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彩票

天侣仙缘_第94卷_707彩票
    
707彩票
 707彩票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天侣仙缘第94卷 作者:上官小衣 时间: 2019-4-10 11:10:00

第281章 七步断肠草

  所有锦衣卫一齐匍匐在泥泞的山路上,战战兢兢,为圆月弯刀的凌厉杀机所震慑,愣是没敢追。

  “飞刀大世界!方才那两刀的威势,难道来自飞刀大世界?不可能啊!”刘道通失声喊道。

  “什么飞刀大世界?”

  趴在地上的锦衣卫这才起身,大部分人不知道,纷纷询问。

  “那还是远古时期绝世强者李寻,飞升之后创立的大世界,当年小李飞刀何等逍遥?一刀飞出,神魔尽灭,飞刀大世界的修士,人人都会飞刀,只是飞刀大世界距离这里何止百亿里,如果不会自仙界传下来的神道术——大穿越术,如何才能飞到这十万黑山?”

  刘道通十分费解,随即摇了摇头“不对,那两刀如此神秘,似乎与传说中的飞刀神技并不相同,这个恶贼,为什么会掌握这么多神乎其神的道术?”

  “可不久前,他还被我等追杀的十分狼狈,差点身死,为何不早早用出飞刀?当时的样子,简直是无敌状态。”

  一名锦衣卫寒声问道。

  “噢!”

  刘道通一皱眉“有道理,为何不早用?我明白了,方才黑云散尽,出一轮圆月,那恶贼的样子仿佛即将圆月疯癫,痴中祭出飞刀,因此才有这等威力,两记飞刀发出,疯癫之尽去,又恢复正常状态,趁着我等惊讶之时,仓皇而逃。”

  “真可恶,这小子仿佛怎么杀都杀不死。”

  沙千虎气愤愤的嚷道。

  “队长,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难道要放弃不成?放弃追杀他,完不成任务,我们都得死。”

  “队长,快想个办法啊。”

  锦衣卫不顾浑身泥泞,纷纷问道。

  “恩。不必惊慌,待我想想。”

  刘道通沉思良久,说道“原计划不变,毕竟还剩下四十名锦衣卫,占有绝对优势,他中了万里追踪符,孤家寡人,仓皇逃离,我等虽损失了十名卫士,但依然把握主动权,这家伙,只要被咬住一次,就必死无疑。

  但是针对突然出现的飞刀,还是要做出两个改变,一是不再分散,拉网式搜索,距离还是有些远,容易给叶鹰留下可乘之机,要分成四个小队,每一小队十个人,一起行动,不得分开,这样搜索,叶鹰无从下手。

  第二,十万黑山,尽被黑云黑雾笼罩,出现圆月之时,十天八天,甚至一月两月也不一定有一次,一旦出现圆月,立刻停止搜索,做好防御。

  所有人必须时刻警惕,将恶贼一步一步赶入黑山深处,喂妖兽。今先原地休息,养蓄锐,争取恢复到最佳状态,现在你们都明白,对手不是一只肥羊,而是凶狠残暴的狼,这场袭杀,注定是一场持久战。”

  “好!”锦衣卫齐声答应,低落的士气重新被燃起。

  …

  叶鹰劫后余生,依然心有余悸,一路狂奔不止,直到后方再无任何追踪的痕迹,才一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着气。

  “贫道玩的就是心跳。”

  叶鹰出一丝苦笑,刚刚是在是太惊险了,圆月弯刀,他平里不是发不出来,威力也不弱,但绝对比不上下品法器擂鼓瓮金锤和天狼刺,和上品飞剑相差不多,距离很远的情况下,很难对锦衣卫构成实质的杀伤。

  今恰逢月圆,法力暴,长生铁树又涌出黑色气流,此时的圆月弯刀,威力简直恐怖之极,难以抗拒,怪不得锦衣卫形容当时的叶鹰,处于无敌状态,大杀四方,见谁灭谁。

  “只是这种状态,可遇而不可求,不是自己能控制的,谁知道那块云彩有雨啊,要是次次能发出来,可就了,这群该死的锦衣卫,一刀一个。”叶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嗯?”

  脑子怎么有点昏沉?

  四周的景物也突然模糊起来,身子不由自主的倒在地上。

  叶鹰用手一掐大腿,灵灵打了个冷战,灵识稍稍恢复,迅速屏住呼吸,收缩每一个孔,不受外界一丝一毫影响。

  一花五叶道符运转周身,许久才恢复过来。

  方才这种状态,和中了什么毒,中了什么药相仿,究竟是什么东西?能住贫道?贫道可是混元灵身第三层,道基攻击无视,基本上百毒不侵。

  叶鹰心中诧异,向四周望去。

  二十丈之外,一片黑色的草丛中,一颗半人高的绿色小草,正在风摇摆,小草共有七片叶子,向四周散开,每片草叶一指来宽,醒目的绿色,绿的有点像毒蛇蛇皮的颜色,看起来十分吓人。

  十万黑山,黑水黑云黑雾黑风黑雨黑花黑草,一片漆黑,却出现这颗绿色的小草,着实有些奇怪。

  “七步断肠草!”

