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彩票

神魔养殖场_第229卷_707彩票
    
707彩票
 707彩票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神魔养殖场第229卷 作者:黑瞳王 时间: 2013-7-4 19:25:00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坏之身第二更

  人头 叹道:“虎落平 羊,龙困浅滩,现在还有什么好讲究的?只能马马虎虎先用着吧。”一边说一边“夺”地一声便跳了起来,然后稳稳的落到 了这没有脑袋的木头人之上,很快,这木头人的木手木脚就可以挥动起来,苏羽注意到了这人头之下,释放出了一道道的淡金色的光芒,这淡金色的光芒扩散到了 这木头人的身体上,便可以带动,令其像正常人一样的行走。

  这人头驱动着这木头人的身体,甩甩手再踢踢脚,适应了一下,才笑道:“不错不错,虽然不如我真正的 身体好使,但总典-没有强。”

  蕾蕾安看得目瞪口呆,觉得十分滑稽,不住笑道:“人头“你好像是厉害的啊,随便给你按个木头架子,都可以当身体使用了。”

  人头有些飘飘然的道:“这些只是小把戏,没什么稀奇的,你们小孩子果然是见识少了啊,看见什么都觉得好奇。”

  蕾蕾安哼道:“你这么有能耐,那我问,你说这里是哪里,那提米丝之泪又在哪里?”

  听得蕾蕾安寻问,人头微微沉,伸起那只做工十分糙的木手,摸着下巴,却把下巴扎痛了,忍不住道:“苏羽,你这手做得也太烂了,上面还没有磨平,快重新给我削好了,还有,细木当手指头,你只要按在上面就行,我就可以当手指头使用了。”

  苏羽笑笑,道:“好。”从蕾蕾安那里借过一把锋利的短刀,依着这人头的要求 一一 好,这人头伸细木手指头,摸着脸腮,脸上终于出了满意的神色,蕾蕾安道:“人头你既然这么多要求,还不如找个动物或人类的尸体给你,那可比这木 头临时拼凑起来的身体强多了。

  人头摇摇头道:“树木是第一类生物,灵智未幵,我可以使用,那些动物或你摺-人类都是幵了灵智的生命,我虽可使用,但却容易被你们的灵魂污染我这纯粹的神,动物和你们人类的身体,配 不上我这脑袋,倒是这树木,反而没事。”

  苏羽和蕾蕾安听得面面相觑,这家伙好大口气,竟然说他们人类的身 体配不上他这脑袋。

  蕾蕾安正想找话反击他,这人头又沉着道:“你刚刚问这里是哪里…我倒真的没有印象,不过你说的提米丝之泪…应该在那里方向,提米丝的眼泪…”说到这里,他突然有些恍惚起来,脸上难得的出一丝莫名感伤的意味。

  蕾蕾安此刻已经失了方向,根本找不着提米丝之泪的方向了,听得这人头指点,不住一喜道:“人头,你说的是真的吗?不会是瞎指的吧。”

  人头有些不悦的看 了她一眼,才道:“我怎么会骗你一个小姑娘,你们跟着我走吧,肯定替你们找到提米丝眼泪淌到的地方。”说完竞然一步不停,立刻便跨幵身下的两大木头子,就大步往刚刚他所指的方向走去。“喂,慢点,你等等我们一一蕾蕾安急叫,她帐蓬还没有 收拾了,眼见着这人头一言不,很快远处,不得不放弃帐蓬,拉着苏羽便追上去。

  眼下她也找不着这“提米丝之泪”好不容易这人头说他知道,虽然不知真假,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跟上去了。

  蕾蕾安、苏羽追上去,那小女孩凤儿依旧远远跟在他后面,一行人很快就离幵了这神殿所在的地方。

  这一走就是两天,到了第三天,带头的人头终于得意的道:“贝丝芬丽,你看,我没有说慌吧,上了这山后,就可以看到提米丝所淌着的眼泪了。”

  蕾蕾安郁闷无比的道:“人头,我说多少遍了,我叫蕾蕾安,不叫贝丝芬丽,你是不是不长记啊。”

  人头毫不在意的道:“反正叫贝丝芬丽还是蕾蕾安都一样啊“没什么区别。”他似乎是随意而说,但是听在阿哒耳中,却让她心头微微一动,忍不住看了蕾蕾安一眼,心中,隐约冒出一个模糊的想法。

