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彩票

二奶村的舂天_第2卷_707彩票
707彩票
707彩票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二奶村的舂天第2卷 作者:老范 时间: 2014-6-27 18:41:00

第04章

  是夜,为掩饰曾经偷吃,主动向虎,她一见我肩膊贴有药膏,便问究竟,我告诉她去了深圳两天,筋骨酸疼,她说道:“那…快不要再干了,明天晚上吧!”哈!居然可以躲过,全靠二妞这紧的一咬。

  几天后,阿林打电话倾谈了有关酒搂的事,老婆当然更信以为真了,于是我又搭上阿林的顺风车到了二村。

  二妞见我来到,当场为之雀跃,常言道:小别胜新婚,我和二妞本来就是新婚,这小别的几天,更是一不见如隔叁秋,其实我也急于和二妞再温好梦,于是把她搂在怀里百般摸索起来,二妞半推半就,羞拒了几下手儿,终于任我为所为。

  那充,青春活力的体,真使我爱不释手,也使我迅速冲动起来,我想她的衣服,二妞惊道:“大白天,羞死人了!万一有人突然闯进来呢?”我突然想到古书上说,佳人罗衣半解,别有一番好处,于是笑着说道:“二妞,你不必剥光猪的,你今天穿着裙子,把内下来就行了。”二妞开始倚了,她嘟着小嘴儿说道:“一见面就要干人家,不理你了,要你自己!”二妞不理我,我当然不会因此不理她,我的手伸入她裙底,且不去她的内,摸到她贲起小丘,笑着说道:“二妞,你这里不会疼了吧!”二妞摇了摇头,说道:“不疼了,不过自从被你搞过之后,总觉得怪怪的,你又不在,人家想起你时,底下好像就会,你说过开苞,是不是把我底下里面的什么东西给打开了?”

  “傻二妞,你真是傻得可爱,你很纯,真是个好女孩子,我要是年青二十年,就可以和你长相守了!”

  “别这样说吗?虽然你大我好多,但我看得出你很是很喜欢我的,嫁一个喜欢我的的男人,不就是我的于归吗?我们有个家了,我愿意替你生孩子!”我并不去判断二妞这番话究竟是真心,或者是二们受过训练而说出来的行话,但从二妞那一付真挚的脸蛋上,我看不出任何虚假和造作!

  二妞是一片真情,我心里则是暗暗凄楚!二妞对我的柔情依依,不使我想起在香港的虎,别以为她真的是凶恶如虎,其实她温婉贤淑,对我体贴关怀。

  我称她虎,是因为香港男人成堆时,习惯称老婆为母老虎而已。

  我和她在中学时相恋,那时她岂不是也像二妞这样柔情依依,现在,她担负了为人长者应尽的责任,她为儿女的成长处心积虑,再为儿孙一代烦,而我一惯养尊处优,不问家中烦事,退休后又假藉和朋友特区开酒楼,实行包养二,享受二

  想到这里我不莫名愧疚,抚在二妞私处的手,也没再活动,还微微叹了一口气!

  二妞见我神色不对,睁着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关心地问道:“你不舒服吗?”这一声关注,又把我从无尽的思中扭回现实。

  我突然想道:不错也已经错了,一切既然由我铸成,唯有自己承担,一向勇敢面对现实的我,仍要做出我的决择,我要对得起发,便对不起自己,我除了她,也是一生不近女,夕阳无限好,却是已黄昏,我再不珍惜这一瞬馀辉,我便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向我献出处子之身的二妞!

  我转眼望一望二妞,我的心就软化了!

  二妞不但含情脉脉地望着我,而且在眉目之间出一丝隐忧。

  我的心全软了,最难消受美人恩,在二妞柔柔浓情之下,我根本无法自拔,我心里对自己说道:“我对发已尽忠二。叁十载,临老才入花丛,也算对得起她了,如今若是冷落二妞,又是我一生的一大憾事,还是放开怀抱吧!”想到这里,我豪气横生!于是,我放在二妞私处的手迅速移向她内头,并拉着她的橡往下退,二妞挪动部,让我把它彻底下。

  仍然是淡黄的,叉的位置了一处,那也不能说是二妞,那是我刚才隔着子去挖她的道口而造成的。

  现在,二妞的裙底是真空的了,我想把她的裙子拉起来看,但她立即害羞地把手一按,让裙子遮住她的羞处。

  我问道:“你不肯给我了吗?”她小声在我耳边说道:“我那会不肯给你呢?但你这样掀人家的裙子,就好像氓一样嘛!”我问道:“那么,我上次把你光,干,又算不算氓呢?”