  叶鹰不由得惊叫出声。

  天地间七十二种奇毒,排名第四十五位的七步断肠草!

  能排名第四十五位,说明毒之猛烈,实在恐怖的厉害。

  含沙影的蜮蓝毒砂,毒不毒?光是影子,就可以把人毒死,不过排名第六十一,对化晶期的老龙敖洪,都没有什么太大的伤害。

  十虫软筋散,毒不毒?在天地间七十二种奇毒中,排名第五十七位,是由赤青蛇,黑头蜈蚣,夺命蝎,白斑壁虎,地龙蚯蚓,红蟾蜍,绿肤蛙,人头蜂,蜘蛛,尸香蚁,十种毒虫配置而成,但对于道基高手,危害也不大,顶多魂一阵。

  排名四十五的七步断肠草,道基修士如果服下一点点,七步必死,还丹初成修士,七步必死,就连结出大还丹的修士,服用稍稍多一点的话,也会将大还丹腐蚀,毒发身亡,如果服下量极少,则需要舍弃一小半还丹中的道术,将毒爆掉,才有一点点活命的机会,即使侥幸活命,也会法力大损。

  叶鹰体质多么变态?距离这么远,还没有服用,都险些被毒倒。

  “不错,不错,天赐我毒草。”

  白芒一闪,将七步断肠草收入尘幡。

  …

  接下来惨烈的拉锯战开幕,

  双方都小心谨慎,加上对方的攻击已经比较了解,因此叶鹰杀死一名锦衣卫,都变得极难,锦衣卫想刺伤叶鹰,住叶鹰,同样非常不容易。

  叶鹰目前最致命的攻击,就是下品法器,擂鼓瓮金锤和天狼刺,但法器消耗法力巨大,速度较慢。

  宝锤沉重,自不必说,天狼刺锋利第一,无坚不摧,但受叶鹰境界所限,同样速度不快,十名锦衣卫组成小队,叶鹰还不敢靠近,如果远远的发天狼刺,锦衣卫发现后,数把飞剑和一大堆符箓飞出,合力住天狼刺,也难以伤敌。

  对于锦衣卫神出鬼没的飞剑,叶鹰也大致掌握了路数,人刀和镜配合,再要刺穿叶鹰,也是非常困难。

  总的来说,锦衣卫占据主动,一步步将叶鹰往黑山深处撵去,幸好黑山极为浩大,双方拉锯战速度又慢,所以也没深入多远。

  半个月过去,叶鹰仅仅偷袭了两名私自离队,去抽烟的锦衣卫,同时还被刺了一剑,除此之外,一无所获。

  锦衣卫胜在人多,各小队可以轮休息,保持相对旺盛的体力,叶鹰胜在妙的九宫离合步,还有大息术,洗心革面术,收敛气息,神出鬼没,防不胜防,而且叶鹰能收敛气息,锦衣卫大队人马可不成,这么多人,非常容易暴,所以锦衣卫在明处,叶鹰在暗处。

  但叶鹰更加疲惫,不仅仅要躲避小队的追杀,还要伺机刺杀锦衣卫,因此身体情况,不如锦衣卫,自从两名锦衣卫被刺杀后,更加小心翼翼,再想下手,变得十分困难。

  锦衣卫也有苦衷,他们百宝囊里的丹药越来越少,不过还够用,只是恢复身体机能的碧云灵水,已经差不多消耗没了。

  碧云灵水为云梦派独门秘法,采集高空中蕴含灵气的云雾水汽,凝结出的水,澄碧滴,对恢复体力精力,拥有极佳的效果,锦衣卫能长途追杀,令人闻风丧胆,除了源源不断丹药,诡异莫测的飞剑外,还有不少此水的功劳。

  如今黑山内全是黑雾黑云,神秘恐怖的魔力在浩,可不敢在这里采集云雾,只能靠之前那些碧云灵水恢复,这么长时间,大部分灵水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

  “滋滋滋滋滋滋!”

