。便被他们一群人举了起来,然后重重的往远方砸了出去。

  底下,无数各族的生灵在默默的看着。看着这代表了“白银帝国。的权威,将要被摧毁,甚至在宣示着,另一个新的时代,即将降临。

  庞大的“白银列车。”翻滚着飞了出去,眼见着便要摔到数千米之外,砸中一座高山,几乎就在这瞬间,忽地身影一闪,一个人影忽地出现,截住了横飞的白银列车,然后,凭着一只手,便将这摔出来的白银列车托住,再稳稳的落地。将白银列车放了下来。

  林易、默承、泣冥等人轻噫了一声,彼此互看一眼,眼中,都出了一丝讶

  他们联手才将白银列车掷出,这白银列车挟带着他们联手之力,何等恐怖,怎么会现在只被人一只手便给挡了下来?

  “胡闹”然后,一个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将白银列车慢慢放在了一边高峰上的身影,站了起来,一双眼睛,如同冷电,远远扫着这些聚集起来的黑武士,如同喝斥着自己的下属,一种高高在上的上位者的气势,表无疑。

  “大人!”那冰女立刻恭身行礼,这道人影,幵始虚空跨步倏忽间就出现在了冰女身边,出现在了林易和默承等人的包围圈中。

  “无知的东西,以为一群蚂蚁聚集起来,就可以违抗白银帝国?就可以挑衅帝国的权威?”

  来人浑身都释放着刺耳的白银光芒,就如同一个小太阳,让人难以目视,在他冷厉的二;,突然间,双撑。从他的身体上,热怖的白银光世“讲间形成了一个小能量光球,光球如同太阳,不断膨,瞬间便将林易、默承等人笼罩。

  那冰女忙着闪退,远远避幵小而林易和默承、血虎等八大黑武士,齐声爆吼,联手抵挡。

  “轰轰轰轰。连着八声巨响,林易等八大黑武士,竟然抵挡不住,摇晃跌退,这中心处的存在。声音再一次的提高:“挑衅白银帝国的权威,需要你们付出生命的代价小”身体上爆发出了银色小太阳再一次的巨大,恐怖的能量如同汐席卷。

  “哼”连着怒啸,四面八方,一名接一名的黑武士看情况不妙,瞬的冲上。

  “黑武士纵横天下,战无不胜,小齐天的怒啸,一群黑武士联手,恐怖的能量和这银色小小太阳硬拼,掀起了一道冲天的能量光柱,将云层打穿,显出了一个可怕无比的黑

  等这可怕的能量光柱扩散幵来,一群黑武士虽然被震幵了,但是中心处的小太阳也被轰爆了,这中心处的存在,嘴里也起了气。

  他虽然强大,但是四周这一群的半神强者联手,这威势之恐怖,同样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境界,就算是他,也感觉到了吃力万分。

  正在他气的时候,另一边,忽地响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声,念道:“黑武士纵横天下,战无不胜

  随着这声音,远方的高峰上,那先前被这人放在了地上的白银列车,忽地整个的爆碎幵来,一道可怕的光柱冲霄而起,“轰隆”的惊天爆炸声中,这存在吃惊的睁大了双眼,紧跟着叫了起来:“不可能

  在他的悄呼声中,远方的白银列车完全的粉碎爆炸了,在爆炸的恐怖光泽之中,一道高大的黑色身影,跨着步子,正虚空慢慢的走来。

  虽然走得慢,但只不过是眨眼的工夫。便落到了远方阿挞的面前。

  “黑武士第七大队长张阔归队,阿挞大人,属下终于又再见到您了说完,恭恭敬敬的跪拜了下去。

  在阵咕身边,聚集着的数十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黑武士,又同时向这张阔行礼。

  一万年前,八千黑武士,分为了八个大队,每队一千人,眼前这张阔,正是当年的第七大队的队长,御下统领一千黑武士,而眼下,他也是第一个现身的大队长。服的存在,浑身颤抖,忽地,他看到了张阔,失声叫道:“张阔?是你?你不是“特洛依城,的执法长吗?难道”今天的事件里还牵涉到了“特洛依城。?”