  “那怎会相同呢?我是你的女人,当然要让你干啦!怎么算氓呢?”

  “对呀!你是我的女人,我为什么不能你的裙子呢?”

  “这…我不知道啦!我见到电影里,氓掀妇女的裙子,她们就会呼叫的呀!”好一个青苹果似的二妞,我真的恨不得一口把她整个人连屎连入肚子里!

  写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骂我是写,骂我是斯文败类,但我也蔑视他,然后才可怜他,这些人既好奇元元站有新奇刺的情故事,又怕脏了他们的眼,所以带着有眼镜的来看,他们不知道自己不懂意,就扮清高地从牙迸几字不伦不类的回应。

  这种人真的可怜极了,不过我们自得其乐,没有义务去拯救他,我们自认有大多数通情达理。知情识趣的拥护者,我们高兴为这些同好编织故事!

  话说回来:当你对一个人爱极,当然是捧在手里,怕掐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我有点儿疯狂地搂紧二妞,抱得她透不过气来,二妞吃惊地挣扎,但我又把她的小嘴吻得透不过气来,二妞一边向我回吻,一边发出浓浓的鼻息。

  闻了一会儿,我们分开各自着气,但我们的脸紧紧地互贴着。

  我那年轻时历尽风霜但后来总算得以养尊处优的男人脸,紧贴着二妞那青春少女吹弹得破的面,说实话,我心里又有点愧疚!

  一向鄙薄名利,却用金钱收卖少女的青春?如果这时二妞讽刺我几句,我将会无地自容!但她是那么温柔体贴,她柔的肌肤传过来温馨的情感,的双隔着衣服也震颤着我心中的念!

  无论我脑海千头万绪,百感集,然而怀里娇娃活生香,我终究被二妞双目的爱火燃起焰。

  我的下硬极了,顶着二妞的部,二妞似乎也明白了,她小心地挪开身子,不至于住我,我趁势拉她的手儿放在硬物上面。

  二妞本能地一缩,但还是笨笨地拉开我的链,笨笨地把我那一柱擎天放出来,她好奇地握着它,本能地上下套一下,狰狞的出,吓得她畏缩在我怀里。

  我让二妞的娇躯跨坐在我怀中,这时她也已明白我想做什么。

  于是,她把手伸入裙子里,将应该对准的地方对准了,然后她移动…移动…直至我们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二妞突然想起什么,她要看看我的肩膊,她扒开我的衣服,看到我被她咬过的地方已经没事,微微一笑,说道:“我真荒唐,竟然会咬你!”我说道:“那是你进入高,已经物我两忘了!”二妞道:“那你又干我,不怕我再咬你吗?”

  “不怕!”我说道:“要你快活得死,我不怕被你咬伤!”二妞道:“不要用这样姿势干了,咬伤你,我也会好心疼的,这样很危险,上次就是这样磨呀磨,磨得我疯了,才会咬你的!”

  “那么,你肯不肯像小狗似的趴下来,让我从后面!”我捉狭她道。

  “当然可以啦!”二妞说着从我怀里站起来,突然惊叫道:“你的子…你的子被我脏了!”

  “你替我洗洗不就行了吗?”我笑着说道。

  “但是你有这条子!”

  “我不穿子也行啦!这次过来,我准备和你二人世界,不出街了!”

  “我先替你洗洗吧!万一有人来找你就不好了!”

  “也好!”我说毕,二妞就替我子,拿到浴室。

  我尾随过去,见到二妞弯着身子洗我的子,圆圆的股翘翘的,便把她的裙子掀起来,出雪白的大白股。

  二妞在洗我的子,不出手来摆拨,好任我轻薄。

  这时,我当然不止用手去摸她了,我把二妞那两瓣摸玩捏一番,发现中间的两个口,就想钻

  我干脆子,把上衣也去,赤条条举着硬硬的向她凑过去,当头接触到二妞的蚌,她『噢!』的一声惊叫,她迅速站了起来,娇声说道:“你就不能等我洗好,慢慢再干吗?”我笑着说道:“我喜欢你边洗边让我干!”二妞不笑道:“你比我家的小弟还调皮!”