  一片黑松林内,八名锦衣卫正在烤刺猬吃,香味飘散在林间,还别说,刺猬虽然糙,相对于其他山鼠山蜈蚣之类的,还算不错。

  “咦!那边大松树上有只山,哈哈,多么肥大?足有二百多斤重,这些山能低飞,实在太狡猾,很难捉住,没想到出现在这里,真是天赐良,天赐良啊,山的美味,比这些刺猬可强太多了。”

  一名瘦瘦的,披着一头卷发锦衣卫抬头看了看,欣喜若狂。

  “小心,咱们这个队伍,最为大意,已经死了两个了,说不定那只山饵,叶鹰就在旁边。”

  一个队长模样的锦衣卫说道。

  “哪有那么夸张?不就是一只山么,我们八个人在这里,那个恶贼绝对不敢来。”

  “小五,叫小四和你一起去,安全些,好好查探周围水潭,草丛,土坑,看看恶贼叶鹰有没有潜伏?”队长慢的说道。为了称呼方便,锦衣卫都改称小四小五小六之类的。

  “好的!这下有吃了。”

  那名卷发锦衣卫和另一位高个的一起走去,去捉山,同时双眼睁得最大,灵识散开,仔仔细细查看周围环境,看看有没有叶鹰潜伏。

  “纯粹是吓唬自己,那里有叶鹰?他们都被叶鹰吓怕了,我可不怕,还丹修士,我都杀过,哈哈,这只肥大的山还真老实。”

  小五伸手就把山捉住,一脸笑容,他认为不消片刻,就可以享受山的美味了。

  …

  “咔嚓!”一把锃明刷亮的大刺刀,从山腹中闪电般刺出,刺目的刀芒,凛冽的杀机,刺穿一切。

  小五笑容顷刻凝固,大刺刀穿而过,血溅当场。

  叶鹰化成薄薄的人刀,潜伏在山之内,看到小五来捉,如猛虎出笼一般炸裂山,刹那间刺死小五。

  “砰砰!”小白球炸裂,云梦派的独门符箓烟雾弹。

  白茫茫一片,叶鹰夺路而逃。

  “找死!”

  小四气急败坏,周围环境都查看过了,万万没有想到,叶鹰竟潜藏在山中。

  “嗤嗤嗤!”

  甩手就是三把飞剑。

  叶鹰身形一错,九宫离合步发挥极致,身子如落叶般飘摇,闪过飞剑,落荒而逃。

  “该死!”

  那六名锦衣卫还在吃刺猬,逢此巨变,齐声怒吼,拼命追杀叶鹰。

  这一次行刺,惊险之极,稍不留神,就丧命于此,因为距离实在太近,对方人数又多,叶鹰真可谓亡命之徒。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二十一把飞剑呼啸而至,铺天盖地,刺骨的杀气,锋利的剑芒,仿佛把这无尽的虚空,都要穿裂。

  一道道黑云黑雾,被剑气刺得粉碎,阵阵黑风,也被剑风割裂成无数道。

  若是二十天前的叶鹰,这些飞剑一下就能要了叶鹰的性命,毕竟距离不远,可随着这些日子,连续不停的拉锯战,叶鹰对锦衣卫越来越熟悉,对于飞剑的防御躲避,也更加娴熟,所以叶鹰决定冒险一试。

  “刷刷刷刷!”

  叶鹰身化人刀,如纸一般薄,几近透明,脚踩九宫离合步,若离若合,镜护住后方,幡在前方出现,躲避拐弯前行的飞剑,速度加快到最大,如浮光掠影一般,飘渺灵动。

  “噗噗!”叶鹰还是中了两把飞剑,热血洒,身子一晃,不过一咬牙,一瞪眼,很快调整过来,继续全速奔逃。

  漫长的逃窜后,终于甩开暴怒的七名锦衣卫小队。

  …

  “疯子,真是个疯子,距离这么近,这个狂妄的恶贼,悍匪居然敢出手?”

  “他对咱们的飞剑越来越适应了,这么多的飞剑,居然杀他不死?真不知道还能不能杀掉他?”

  “来黑上之时,三个人就能杀掉他,现在感觉他一天比一天凶悍,一天比一天狡猾,一天比一天恶,如果彻底杀死他,恐怕需要五个锦衣卫,还得从四面八方围住。”

  “现在感觉,咱们防范他,要比他防范咱们还要小心,还要担惊受怕,到底是谁在追杀谁?”