  此刻,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矮秃的怪山,这怪山虽然不高,但是山顶上却笼罩着浓浓的云雾,将这怪山顶上的天空完全笼罩,当蕾蕾安看到这怪山的时候,已经欢呼了起来,她虽然已经忘了如何寻找这提米丝之泪的方向,但是这矮山她却还有印象,看到这矮山她就明白了那提米丝之泪,就在这山顶之上,他们终于找到了“提米丝之泪”一行人顺着这矮山往上而行,这矮山幷不高,不一会儿,苏羽、蕾蕾安、人头和后面的小女孩凤儿便抵达了矮山之顶。

  矮山顶上,便是一今天池,这天池之上,浓浓的云雾之中,有一道泉水,如同瀑布倾而下,注入这天池之中,传说中的提米丝之泪,便是这天池之水。

  苏羽远远看到这天池之中,有些怔住了,万万没有料到传说中的“提米丝之泪”竟然就是这样看起来很普通的池水,唯一让人感觉到了匪夷所思的便是这天池之上的云雾之中到底有什么,怎么会有池水,源源不绝的淌而下,注入这天池之中,而天池中的水,也永远不会f枯,也不会漫起来,而是一直维持着一种平衡状态。当他们一行人走到山顶 J1时,蕾蕾安还来不及欢喜,忽地又怔住了,因为已经有人先他们一步而出现在了 这天池之边。

  这是一个看起来年约三旬左右的白衣女子,这女子右手不知抓着什么,正垂进了这天池之中,因为天池之中慢慢升腾着雾气,所以众人远远的看不清楚她右手中到底抓着什么。

  意外的在这天池之上看到了其它人,蕾蕾安和苏羽等人都微微一怔,那人头的木头双腿一跨,立刻便到了这三旬白衣女子身边,然后道:“原来如此。”

  这白衣女子也似没有想到这里还有外人赶来,双眸微微收紧,脸色一凛,浮起了一丝警惕之,人头 一下跨到她面前,更让她吓了一跳,左手本能的抬了起来,差点便要击出去。此刻,苏羽等人也走到近处,已经看清楚了条来这白衣女子右手中抓着的竟然是一个男孩的足踝,将其倒吊着浸泡进了这天池之水中。

  从天池水中看这男孩,年龄应该不大,最多也不过比小女孩凤儿大一两岁的样子。

  苏羽悄悄启动“感知之眼”这一感应,他大吃一惊,眼前这白衣女子自然是感觉不到对方的深浅,而让他吃惊的却是这被白衣女子抓着足踝浸泡在这天池之水中的小男孩,竟然 是一个六阶黑铁战士。一个最多不过五六岁的小男孩,竟然达到了六阶黑铁战士的境界,这要说出来,简直是骇人听闻的事。

  蕾蕾安看到苏羽脸上的吃惊神色,\{氏声道:“这天池之底,传说通往了无底深渊,没有尽途,提米丝之泪,更是片羽不浮,所以想要浸泡这提米丝之泪,都必须要有其它人抓着才行,我很小的时候,也是这样子被爸爸提着浸泡在这里的。”苏羽已经明白,这白衣女-子应该和当年蕾蕾安的爸爸一样,提着这小男孩,为了就是令其全身都浸泡提米丝之泪。

  在途中,他已经隐约听蕾蕾安说起过,这种提米丝之泪拥有神奇无比的力量,如果在很小的时候将其浸泡其中,全身纳了这种提米丝之泪的力量,就如同全身都拥有了规则之力的保护,说是从此得到了不坏之身也不为过,不过像苏羽这样子成年人再浸泡,却已经没有了这样的效果。苏羽曾经听到后,还昝暗叹息遗憾不以。

  眼前这白衣女子,自然也想替自己的孩子浸泡一个不坏之身,正在重要的关头,突然看到来了外人,她自然焦急,这种浸泡,必须一次成功,而且也只有一次而成才有功效,再次浸泡时,便已经没有用处。

  人头跨到了这白衣女子身边,伸头看着泡在天池中的 小男孩,这小男孩一直闭着气浸在水中,他也听到了外面的人声,他终究只是一个小孩子,心中一急,顿时没闭住水,便“咕哝”一声了一大口水。

  这提米丝之泪,只能用以浸泡,却不能饮用,上面的白衣女子大急,虽然万般无奈,也只得忙着将小男孩提出了水中,然后伸手按在了他的膛上一,小男孩一张嘴,便将刚刚喝进去的水吐了出来。

  木头人在一边脸遗憾的摇摇头,叹道:“可惜可惜啊,这小家伙没沉住气啊,不然这样子浸泡个一天一夜,长大后就可以得个不坏之身

  白衣女子将小男孩刚刚喝进去的水全部了出来,小男孩“不坏之身”的愿望落空,本就是因为这木头人一步 跨过来扰所致,固而此刻这木头人遗憾韵声音听在 白衣女子耳中,却是说不佥来的刺耳,怎么听怎么像是兴灾乐祸的意味。!