  “你家小弟也曾干你吗?”

  “不是干啦!我家小弟才几岁,但每当我弯做事时,他就会来搞我那里!”二妞说着,又继续弯洗衣服。

  “现在不是你家小弟搞你,而是我的小弟搞你了,乖乖让我搞一次啦!”我说着,把那硬硬的儿慢慢地钻进两瓣鼓凸夹住的

  二妞没有再挣扎站起,她加快着动作在洗涤,也正由于她的动作加剧,我那条藏在她体里的具,也感受到她道腔的挤索绞,我也不动,索连刚才下来的内,也扔过去让二妞多洗一会儿。

第05章

  二妞回头望了我一眼,说道:“真没你办法?”我又把双手伸到她前去摸她的子,二妞看来真的受不了啦!她快手快脚地把衣服洗好,站直身起来,但我仍然在她的体内,不肯拔出。

  二妞好说道:“你让我把衣服晾起来,再让你好吗?”我放开她,径自在浴缸冲凉,二妞把我的子晾好之后,回到浴室,见我赤条条,有些害羞,天真地吐了吐舌儿,扭头就想走。

  我那能放过她,从浴缸里跳出来,一把拉住她,就把她衣儿裙儿什么统统剥去,接着把她的娇躯抱入浴缸里。

  二妞笑着说道:“你要我帮你洗澡?”

  “我要和你鸳鸯戏水!”话一说出,我心里另外想道:唉!什么鸳鸯?,一老一的,怎成鸳鸯,我和老婆当年才是鸳鸯戏水…二妞没注意到我的神色,她笑着说道:“我在家时也帮小弟洗澡的。

  我收拾起愧疚的心情,打趣她道:“你和小弟也光在一起洗澡?”

  “不是啦!看你说的。”二妞说道:“我弟弟五岁时,妈就过身了,我们叁姐妹把小弟带大的,大姐要做工,叁妹去读书,家里的事,当然是我做了。”我说道:“那现在你们姐妹南下,家里怎样呢?”

  “叁妹已经没再读书了,我和大妞赚钱为的是寄回去盖房子。”

  “上次看相片,好像是你和大姐一起照的相!”

  “是的,但其实大姐早在这里的酒廊歌厅做小姐了,我来找她,本来也是想像她那样的,但大姐说我还是闺女,要找个香港的老板包做二,一来自己免受苦,二来可寄钱回老家,所以她把和我合影的像片交给珍妮,大姐比我漂亮哦!怎不选她呢?”

  “各花入各眼,我比较喜欢你吗?”说着就去摸她的房。

  “大姐的部比我大,人人都说她比我漂亮,但其实即使你选她,她也是让我来,因为她的目的是把机会给我。”我不问道:“你们这样任人挑选,难道就不考虑到被什么样的人选中吗?比如像我,年纪几乎可以做你的爸爸!”二妞幽幽说道:“你要是我爸爸就好了,我爸爸好凶哩!他眼睛里有弟弟,我们叁姐妹都被他打过,我们总算出来了,叁妹不知怎么了!”我不想知道太多有关她不愉快的家事,于是说道:“二妞,我来帮你洗澡吧!”

  “你帮我洗澡?”二妞惊异地说道:“你用钱买我来替我洗澡?”

  “二妞,你千万别这样讲!我喜欢你,疼你,替你洗澡有什么问题呢?”

  “但是…还是不要啦!我来替你洗才应该的。”二妞说着,就拿起海棉,倒上浴替我擦洗起来。

  我说道:“好!你帮我,我帮你,一起洗白白!”二妞洗到我的具,很小心地翻洗着,我说道:“你冲冲水,再涂上浴,让我进你的道里替你洗。”二妞道:“有这样洗的吗?”我说道:“怎么没有,你以前未开苞,所以不用洗,现在开苞了,儿打开,当然要洗了,你自己的手儿那么小,我用这进去不正好洗好用吗?”二妞突然问道:“那你要是没时间过来,我怎么洗呢?”

  “你放心,我会经常过来的啦!”说着,我开始要替她『洗』。

  二妞慌忙说道:“你从后面进去洗吧!”我问:“为什么呢?”

  “我怕又会咬伤你啦!”二妞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不笑了起来,先把沾到二妞的道里,然后说道:“不会啦!洗洗而已,你未必会有高啦!”