  “不管怎样,他还是中了两把飞剑,也受了伤,下次,肯定不会这样冒险了,我就搞不明白,山明明是活的,他怎么跑到山里面去了?他怎么想到的?阴险毒辣损,真是个恶魔。”

  七名锦衣卫纷纷怒吼,用最难听,最恶毒的语言咒骂,气的一个个双眼都冒蓝光。

  叶鹰轻轻擦拭着血的伤口,出得意的微笑,心说道基修士都能成为贫道的傀儡,更何况区区一只山了,贫道让山打鸣就打鸣,让山下蛋就下蛋。

  …

  小五掉落的百宝囊,叶鹰没有时间拿走,被七名锦衣卫迅速瓜分。

  其实锦衣卫的百宝囊内,飞剑,符箓,丹药,都非常充足,除了下品法器的飞剑能让人眼红外,就连上品飞剑都不放在眼里,只是有一样,碧云灵水在这恐怖的黑山,十分有用,而此时大家都所剩无几了。

  队长取出小五的百宝囊,一看哎呦,好东西还不少,一堆飞剑符箓,当下七个人均分。

  “这小子,平里嘻嘻哈哈的,没想到这么谨慎,剩的碧云灵水比谁都多。”

  小队长取出盛放碧云灵水的葫芦,一晃,笑着说道。锦衣卫杀人不眨眼,灭绝人,包括对同伴的死,都没什么感觉,小五刚刚死掉,现在就恢复了说笑,丝毫不惋惜哀叹。

  “是啊,我的灵水已经断了三天了,这里的黑水又不敢随便喝,嗓子直冒烟,快分给大伙啊。”

  “是啊,我的碧云灵水也断了两天,吃刺猬,没有水怎么行呢,不啊?”

  大伙纷纷叫嚷,小队长很快将小五贮存的碧云灵水,分成七份,分给众人。

  “哈哈,好久没喝了。”

  一名红头发的锦衣卫仰起头,咕咚咕咚的,将自己那份碧云灵水全部喝干,这些水,足可以让他完全恢复近几追杀搜索消耗的体力。

  “咕咚咕咚!”包括小队长在内,四名锦衣卫全都断了碧云灵水,此时得到小五剩下的灵水,急不可耐,将分得的灵水一饮而尽。

  “咦?队长,你的脸怎么变成了绿色?”

  “啊,肚子好痛。”

  “啊!”“叶鹰,你这个恶魔,敢来暗算我们,化成厉鬼也不放过你。”

  四名喝水的锦衣卫,皮肤瞬间变成了如竹叶青毒蛇那样的绿色,看上一眼,就让人心惊跳,汗倒竖。

  “噗噗噗噗!”鲜血连同内脏一起出,

  鲜血和内脏的颜色,都变成了可怖的绿色。

  四人仆倒在地,死于非命。

  七步断肠草!

  天下七十二种奇毒,排名第四十五位的七步断肠草。

  可小五的碧云灵水中,怎么会有这样的奇毒?难道他自己不喝么?

  剩下的三名锦衣卫骨悚然,不知所措。 Ya

第282章 八计连环,大变形术,战略反攻

  “去死吧!”

  叶鹰手持青金大喇叭,施展大雷音术用力一吼,声如雷霆,震得山林颤动,巨木倒塌,山叶飘飞,从山林外面恶狠狠的扑来,如远古狂魔降世。

  剩下三名锦衣卫,杀人不眨眼的锦衣卫,横行霸道,予取予求,受云梦派总部直接调配,拥有先斩后奏大权的锦衣卫,此时被叶鹰吓得魂不附体,如见恶鬼瘟神,肝胆俱颤,汗倒竖,什么都不顾了,只恨爹娘少生了一条腿,撒丫子就逃。

  叶鹰也不去追赶,将地上散落的百宝囊收入囊中,冷冷一笑,四个百宝囊,也算发了一笔小财。

  其实以那三名锦衣卫的实力,拼命一战,很有可能住叶鹰,坚持到援兵到来,只是接连打击,加上眼前的惨烈情形,让他们心惊胆战,彻底崩溃,这才不顾一切亡命逃窜,真是急急如丧家之犬,茫茫如漏网之鱼,那分上下左右,岂顾远近高低?

  不是被打跑,而是被吓跑。

  心狠手辣,道基大成的锦衣卫,而且是三名,居然被叶鹰活活吓跑!

  “跟我斗!”

  叶鹰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他天纯真洒,但一旦较真起来,固执,倔强,简直有些疯狂,

  你狠,他就一定比你还狠,

  你歹毒,他就一定比你歹毒,

  你阴谋诡计算计他,他就用十倍的阴谋诡计算计你。

  你刺他一剑,他反手就是十刀!