  这张阔身形雄伟,如同一条雄狮,他站了起来,抬头看向了天空,淡淡笑道:,“原来是“地幽兵团。的兵团长朱俞大人,我来这里,幷不代表“特洛依城”我是以一名黑武士的身份前来这里。上次碰到你未能一分肢负,今天,咱们便在这里再分个高低吧。”

  这被张阔称为了“地幽兵团。兵团长的朱俞,脸上的神色,晴不定,眼见着四面八方,陆续有强者出现,只是一忽儿工夫,聚集在这里自称黑武士的强者,已经达到了三百人。

  这些黑武士,最弱的都达到了半神境界,这么多的半神联合起来,这绝对是一股恐怖无比的实力。

  局面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能够控制的范畴。

  眼见着这实力绝不在自己之下的张阔。联同这数百自称黑武士的半神强者全都注目着自己,这位“地幽兵团。的首领兵团长朱俞,竟然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感。

  “黑武士,这到底是什么组织,为何从来没有见过?一枚信号弾,眨眼便召唤了几百头半神强者,这实力,远远超乎了我的“地幽兵团。啊。

。这朱俞心里默念着,同一刻,他一抖手,一道白银光虹冲霄而起,冲进了高空之上,消失不见了。

  眼下的局面已经不是他能够控制,他也只能发出信号求助了。

  可是这道白银光虹才刚刚冲天而起,便有一道黑网遮蔽天盖了下来,紧跟着黑网一收,忽地一声,便将这白银光虹收了起来,高悬半空中的“白银帝国”的“地幽兵团”的首领朱俞脸色剧变,却见虚空之中出现了一只女子的纤手。

  纤手一抓,便将这黑网抓住,凌空毕直落了下来。(未完待续。请登陆比,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第六百三十五章 三大巨头

  怎隆,声巨响,个穿翼衣。戴着古怪黑煮眼镜饷狸数甘子。就这样子平空出现,重重落在了阿咕的面前。

  不过她戴着的黑色眼镜幷没有镜片,明显更多的是一种装饰品。

  单膝跪地,这短发眼镜女子,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黑武士第六大队长明镜拜见阿挞大人!”

  阿达注视着她,微微领首,她已经激动得说不出来话来。

  这短发女子明镜紧跟着站了起来,伸手直接天空中的朱俞,轻笑道:“悠悠万栽,再一次聚首,张阔,我们是不是该要捕捉些猎物以助兴致?”

  张阔脸上微微出了苦笑道:“一万年不见了,明镜你还是老样子啊,这一次又想到了什么恶劣的主意?”

  明镜白了他一眼,才嘴角含笑看着虚空中的朱俞,道:“这不就是最好的猎物吗?隶属于“白银帝国。的“地幽兵团长,朱俞大人,这可是最好的祭品,这是我们献给阿咕大人最好的礼物”

  当明镜说到这里的时候,倏忽冲霄而起,右手一挥,一张黑网突然遮天倒升上去,瞬间便将悬空着的朱俞罩住。

  张阔脸上微微一搐,喃喃苦笑道:“明镜,你是准备和我联手杀了他?他可是“白银帝国,的兵团长,我们真要杀了他,那这件事,可就真的闹大了。”

  虚空之中,那位“白银帝国”的“地幽兵团长”朱俞的身体上绽幵了刺眼的银色光芒,瞬间便形成了一轮银色的小太阳,正好将明镜罩过来的黑网抵挡住。

  明镜一边扯着黑网,一边娇笑:“张阔,这么久没见了,你还是这么的幼稚,你以为这件事还可以善了?原本,我们就已经将事情闹大了,你既能毁了“白银列车”为什么不敢杀了这位兵团长大人?说到底,你还是替“特洛依城,卖命卖得太久了,忘了我们当初身为黑武士时的尊严与骄傲了?”

  张阔嘴角一扯,正说话,虚空之上。忽地一个带着一股雷霆威严的声音传了下来:“杀我兵团长?万年前黑武士可以席卷天下,可是,那只万年前,你们这些早就该腐朽的东西。却不甘示弱的从棺材里爬了出来,可惜,时代早就不同了。”

  随着这充斥着威严的声音传了下来,紧跟着,便是一道蓝白色的闪电劈幵了虚空,毕直轰向了底下的明镜。

  明镜悄脸微妾,想要闪避已经不及,张阔忽地跨步,一声长啸。雄伟如同雄狮般的身影,硬扛而上,替明镜挡住了这一击。

  可怕的闪电,在张阔的后背上劈出了火光,在刺耳的声响中,张阔闷哼跌退,其后背,一遍焦黑,甚至传出了焦臭味,嘴角里,更是渗出了鲜血。

  刚刚,他虽然替明镜挡住了这一击,但已经遭受重创。

  “张阔?”明镜一愣,万万没有料到张阔会替自己受伤。

  张冉对她微微苦笑,然后摇摇头,脸上出了一丝无奈的神色。

  万年前黑武士纵横天下,所向披靡,不只是因为黑武士强大无敌,而是因为在黑武士之上,还有一个无敌的统帅,有着阿挞大人在统领着他们,现在,阿挞才刚刚进入了成长第七期,根本连一丝的力量的都发挥不出来,八千黑武士,现在聚集在这里的也才几百人,而万载岁月,世界变幻,早就变得和万年前不同了。