  “高?”二妞不解。

  “你好紧,好麻痹的时候,就叫高了!”

  “哦!原来如此,高好过瘾的,但是你不麻痹,不高,为什么喜欢得让我高呢?你们男人有什么好处吗?”

  “男人能把女人干得飘飘然,就会很足,其实男人有一刻之,在整个过程中,女人了七分,男人得叁分而已!”

  “我不懂得你讲的那些叁分七分啦!咦!你了浴,好像顺滑得多了,你这样我,小心我又会咬你哦!”二妞笑着说,她的脸色已经开始泛红了。

  我顺手拿下一支牙刷,让她咬着,说道:“你咬着它,就不会咬我了!”二妞把牙刷吐掉说道:“你好坏哟!你当我是阿雪家的波比吗?阿雪怕它咬家具,就是扔一条假骨头让它咬着啦!”

  “波比?你是说…”

  “我们隔壁家阿郎养的那条狼狗啦!我告你,你不可说出去哦!那只狗好咸的,阿雪带它过来串门,它竟钻进我裙子里…唔…吓死我啦!”

  “狗喜欢闻生人,何况你有种好特别的香!”

  “什么香,我从来不搽香水的呀!”

  “不是香水的气味啦!你天生丽质,身上有一种淡淡的幽香,这你自己是不知道,但我就闻得到,我也想找一找,究竟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别傻了,没有的事啦!老公,我告诉你,波比也有条像你现在干的东西,差不多有你这么长,但没你那么,红彤彤的,好怕人哩!”我把在二妞体里的出一点儿,再用力一顶,说道:“你还敢说我坏,我让你咬着牙刷是无心的,但你拿我来比那条狼狗就是有意的,你被波比干过吗?不然你怎么知道它的样子。”二妞慌忙说道:“没…没有啦!人家有让你干过啦!我会见到波比,是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怎么不敢说啦!”我追问道。

  “我说出来,你千万别说出去哦!”二妞有点儿紧张,涨红了脸。

  “二妞,你不是背着老公和阿雪她们玩同恋吧!”

  “不…我…我没有,真的没有!那天晚上…”二妞居然讲出一个故事来:我在香港的一天晚上,阿雪拉着波比来,阿珍也过来坐,二妞因为她们的老公都是我的朋友,当然和款待。

  波比钻进二妞裙底之后,阿珍笑弯了,对阿雪说道:“你老公是台湾佬,比较少过来,你一定是拿波比来解闷,这东西食髓知味,才会非礼二妞啦!”阿雪并不否认,她说道:“我和波比玩,说什么也好过小惠和阿龙偷情,敲门它也是我老公养的呀!”阿珍道:“喂!可以来一场当众表演吗?有趣的话,我也叫阿林养一头。”阿雪道:“你们是不是也想试试,要的话我就表演给你们看!”二妞忙说:“我不要!”阿珍道:“你表演给我们看看嘛!二妞现在说不要,兴许一会儿看了,抢着要!”于是,阿雪和阿珍都得一丝不挂,她们搂着,把下体凑在一起磨…才磨两下子,波比就吠了,原来它也懂得吃醋。

  二妞讲到这里,我嘴说道:“那当然了,曾经有一条狗,因为吃醋,所以咬死男主人,酿成悲剧哩!”

  “吓死人了,我才不要什么狗哩!老公,我下面好,你干我吧!”二妞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我说道:“你还没讲完哩!接下去呢?”

  “接下去,阿雪和阿珍俩人好分开,阿雪双腿大开,叫我拿条巾给她铺在房上,波比跳了上去,就像你这样干我似的,把那条红彤彤的…”

  “你还敢骂我!”我搂着二妞,摆腹,使得俩人合之处剧烈摩擦,二妞呼吸渐重,她出声断续地叫道:“老公…不好了…快…快让我转身,我…我又会咬你了!”我没让二妞转过身去,我拾起她刚才吐掉的牙刷…

第06章

  这次,果然没有让二妞咬到我,我平平安安地和她共达高,并在她道里

  冲洗之后,我架起了电话,不想被,然后和二妞一起躺在上休息,我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二妞道:“阿珍有没有和波比…”

  “没有啦!阿珍说狼狗太凶了,她比较喜欢牧羊犬。提到阿珍,老公我想问你,为什么阿珍底下有许多黑,阿雪也有一些,但我一点也没有呢?这…是有病…还是?”