  …

  之所以他冒死刺杀小五,就是为了这一局,

  之前叶鹰缴获过锦衣卫的百宝囊,将七步断肠草之毒融入碧云灵水中,杀完小五后,迅速施展大烟雾术,刹那间将小五爆出的百宝囊和事先藏毒水的百宝囊掉包,随后马上逃离现场。

  众位锦衣卫被叶鹰明目张胆的自杀行刺行为震惊,暴怒,奋起追击,那会留意被掉包的百宝囊?不想着了道。

  极乐中,有一本杂书《三十六计》,叶鹰平不喜欢用计谋,现在身陷绝境,不得不现学现卖,没想到悟性极高,一学就透。

  叶鹰从潜伏山腹内,到刺杀小五,到施展大烟雾术,到将百宝囊掉包,到毒死四人,到吓退三人,到劫走百宝囊,到逃离追捕,叶鹰一连用了以逸待劳,瞒天过海,偷梁换柱,借刀杀人,趁火打劫,连环计,打草惊蛇,走为上,整整八条计策。

  第一次运用三十六计,就是八计连环!

  环环相扣,丝丝相连,任意环节出了差错,都极难成功。

  他到底是纯真的少年?还是老巨猾,老谋深算的恶人?

  此计之毒,之狠,之损,之险恶,之疯狂,简直令人发指,没人会想象到,这样的毒计会出自一名不到二十岁的修士之手。

  他初入尘洲,如一个清纯青涩的邻家大男孩,心怀着行侠仗义,游剑江湖的美好梦想,拳打净街虎,义助卖炭翁,火烧豹子楼,之后,他的人生轨迹开始改变,到了现在,施展出如此毒辣的计谋,他自己都有些不愿意相信。

  有些时候,人是出来的,

  不是有些时候,而是很多很多时候,人是被出来的!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要么杀人,要么被人杀。

  叶鹰仰天长啸,壮怀烈,一出中恶气。

  他痛饮了一大口烈酒,忽然觉得有些寂寞,这黑山,这黑雾,这黑云,这黑花黑草,都透着浓浓的寂寞。

  整个世界都是黑的,那么就让它更黑一些吧。

  如果光明不能战胜黑暗,那就用更黑的黑暗战胜它,

  如果正义不能战胜恶,那就用更恶的恶战胜它,

  以杀止杀,

  以暴制暴,

  蛇蝎身应还招,我佛慈悲亦惩恶!

  刀头饮血,快意恩仇,

  饮不尽的杯中酒,

  斩不尽的恶人头,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

  …

  远处的锦衣卫已经逐渐近,叶鹰仰天大笑,绝尘而去。

  黑云滚滚,黑风萧萧,

  叶鹰略显瘦削的身影,淹没在浓浓的黑雾之中。

  锦衣卫还剩下三十三名,

  他们围着那四人中毒的尸体,脸上的肌都在颤动。这个恶贼,这个心如蛇蝎的恶贼,在他们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良久。

  “那恶贼叶鹰胆大心细,损毒辣,如疯魔一般,是个狠角色,现在所有人必须一起行动,三十三人,共同进退,看他叶鹰还能怎样?还敢来袭不成?而且我等也应该想些计策,敌上钩。”

  刘道通一脸阴郁,沉声说道。

  “是!”剩余的锦衣卫同样沉声回答,脸上没有一点血

  …

  叶鹰盘膝坐在一块大石上,入静调息。

  接连在生死之间的考验,让他对种种道术领悟更加深,灵识也更为锐利,此时的他,比照初入十万黑山时,不知强了多少。

  如果这样惨烈的厮杀,还没有收获,那叶鹰早就不知道死上多少回了。

  他不会让每一滴血,白

  他潜心感悟着一招一式,用心体悟的一刀一剑,种种“道”的印记在识海中渐渐深刻。

  他轻轻睁开眼,

  云淡风轻,

  一片黑色的树叶,在风中,摇摇摆摆的下落,

  树静而风不止,

  风动?

  叶动?

  心动?

  叶鹰忽然灵光一现,有所感悟,陷入沉思之中。

  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宇宙天道运行,空无常,生生不息。

  生生不息之谓易!

  易就是变化,万事万物都在变化之中,

  修真之士,以天地易己,以己易天地。

  如今的自己,限于境界低微,不能改变世界,却能改变自己,

  他初入十万黑山时,御剑飞行,被黑山的巨力牵引,摔落大地,当时,被摔成了扁扁的饼。

  他的混元灵身,灵活自如,浑然一体。

  他可以身化人刀,不过人刀虽薄,却较为狭长,至少有三尺多长,

  而且人刀锋芒毕,还是不容易隐蔽。

  …

  他的灵识,潜入了那本《空无常混元万化经》。

  “道之委也,虚化神,神化气,气化形,形生而万物所以也。道之用也,形化气,气化神,神化虚,虚明而万物所以通也。

  气化形,形化气!