  张阔一出手,毁了“白银列车”是为立威,标志着惹上他们黑武士,需要付出相当的代价,但击杀朱俞,张阔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只因为朱俞真要死在了他们的手下小那这件事就闹得不可收拾。

  数百赶过来的黑武士,眼见着第七大队长张阔,只是一个照面就吐血受伤,全都出了震惊的神色,虚空之上,“地幽兵团长”朱俞微微欠身行礼,却见高空之上,一庞大无比如同小型的白银城堡般的古怪金属机器,正从天空缓缓降临。刚刚那记闪电,正是由这白银堡垒般的飞行器之中劈了下来。

  看到了这白银堡垒,朱俞脸上出了讶异神色,他万万没有料到,那位“大人”克然会亲自降临。

  其实能够在闪电一击之中击伤实力不在自己之下的张阔,朱俞早该知道了“白银帝国”之中,除了那一位之外,再无他人有这样的能力。的神色,喃喃道:“情况不妙,明镜,你们快带着阿咕大人离幵这里,我带人挡住他们。”

  “怎么?”明镜秀眉一皱,张阔脸上微微出了一丝惧,低声道:“那是“白银帝国。中的三大巨头之一的白银堡垒”难怪,可以释放出如此恐怖的雷电”

  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明镜的俏脸同样微微变,终于想了起来,失声道:“白银帝国。“三巨头,中的雷王?他来了?”

  在明镜的震惊之中,白银堡垒之中,那雷霆般威严的声音再一次的传了下来:“时隔万载,黑武士再一次集首,的确可喜可贺,可是,你们却选错了立威的对象,这注定你们黑武士之名,将在今之后。再不复存在。”

  张阔听到这里,抬起了头来,缓缓回应:“八千黑武士,万年不灭,白银帝国虽然在这一世纪得势,但想全歼我黑武士,却也不能。”

  白银堡垒中的威严声音响起了淡淡的冷笑,继道:“本王知道天空中这玩意名为“火流星”“火流星。放出,所有还活着的黑武士,都将赶来这里会合,本王今,便要来个瓮中捉鳖,将你们这一干上一纪老而不死的余孽,一网打尽。”

  这声音微微一顿,忽地提高了声音:“今便让你们这些井底之蛙明白,“白银帝国。的强大””

  随着这威严声音的厉喝,虚空之中,一道接一道的白银长虹如同一条条划破天际的白银巨龙,腾空而起,在所有人的震惊神色中,却见一条接一条的白银铁轨横跨天际。从远方伸了出来。

  紧跟着,天“轰隆隆”的恐怖声响。这一条条的白银铁轨之中,巨大的白银列车。拖曳着蒸气长虹,哉空而来,再飞腾而起,消失在了这“百族邑落”的四面八方。

  悬空上的“地幽兵团”首领朱俞睁大了眼睛,喃喃道:“万万没有想到,雷王大人,竟然一连出动四大兵团的力量,他是真的想要将这些什么黑武士一网打尽啊。”

  “百族邑落”内,数百黑武士全都变了脸色,这时任谁都看

  “方圆千里之内,本王出动四大兵团,合共四千名强者。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他们不会阻挡你们召集而来的黑武士,但是,你们已经聚集在了这里的人,却谁也闯不出去,本王仁慈,可以留给你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但你们每一个人,都没有资格,再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这声音威严而冷酷,响彻整个。“百族邑落”此刻,依旧陆续有黑武士零星出现,听得这声音,吃惊中想要离幵已经迟了,更何况这些黑武士已经等了一万年,甚至就算看出了今晚这里的形势情况不妙,每一个人都有着盲目的信心,认为他们聚集在了一起,有阿挞大人领导,一定可以战胜一切,固而看到“火流星”的黑武士,没有人迟疑,如同飞蛾扑火,陆续钻进了这个早被“白银帝国”的雷王布下的天罗地网之中。

  当年黑武士的八大大长队中的第七队长张阔听得这威严的声音,脸色反而平静了下来,远远看了趴在苏羽肩上的阿咕一眼,幽幽一叹,低声喃喃道:“阿挞大人的“火流星。”放得实在太早了,现在”幷不是最合适的时候啊。”

  阿达太弱,根本不足以领导他们,现在放出“火流星”召唤他们聚集,必然会引起这个世界的动,如此多的强者云集,本身就包含着一种危险,现在阿挞如此脆弱时放出“火流星”无疑幷不是是合适的时机。

  不过张阔幷不知道阿呕其实幷不想放出火流星,她只是为了相救泣冥,不得不如此。

  阿达自己也很明白,万年前,自己是失败者,万年后,她虽然遇到了泣冥,拥有了火流星,根本就没有想过使用火流星,至少现在不合适,只因为她知道如此多的黑武士集合,定然要惊动这个世界的某些庞大势力,没有足够的实力时,这种暴黑武士的行为,无疑是送死。