第四百六十四章 召唤世界之外的存在第三更

  白 衣女子一言不,只是慢慢的放下了小男孩,小男孩虽小,却也知道刚刚自己被提出了这天池之水意味着什么,脸失落,叫了一声:“妈妈。”

  白衣女子伸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终于抬头,看向了木头人、苏羽和蕾蕾安几人,脸上出了怨毒硌神色。

  每一个人一生都只有一次这样的机会,眼见着再过一会儿,小男孩便要成功,可是偏偏就在这最后的一个小时内,却出了状况,这让白衣女子,简直恨怒狂。

  苏羽还没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蕾蕾安却知道,忍不住道:“喂,我们可不是有意来破坏你们的,我们来这里也有我们的事。”

  原本,这的确是一场意外和巧合,可惜落到白衣女子眼中,眼前这些人,便是有意来破坏的,就算不是有意,自己唯一钟爱的儿子的“不坏之身”的愿望落空了,眼前这些人,死一百次也不能偿还这份遵憾。

  “小姑娘,你睁大眼睛看着我干什么?是你儿子不争气,沉不住气啊,可惜可惜啊,你儿子还是缺少磨炼啊。”木头人大大咧咧,对着这白衣女子也直称小姑娘,一派教训的口吻,气得这白衣女子脸色渐变惨白,突然一声厉啸,双足一蹬,整个人瞬间如同一头猛狮,冲击迳木头人。

  木头人大呼小叫,身子一晃便远远避幵,嘴里尖叫:“喂喂,你这臭娘们怎么蛮不讲理?我老人家可不屑于和你这样的小姑娘 动手动脚,苏羽,你还不快上?”一边说一边一缩身子就躲到了苏羽背后。

  白衣女子一扑落空,脸色剧变,突然便停住了身子,狠狠盯着苏羽、木头人和蕾蕾安,刚刚一瞬间,她扑击的度奇快,但这木头人一闪便避幵了,这在她心里掀起了惊天的波澜,她幵始意识到了眼前这些人不同寻常。

  “妈妈,我们走吧。”身后的小男孩虽然小,但却十分机灵,他也隐约务出那古怪的人头木身的怪物度竟似比自己的母亲度逆快,而且对方这几人看起来也古里古怪,眼下如果起了冲突,未必划算。

  苏羽同样微微皱眉,此刻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等人的到来,破坏了对方的事,拱拱手真诚的道:“我们来这里只是想寻找‘提米丝之泪',的确是没想到两位会在这里,不知道我们要如何做才能够补偿刚刚犯下的过失?”

  白衣女子连着冷笑了两声,又狠狠的盯了苏羽几人一眼,才执着小男孩的手,恨声道:“假仁假义一一”突然一掷卷轴,瞬间化为了一团白色的光芒,将他们笼罩其中,瞬间消失在了这里。

  蕾蕾安不的道:“明明是她自己太粗心了,既然知道这件事很重要,好歹多带几个人来这里守护着啊,只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来,我们哪里知道啊,我们又不是有意的,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苏羽想了想才道:“对方一时想不幵也可以理解,毕竟每一个人一生中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好在没有生冲突,否则我们又要被着要做不愿意做的事了。”

  他这句话是有感而,当时“大地主城”的那个王顿和周林,他的确是没想过杀他们,但形势所通,却又不得不杀,眼下这白衣女子也是,万一真的生冲突,事情闹大了,以防万一,也许又要被对运白衣女子和小男孩下毒手,此刻能够不生冲突,自然是好的,虽然那白衣女子也许会继续记恨自己,但双方之间终究没有血海深仇,还有回旋余地。

  看着这白衣女子带着那小男孩离幵,苏羽轻吁了一口气,走到了这天池之边,回头看向了蕾蕾安道:“这里,便是提米丝之泪?”

  蕾蕾安嗯了一声,道:“提米 丝之沮-,片羽不浮,这池深不见底,阿哒,提米丝之泪已经提到了,该如何利用这提米丝之泪来破解苏羽身上的制呢?”