  融合曲直之变,刚柔之变,轻重之变,则大变形术可成。”

  叶鹰按照修行法门开始修炼,周身放松,真气在体内自然动,如浮在水面上随波漾。

  四周一片空灵,黑雾,黑云,黑树,仿佛也安静了许多。

  一阵黑风飘过,

  他的身似如一片轻柔的羽,被黑风轻轻吹起,

  一片黑色的树叶,随着黑风飘飘

  叶鹰在风中,同样飘飘

  叶鹰的轨迹,竟然和树叶惊人的一致。

  忽然,叶鹰的身躯,开始伸展,伸展,仿佛风筝一般舒展开来,

  叶鹰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宽,越来越长,也越来越薄,

  一丈,

  两丈,

  十丈,

  百丈,

  叶鹰的身躯,随着黑风,舒展了百丈!

  “小,小,小。”

  叶鹰心中默念,

  身躯随之变小,

  九十丈,

  三十丈,

  一丈,

  三尺,

  一尺,

  叶鹰的身躯,竟成了一尺大小。

  “变,变,变!”

  叶鹰再次默念,

  他的身躯,化成了一把大砍刀,

  化成了一柄长剑,

  化成一把巨锤,

  化成了一把巨斧,

  …

  白烟一闪,叶鹰恢复了正常状态。

  大变形术!

  叶鹰终于掌握了混元万化功中的大道术——大变形术。

  身体随心所的改变形状。

  如果境界再提高些,就能变形出猛虎,蛟龙,野兽的形状,到时候就不用钻入山腹内,直接变成山就可以了。

  只是要完全做到和猛虎相差无异,需要神期。

  神期,

  叶鹰吐了吐舌头,还是算了吧,想想就吓人,一口气把万丈高山吹成粉末,太恐怖了。

  叶鹰的身躯,忽然笼罩了一层五彩真气,青黄赤白黑,渐渐的,皮肤也成了五彩的颜色。

  或青或赤,变幻不定,极为诡异,

  终于稳定下来,叶鹰的皮肤,成了完全的赤,如火焰一般的赤

  “变!”

  叶鹰口念咒语,皮肤成了墨一般的黑色,与黑山四周黑漆漆的环境一般无二,仿佛融化在黑色的山林巨石中,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大变术!

  混元万化功中,又一种大道术——大变术,被叶鹰修炼成。

  …

  “哈哈哈,贫道目前谈不上改变世界,但先改变自己,还是可以的。”叶鹰朗声大笑。

  大变术比照大变形术要好修炼一些,五暗通五行,青色通木,黄通土,赤通火,白色通金,黑色通水,

  默运五行之力,配以玄妙的法诀,就可以改变自身颜色,

  当然,改变的是这五种最基本的颜色,比如棕色,橙,灰色,这些颜色,受境界限制,还变不出来。

  “贫道变。”

  一把漆黑如墨的短刀,倒在漆黑如墨的山路上,只有一尺长,别说乍眼一看,看不出来,就是踩上,都不一定发觉。

  “嘿嘿嘿嘿嘿,锦衣卫,锦衣卫,追杀贫道这么久,贫道也让你们尝尝追杀的滋味,绝望的滋味。”

  黑色的短刀忽然开口说话了,语气充了无尽的冷酷,

  “从现在开始,这场漫长的追杀,长途奔袭,局势得以扭转,贫道经历了初期的战略防御,中期的战略相持,开始战略大反攻。”

  短刀高高跃起,出两道如狼眼一般的寒芒,吓得百丈之外的一只肥大山,扑棱着翅膀,尖叫着飞逃而去。

  三十三名锦衣卫,此刻,正在聚在一起,各抒己见,踊跃出谋划策,商量着如何杀死叶鹰?

  完全不知道,一个魔鬼,一个比魔鬼还要恐怖的阴影,正在向他们靠拢。 Ya

第283章 索命幽灵

  滂沱的黑雨再次下起,一连下了五天五夜,还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

  “沙沙沙!”

  “沙沙沙沙沙沙!”

  在泥泞不堪,崎岖颠簸的山林中,山谷中,山坳中,山野中,三十三名锦衣卫,集中在不到方圆一里的范围内,深一脚浅一脚,开始往黑山深处搜索叶鹰。

  连绵的黑山,仿佛一只只顶天立地的太古巨妖,张着狰狞的巨口,要把这些人全部噬,神秘的魔气在纵横,强大的威压如巨石心,几近窒息。

  黑山深处时不时传来一声声惨烈,凄厉的吼叫声,黑风阵阵“呜呜呜呜呜呜”不停的刮着,如墨汁一般的雨水“哗哗哗哗哗”倒泻而下,这一切的一切,足够惊悚,足够恐怖,令人心惊胆战,发倒竖,寻常道基修士,就是呆上片刻,也会魂飞魄散。