  “张阔,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几个联手攻进击白银堡垒,抓住那雷王?看他是不是真的如传闻中的一般厉害?”明镜推了推鼻染上的黑框眼镜,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张阔瞪了她一眼,摇头道:“你还真是的,一万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冲动的性格,这“雷王。我曾经有见识过他的力量,眼下我们谁也不是他的对手,区区几百黑武士小根本成不了事啊,除非”除非那几位也能出现,否则今天我们真的是必死之局。”

  “那几位”明镜沉了一下,推了推眼镜框道:“那现在怎么办?在这里等死吗?我们几个大队长中就张阔你最怕死了。

  ”

  张阔对明镜出一个苦笑的神色,微微沉道:“明镜你护着阿挞大人先离幵,我带一些兄弟挡住他们,一万年前,我们无能保护不了阿挞大人,今天,就算拼了我们的性命,也一定要保护阿挞大人的周全。”

  当张阔说到这里的时候,雄狮般的身躯整个的直,全身上下,幵始释放出了“嗤嗤嗤”的声响,可怕的力量幵始释放。

  明镜看着张阔,默默点头,她虽然嘴上说不张阔,说他怕死,但明镜知道,其实张阔在他们这几个队长之中,一直以聪慧著称,但真的要拼命时,他绝不会落于人后,他从来就没有真的怕死过。

  当张阔下定这个决心时,已经有了必死的决定,他想要用自己的生命拖住天空中这些“白银帝国”的强者,给明镜争取出时间,带着阿挞大人逃离这里。

  “各位黑武士的兄弟们,不怕死的兄弟跟着我张阔,今天,我们就让这些该死的“白银帝国,的人明白,我们黑武士,为了阿挞大人,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

  张阔尖然咆哮起来,“腾腾腾”跨步。紧跟着,四面八方,数百“黑武士”齐声咆哮回应,这瞬间的威势,如同轰雷。

  同一刻,明镜赶到了苏羽等人面前,看着阿挞,道:“阿啮大人,我们走吧,立刻离幵这里。”

  阿达怔怔看着远方的张阔和那数百黑武士,一对圆溜溜的眼睛中,已经充了晶莹的泪水。

  一万年过去了,依旧还有着这么一匹忠心耿耿的下属愿意为了自己而舍命,她阿咕,又怎么能够离幵这里?

  “各位兄弟,大家还记得万年前最著名的那一战吗?还记得那天神灵陨落的场景吗?燃烧起我们的黑武士的生命吧,向我们的先辈们至敬,就算是神我们也敢拉着他一起陪葬

  张阔仰天咆哮,回应他的是数百黑武士的震天狂嗥:“拼上性命,连神也要在我们面前陨落小”

  阿达浑身激动,突然嘶叫了起来:“不,不啊一万年了。你们大家好不容易都过上了自己的生活,不能够因为我而让你们赔上性命,不,不啊”

  阿达嘶叫,紧跟着慌乱的扯住了身边的明镜叫道:“你,你快阻止他们啊一”

  明镜的脸上出了温柔的光芒,痴痴看着阿咕,道:“阿咕大人,没有当年的您,就没有明镜的今天呢,今天,能够为了阿啮大人奉上自己的生命,是我们八千黑武士,无上的光荣啊”

  当明镜说完这句话后,她终于甩掉了鼻梁上的眼镜,义无反顾的冲了出去,在冲出去的半途,她便幵始燃烧自己的生命。

  数百头半神,可以活得很久很久的恐怖生命力,将在这一瞬间尽数释放出来,产生的大爆炸和威力集中一点。别说是虚空中这些白银帝国强者,只怕就算是真正的神灵,也将陨落啊。

  “疯子,这些黑武士全***是疯子啊”半空中的“白银帝国”的三巨头之一雷王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话声中的威严感消失了,一边的“地幽兵团长”朱俞更是吓得一言不发,便往远方疯狂逃窜。

  疯狂,太疯狂了,这些黑武士全都是疯子。

  数百头黑武士,化身为了数百个熊熊燃烧起来的光柱,将整个夜空照得通明,甚至整个世界,都因为他们而在战栗。

  张阔,明镜,泣冥,林易,血虎,银月,默沉,,一个接一个,没有一个人有丝毫的迟疑,全数幵始燃烧起了自己的半神生命,他们将要联手自爆,摧毁天空中所有属于“白银帝国”的强者。

  只要敢拼上自己的性命,燃烧自己的灵魂,就算对手是神,也敢与之力敌!

  (今天的一万多字更新完毕,看完了有月票的投点吧跪求啊心)(未完待续

( ← ) 上一卷  神魔养殖场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神魔养殖场》是一本完本科幻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科幻小说,请关注707彩票的“完结科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神魔养殖场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tycgl.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