  “傻二妞,别担心,头发也有多有少有秃头,没有最可爱了,白白净净,既美观又卫生,我既不赌钱又不迷信,最喜欢你这只小白虎了!”

  “小白虎!你是说我咬你的事了吧!我真的是没心这样的?但不知…”

  “别傻了!不关咬我的事,没的女子俗称白虎,是稀有品种…”这时,春风一度后的二妞和我都有点儿行乐后的疲乏,美人在怀抱,足之后最堪入睡,我搂着二妞,二人不觉都入了黑甜乡。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天已黑了。

  肚子有点儿饿,但见到二妞酣睡时的甜蜜样子,实在不忍心惊醒她。

  我悄悄坐了起来,仔细观赏这一幅立体的美人睡图:乌黑的秀发有点儿零,却增加几分妩媚,长长的睫,使得灵魂之窗关闭时,仍然是那么动人,微翘的鼻子,使我想起她俏皮的神情,火红的樱,使我想起和她热吻时的啜啜乐以及她灵舌对我的挑逗。

  我好想再亲亲她,又不想破坏这幅美妙的构图,便继续把我的眼光在她身上扫描。

  我的眼光落在她酥的凸位,她不算巨大,却以她的弹,使得仰卧时也仍然保持着小弧度的半球,虽然没有立姿时那么尖,那小小的头点缀在白房,犹如一盘令人馋涎滴的点。

  那收窄加上平凹构成的纤,也美化了她全身的曲线,凹陷的肚脐,也似乎在白雪雪的粉肚上卖它的惑,可惜再下望时是比它更人的一抹桃红。

  二妞此时的睡姿是右腿伸直,左腿微曲,大腿是分开的,然而她双腿叉处那两半白晰的,却没有因此而张开,而且,她的小深深夹在大,外表看起来就是一条

  二妞的双腿修长,小腿浑圆,我想抚摸她的细皮,又怕搅醒她,但是,当我的目光移视到她的小巧玲珑的脚儿,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挪动身子,坐到尾,捧起她的脚儿仔细玩赏。

  她是那么白净,我不伸出舌头去她的脚心。

  二妞的脚趾自然拢合了,我则用舌头去钻她的脚趾,她的脚趾舒开又再缩拢,夹痛了我的舌头,但我把她的几只脚趾含在口里

  二妞终于被我搞醒了,她吃惊地把脚儿缩回,颤声说道:“你怎么啦?脚脏嘛!”我捉住她另一只脚,说道:“那里脏了,你指给我看看!”

  “但是…脚是用来走路的,地下脏啊!”

  “我们洗白白后才上的,上并非地下嘛!”

  “不过,死我了,受不起啦!”

  “不管了,你是我的女人,我爱怎玩就怎么玩,你乖乖啦!”说着,我由二妞的脚趾开始,从小腿。大腿,一直吻她的私处。

  二妞揪着我的头发说道:“老公疯了,那是小便的地方啊!”我没应声,把舌头往二妞的里直钻,二妞的腹部剧烈的起伏着,她似乎已经到了心惊跳的地步,忍无可忍地说道:“老公,别折我了,你就是喜欢我,也犯不着吻我小便的地方呀!”我抹抹嘴上的汁水,趁势说道:“那你又敢不敢吻我呢?”

  “我?”二妞稍微一顿,终于鼓起勇气说道:“当然敢啦!”

  “好你吻我,我吻你,大家都喜欢?”

  “我吻你好了,你可不能吻我,你把我吻疯了,会把你咬断的!”

  “好吧!我先不吻你,让你试试看吧!”说着,我仰卧下来。

  二妞似乎有点儿迟疑了,她望望我那翘然之物,又望望我,终于既无奈又情愿地把头凑向我的下,对着那不甚礼貌的家伙注视良久,就像是注视着一条蛇。

  我故意把蛇头动一动,二妞果然被冷不防吓得一缩,但她好像下了决心,她一把将白,幼绵绵的手儿捉住蛇颈。

  这时,我的蛇当然动动弹不得,其实蛇未被女人捉住时,还懂得摇头晃脑,扬威耀武,一但被女人掌握在手里,即使是纤纤玉手,它也无可奈何!

  二妞似乎也觉得她已经小胜了,她伸出丁香小舌去挑逗,而蛇也立即有了反应,它在那柔柔的小手挣扎,可是也不外如是。

  二妞见它也没啥了不起,于是放心地张开小嘴,把舌头一口下!