  幸好锦衣卫心狠手辣,而且,他们不是单独行动,不是分成小队,而是三十三人,一起行动,即使这样,看看四周的环境,仍然有些发

  “他的,老子活了二百五十年,从未遭过这样的罪,简直是煎熬,煎熬啊。”一名中年模样的锦衣卫一抹脸上的雨水,恶狠狠的骂道。道基大成的修士,已经可以稍稍改变容貌,让自己变得年轻些。

  “都是因为这恶贼,卑鄙,无下三滥,歹毒,损,败类,巨骗,丧心病狂,穷凶极恶,心如蛇蝎的叶鹰,捉住他,应该活活折磨死,给他上锦衣卫三百大酷刑。”

  一名高高瘦瘦的锦衣卫,恨不能把所有恶毒的词语全部说出,咒骂叶鹰。

  “这次我们再也不分散了,虽然是拉网式搜索,但彼此间的距离这么小,根本不会给叶鹰任何可乘之机,我们就将它一步步撵到黑山深处,喂山妖,如果他暴,哼,这么多人,他是必死无疑,是不是?锦十一。”一名光头的锦衣卫对旁边锦衣卫说道。

  “锦十三,有道理,只要他暴,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上,就是天罗地网,他本事再大,也翅难飞。”

  那名叫锦十一的卫士说道。为了称呼方便,行动迅捷统一,刘道通给他们每个人都重新编号,以锦字打头,他自己是锦零一,接下来锦零二,锦零三,一直到锦三十三。

  “是啊,我就不信,这样子,叶鹰还能逃走?他难道是三头六臂不成?”锦十三随声附和。

  …

  锦衣卫大队在漂泊大雨中奔走,他们身心也是极度疲乏,也想好好睡上几天几夜,但一想到叶鹰这个恶贼还未死,还在寻觅机会偷袭,就寝食难安,如芒刺在背,睡觉也不得安宁。

  他们百宝囊内,培元丹还足够用,法力损失的不大,但是碧云灵水,都已经消耗光了,而且一下大雨,什么山,刺猬,就连山鼠都找不到了,没有这些吃的和灵水,补充体力精力,在这样残酷的环境下,进行艰苦卓绝的搜索,还得加上十二分的小心提放偷袭,有时候枝叶哗啦啦动,都吓了一大跳,心“忽悠”一下,还以为是叶鹰潜伏的。

  对锦衣卫来说,的的确确是一种煎熬。

  本来道基大成修士,超凡脱俗,几乎不食人间烟火,或偶尔吃一些美食,打打牙祭就够了,就是连续作战十天半月,也不需要补充,但是在黑山,由于神秘的魔力,无法飞行,只能奔跑行走,每走一里,对身体消耗都非常大,超过外界数百里,所以除了丹药外,还要吃一些东西,补充身体消耗掉的机能。

  锦衣卫都在咬牙苦撑,都在坚持,实在走累了,就坐在大石上,或靠在大树上歇一小会儿,有的由于太疲惫,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这种情况,会马上被旁边的锦衣卫叫醒,因为睡觉十分危险,容易被偷袭,所以刘道通严格规定,不允许在搜索时候入睡,必须等一天的行动结束,再集体扎帐篷入睡。

  …

  锦十三实在撑不住了,靠在一棵只有碗口细的黑松树上,息片刻,反正在这泥泞的山林中,大部队搜索的速度很是缓慢,歇一歇完全不会掉队,肯定不会超过一里,而且,侧后方,不到三十丈,还有五名锦衣卫手持飞剑,瞪大眼睛在搜索。

  一把锋芒毕的断刺,无声无息,从松树上刺了出来,从背后没入,瞬间刺破他的心脏。

  锦十三连吭一声的时间都没有,就丧命当场。

  天狼刺!

  锦十三死不瞑目,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何只有碗口细的松树上,会刺出这样一致命的刺?

  一个漆黑的大,随之出现,锦十三的尸首,被卷入大中,烈火一,顷刻间烟消云散。

  一个道基大成的修士,就这样毫无征兆,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滂沱的黑雨,溅起阵阵黑雾,黑风呜呜的刮着,锦衣卫依然在大雨中搜索,就算侧后方那五名锦衣卫,都没有发现。

  一块黑树皮,悄悄的动了,轻轻的升到了松树顶上,出了恶魔般的微笑。

  尽管这块比巴掌大小树皮与真正的黑松树树皮,有一定的差距,不是那么相像,可在这黑漆漆的黑山,黑蒙蒙的黑雨中,又有谁能看出来呢?