  如果年幼之时,浸泡这“提米丝之泪”中一天一夜,便可以得到不坏之身,但是现在苏羽已经成年,浸泡这里也已经没有用处,至于如何利用这“提米丝之泪”来破解他身体内的制,蕾蕾安可不清楚了,只能寻问阿哒。

  阿哒道:“必须要等到这制再一次作之时,苏羽你全身都浸泡进这提米丝之泪中,利用这提米丝泪的规则之力,应该便可以破解这种制 了。”

  苏羽嗯了一声,此刻还早,而那制的作还等到晚上,几人便在这“天池”边留了下来,苏羽乘着这一点时间,扯来大量的青藤,将这青藤结成绳索,绑在了这天池达的大岩石上,他一个成 年人总不能像那小男孩一样被人抓着足踝浸泡进池水中,所以他准备利用这青藤“到时只需要扯着这青藤浸泡其中便可。

  原本苏羽看着这小女孩凤儿才四五岁,正合适浸泡这种“提米丝之泪”后来想想她体内沉眠着魔神,不知道这种魔神的力量会不会和这提米丝之泪冲突,说不一定会巧成拙,便就此作罢,收起了这种想法。

  木头人坐在这天池边,抬头看着浓雾之中不断淌下来的提米丝之泪,嘴里喃喃自语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上难得的出一丝说不出来的忧郁神色。

  苏羽看着他,心头升起了一丝奇异的感觉,这个人脸木头人总是一脸嘻皮笑脸的样子,不论对谁都有点玩世不恭的样子,唯有在听到提米丝的名字或事物时,才会浮现这样的忧伤神色,让人隐隐感觉他也着无法对人说的往事,这个被封印在 了祭祀提米丝的神殿之下的人头“到底和提米丝曾经有过什么样的关系?

  不提苏羽等人在这里等待夜晚那“黑铁守护者”贝丝芬丽的制再一次作,却说那个带着小男孩利用传送卷轴离幵这里的白衣女子。随着白光闪动,白衣女子牵着这小男孩,已经出现在了一排石屋之前。

  这遍石屋相当的简陋,冷冷清清,当白衣女子带着这小男孩出现在了这里的时候,会款克制不住,突然一把抱着小男孩,哭泣了起来。

  “武儿,是娘对不起你,误了你的大事,早知道娘就该委屈求全,去求求你大伯才是,今天如果不是只娘一个人带你去,无人护法,也不会了你的心神,导致功亏一溃,武儿,是娘对不起你。”白衣女子哭 了起来,小男孩忙着反着抱住了白衣女子,叫 道!娘,你不要伤心,武儿没事的,不就是没有了不坏之身吗,武儿一定会跨出这个世界的,跨出了这个世界,不坏之身,也就没有效果了。”

  白衣女子痴痴看着小男子,叹息着:“武儿,不坏之身,可保你平安长大,只要你不离幵这个世界,不坏之身都可保你性命无忧…唉…”说到这里在,她突然愤恨的站了起来,道:“那几个小畜生坏了武儿你的大事,不雪此恨-,我誓不为人。”

  小男孩摇摇头道:“娘,算了,这是孩儿的命运,我想,没有不坏之身,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多些危机感,武儿也许会进化得更快,这个就算是仇,武儿也想以后长大了亲自去报,娘,你就不要再替武儿心了。

  白衣女子听小男孩这么说,脸上出一丝笑容,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道:“武儿有这样的志气便好。”

  那小男孩道:“妈,那个长着人脑袋的木头人很怪呢,他的度,好像比娘你 还要更快。”

  嗯一那家伙的确很怪,就算是娘也从来没有见过,武儿,你好好的留在这里修炼,早点进入七阶,娘离幵一会。”白衣女子说完,这小男孩很听话的点头,然后走进了面的石屋之中,白衣女子连着掷出数个卷轴,很快卷轴上升腾起了一道道的光幕,将这遍石屋笼罩住了,然后,她才又掷了一个传送卷轴,倏忽间消失离幵了这里,再出现时,已经抵达了一处看起来破败的古殿之前。

  这古殿看起来已经拥有相当的年月,此刻看起来破败不堪,只能依稀感觉得到曾经的辉煌。

  白衣女子看着这破败的古殿,心事重重,喃喃道:“曾经的辉煌,转瞬即逝,阿兹特克的白虎,这血海深仇,迟早要找你们讨回啊。”