  俗语有道『群龙无首』,其实蛇无头也不行,二妞好像深知这个道理,她竟放心地松手了,但她把蛇头越咬越深,越越入。

  二妞偷眼睨我,但一见到我在注视她,赶紧又收拾下她的眼神,她那副含羞蛇的样子,真够令人神往,虽然她谈不上什么技巧,但那娇羞之态,已足令我心醉了。

  一会儿,二妞又捉住蛇颈,吐出蛇头说道:“老公,你肚子不饿吗?我先去做饭,吃过了再玩,好不好呢?”我说道:“就快好了,你先喝牛才做饭吧!”

  “不用了,牛是早晨喝的!”说玩,二妞又把蛇头咬住了。

  这时,其实我已经箭在弦上,没多久就在二妞嘴里,二妞受惊吐出,那浆汁洒在她的俏脸,我连忙说道:“快含住!”二妞好勇敢,连忙又含着正在『突突』浆的蛇头,但已经稍迟了,她的左眼,鼻子都已经沾上白花花粘稠稠的

  蛇头停止博动之后,二妞嘴里含着具,示意望着我,不知如何是好。

  我突然歪念一生,说道:“二妞,你不是要替我生孩子吗?”二妞点了点头,接着她像恍然大误似的,大口大口地把她嘴里的下去,她还用舌头去鼻子上的,我有点儿反胃,连忙拿纸巾替她擦了。

  接着,她去做饭,我又疲累地睡着了。

  二妞手脚很快,我睡下不久,就被叫起来了。

  第二天,我搭阿林的顺风车回港,车到粉岭时,有条狗从公路跑着横过,阿林问我知不知道深圳那里有狗店。

  我回答他道:“不清楚,没有留意到。”但我猜测到可能是阿珍想买狗的事了,于是笑着说道:“想买牧羊狗吗?”阿林惊异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笑着说道:“你知道买狗做什么用吗?”

  “养宠物嘛!”阿林漫不经心地说道:“能有什么用途,阿郎家也养了条狼狗。”

  “不那么简单哩!不然,你试试买只松鼠狗或者贵妇狗给她看看!”

  “你这话什么意思,能否说清楚一些?”阿林似乎听出我话中有因。

  “这些娘们的事,回家后在电话里祥细谈啦!你现在正驾驶车子,你不要命,我还想和二妞过些好日子哩!”阿林把车子驶到一处不阻碍交通的林荫道下,说道:“你是从二妞那里知道些什么娘儿们的事吧!拜托你快说清楚,别卖关子啦!”

  “我本来并没有意思讲出真像,是不想阿林你真的买一只牧羊狗去给自己戴顶绿帽子,阿郎养条狼狗或者有些道理,因为她在阿雪身边的日子不多,老林你每星期都有叁天两天过去陪阿珍,没理由也要养狗嘛!”

  “一定是二妞告诉你甚么了,你就快说出来吧!”

  “这事我答应过二妞不说出来的,你自己问阿珍啦!”

  “好!我现在就倒车去问,我载你去搭火车吧!”

  “且慢!你就这么回去一问,我又不能够跟你去,你问完回来,我二妞不被阿珍和阿雪撕了才怪。”

  “那你就快告诉我吧!是不是那班娘儿们玩起狗来啦!”我拗她不过,好把二妞所讲的故事一五一十地陈述出来…阿林听了,咬牙切齿道:“这个阿雪,她和阿珍磨豆腐我早就知道,娘儿们磨豆腐怎么磨也磨不到里面去,但玩起狗来,这可不是开玩笑,幸亏老哥你提醒我,要是我买牧羊狗给阿珍,她们玩起换游戏,那还得了!”

  “对!要是生个人面狗身出来…”我时刻不忘打趣。

  “你个老范,还寻我开心…不行,不能让她们得策,我们先把她们给换了!”

  “换了?”我不解。

  “对!换二,我早有计划,现在是时候了!”

  “我不要,我有二妞够了,我才不跟你们换!”

  “嘿嘿!等着瞧吧!到时你别来求我让你加入!”阿林自信而肯定地说。
( ← ) 上一卷  二奶村的舂天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二奶村的舂天》是一本完本两性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请关注707彩票的“完结两性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二奶村的舂天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tycgl.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