  …

  一天的搜索,没有任何收获,锦衣卫不有些气,终于寻觅到一块较为平坦的山坳,准备苏醒。

  “太累了,今晚必须好好睡一觉。”

  “受不了了,这样的折磨,何时是个尽头?”

  “啥也别说了,赶快搭帐篷。”

  锦衣卫一个个瘫坐在地上,七嘴八舌的诉苦。

  “锦十三?锦十三那里去了?”

  刘道通灵识一扫,面色一沉,开口问道。

  “咦?下午时还看到他了,这会儿跑那里去了?”

  “是啊,没有人离开一里之外的距离啊,难道他私自逃走,去捉山刺猬了?”

  “不能,如果逃离一里的范围,我们一定会看到,一定会知道的,这么多人,一个大活人掉队,怎么会不知道?”

  “再等等看,说不定去真的跑去捉山了。”

  锦衣卫议论纷纷。

  这次,锦衣卫虽然疲惫,却没有立刻入睡,都在等,在等锦十三的消息。

  良久,

  没有任何结果。

  一个大活人,在众人眼皮底下,毫无征兆的消失了。

  “难道被叶鹰杀死了。”

  终于有一人,说出了大家心中的疑问。

  “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他又不傻,怎么可能在我们搜索他,追杀他时,杀掉锦十三?我们三十三个人,一人一飞剑,就把他捅成马蜂窝,上次来我等帐篷刺杀,那是偷袭,是趁我们大意,没有防备,这次我们全都戒备,追杀他,他怎么可能出手?

  不必等了,说不定去那里了,现在,留下两个锦衣卫站岗放哨,其余人扎帐篷睡觉,明天继续搜索。”

  刘道通双眼火,大声咆哮,打死他也不会相信,叶鹰敢在大部队搜索时候出手。

  “是!”其余的锦衣卫心怀忐忑,不过由于太过疲惫,还是没有想太多,进入帐篷呼呼大睡。

  …

  第二

  搜索继续进行。

  每一名锦衣卫都没有说话,都没有提到锦十三,尽管他们心中都猜到了什么,却宁可相信猜到的不是真的。

  “哗哗哗哗哗哗哗!”滂沱黑雨依然下个不停,

  “嗖嗖嗖嗖嗖嗖嗖!”

  呼啸的黑风依然刮个不停,

  锦衣卫的搜索小队继续前进,他们每一个人,都加着十二分的小心,每一个人的手中,都握着三把以上的飞剑,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飞剑都会毫不留情的刺过去。

  虽然昨天睡了一觉,但漫长的行军,泥泞的山路,还是让他们疲乏不堪,但是,他们没有别的选择,放弃追杀叶鹰,完不成任务,同样也是死。

  “这叶鹰,难道有了三头六臂,难道会长翅膀飞走不成?已经有很多天没有看到他的踪迹了。”锦十四用手猛击前方一块巨大的山石,仰天长叹。

  一把锋利至极的短刺,从山石中直直刺出,没入他的前,刺穿了他的心脏。

  如毒蛇吐信,

  天狼刺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这么近的距离,根本无法躲避,而且直到死,他也没有发现,漆黑的大石头中是如何刺出这把短刺的?

  十万黑山,制一切遁术,叶鹰再厉害,也不可能遁入黑石中啊?

  锦十四没有时间思考,他心脏瞬间碎裂,瞬间死亡。

  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石头怎么会杀人?

  黑雾缭绕,一个黑漆漆的大出现,把锦十四中,烈火一,尸体化为灰烬。

  锦十四,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一个薄薄的黑色石片,从巨石上落下,贴着黑色的草木,如蛇一般滑行,消失在蒙蒙的黑雾之中。

  …

  一天的搜索,还是没有发现叶鹰,锦衣卫寻觅平坦山谷准备扎帐篷时,发现人,又少了一个。

  昨天的锦十三,还是没有回来。

  现在还剩下三十一名锦衣卫,在黑风中默默矗立,不发一言。

  所有人,都明白了怎么回事。

  锦十三,和锦十四,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们知道,这场漫长的袭杀和反袭杀,主动权已经彻底逆转,已经牢牢控制在叶鹰的手中。

  一天杀一个!

  看样子,叶鹰是要慢慢的折磨他们,让他们在恐惧和绝望中,慢慢的死去。

  叶鹰在他们心中,如同索命幽灵,如讨债恶鬼,变得更加可怕,更加可怖,更加恶,更加惊悚,

  只要一想到叶鹰的名字,他们的心都在颤抖!

  这个仅仅道基小成的修士,到底是人是鬼? Ya
( ← ) 上一卷  天侣仙缘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天侣仙缘》是一本完本仙侠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仙侠小说,请关注707彩票的“完结仙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天侣仙缘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tycgl.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