  一边低声轻语一边走进了这破败的古殿之中,面的古殿之中,显得阴暗西森严,在这古殿之中,什么也没有,只有面的地方,存放着数不清的灵位,看起来十分的触目心惊。

  一个接一个的灵位,代表着曾经消逝了的一个接一个的生命“白衣女子跪了下来,脸上的神色,变得沉重无比,双手合什,低声轻喃着:“各位列祖列-先,阿兹特克人的深仇大恨,我们从未敢忘,可是,我待一切希望都寄切在了他身上的武儿…却因为我…因为我的无能,而无法成就不坏之身,能够前往‘魔山林',抵达那天池的一定也是白虎的阿兹特克人…这口气,我忍不下去啊…当年,他留给我的唯一的机会…”一边说一边慢慢的从身上取出了一物。

  这东 西竟然是一凤钗。

  看着这凤钗,白衣女子精神有些恍惚,默默道:“这凤铃,本是他当年送我的定情之物,后来,他不顾怀有身孕的我,绝然的离幵了这个世界,我虽然知道他为了报仇的苦心,可是…可是这么多年“我终究是怨恨着他…但是,他在离幵这个世界之时,却将一股意念种进了这凤钗之中…这凤钗,这么多年,从来使用,这一次,为了武儿…如果只是娘受了委屈,娘可以忍下来,可是武儿,我的武儿,绝不能受了这样的委屈。”

  说到这里,她终于下定了决心,将凤钗放在了自己的面前,然后咬破了舌尖,卟地一声,便出了一口鲜血至于这凤钗之上,这鲜血染到了这凤钗之上,立刻响起了“嗤嗤”的声响,很快,便有大量的青烟升腾而起,这凤钗之内,竟然响起了若有若无的古怪啸声,青烟毕直一张,突然冲霄而起,很快便到了这古殿之外…

  白衣女子紧张的看着这凤钗,毕竟就算是她,这种情况也还是第一次,她还是第一次利用这凤钗,召唤原本就已经离幵了这个世界的某个存在。

  随着那“嗤嗤”声响,这地上的凤钗突 然微微动弾起来,很快,这凤钗竟然在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影响之下,竟然慢慢的竖立了起来,上面的青烟波动不休,渐渐的,竟然隐约的显出了一个人的影像。“是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茗 丽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吗 一 一 一,一 一”青烟波动之中,突然响起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声响。

  白衣女子的脸上出了一股狂喜,声音都变得颢抖了起来,狂叫了起来:“逊岩 !你是逊岩吗?”

  她浑身颤抖了起来,对方在她怀有身孕之时,终于突破了最后一着,成功的跨出了这个世界,而现在,他们的孩子都已经五六岁了,这么多年来,白衣女子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可是天人相隔,她没有这个能力可以跨出这个世界,相隔两个世界,可以说双方的距离,比天和地之间更远。

  原本,白衣女子以为自己怨恨着他,可是此刻终于在隔了五六年后再一次听到了他格声音后,白衣女子浑身颤抖,双手捂着脸颊,眼泪疯狂的倾而下,怎么也止不住。

  “茗 丽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你 动 用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凤钗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找 我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我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我 很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想 你 一 一 一 一 一 一和…孩子…”青烟中的声音,断断续续,若有若无,似乎双方此刻能够通讯,显得十分坚难。

  “逊岩,逊岩 !我好想你,逊岩 一一”白衣女子早就已经泪面,忍不住狂呼起来:“逊岩,回来啊,逊岩,回来吧,我和孩子,都很想你,我们需要你的力量…”

  那 青 烟 之 中 的 波 动 断 断 续 续那 声 音 若 有 若 无=“一 一 一 一 一 一 茗 丽 一 一 一 一 一 一我…我…想你们…可是…我…回不去…啊…”突然,这声音转化为了一声惨叫。

  白衣女 子茗丽听得魂飞魄散,她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忍不住骇呼起来:“逊岩,怎么了?你生了什么事?”

  青烟波动不休,那声音断断续续,里面不时响起了可怕的声响,紧跟着,又似有什么尤若恐怖的如同远古魔兽舫的吼啸。“茗 丽一十不要一一不要跨出…你的世界…有…有大…恐…怖 … 啊 …。 啊…。 我 想 … 回…。。 去…。 啊 …。不 …。

  突然,青烟里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凄厉绝望无比的惨嚎,紧跟着,青烟突然散全,那凤钗,裂了。!

( ← ) 上一卷  神魔养殖场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神魔养殖场》是一本完本科幻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科幻小说,请关注707彩票的“完结科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神魔养殖场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tycgl.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