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彩票

天侣仙缘_第63卷_707彩票
    
707彩票
 707彩票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天侣仙缘第63卷 作者:上官小衣 时间: 2019-4-10 11:10:00

707彩票第188章 火烧豹子楼

  左浩见叶鹰有些害羞,不由得暗中得意,却不敢表出来,小心翼翼的垂手而立。

  “这里没什么可看的,走,上三楼。”

  第三楼,则是大浴池,里面水潺潺,冒着呼呼的热气,水里飘着不少粉红色玫瑰花,空气中弥漫着胭脂的香气,透过水雾,可以看到两个妙龄女子正在浴池中洗澡。

  “老爷来了,下来一起洗呀。”

  其中一个女子甜腻腻的说道。

  忽然看左浩脸是包,浑身是血,旁边一人如凶神恶煞,吓得花容失,尖叫着裹起浴袍,冲向楼下。

  “这是我的两个小妾,不懂事,不懂事。”左浩连忙解释。

  “哼!”叶鹰哼了一口气,给了左浩一脚,走上四楼。

  第四楼则是餐厅,各点心,水果,茶,整整齐齐的摆在赤金餐桌上,随时都可以食用。

  有几十名女子正在吃着点心,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看了叶鹰把左浩球一般踢上来,一个个尖叫着跑下楼去。

  叶鹰之前大吃大喝了一顿,对这些点心,水果没有兴趣,径直上楼。

  第五楼比较,有各种各样的赌具,还有各种各样的小游戏,如箭,飞镖之类,还有一些生活用品。

  第六楼则是寝室,被划分出许多间房,许多奇形怪状的大在房间内,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衣服,有的似恶魔,有的似罗刹,有的似仙女,有的似女仆,还有一些皮鞭,手铐,绳索,蜡烛之类的,还有一些木马,铁牛,叶鹰看不太明白,但显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自然,这房间里也有一些女子,仅仅薄纱衣遮体,被叶鹰一声怒斥,连滚带爬摔下楼去。

  “走,上七楼。”

  “半仙,六楼都看了,没有什么啊,七楼只是一些堆放垃圾的地方,没有什么可看的,半仙下楼吧,小人愿意送出五十粒玉丹,一匹银翅马作为礼物。”左浩眼神慌乱,连忙哀求。

  “少废话!”

  叶鹰冲上七楼,一看与其余楼层不同,被一把紫金大锁牢牢锁死,里面竟传出了幽幽的哭声,当下一脚把门踹开。

  “啊!”叶鹰被震惊了。

  …

  整座七楼,竟然是一间巨大的牢房。

  足足一百多名年轻女子,一个个衣衫不整,发披肩,脸色苍白,神情惨淡,她们的双足都被一拇指细的鱼鳞铁铁链锁住,挣脱不得。

  她们出来的身躯上,竟有一些触目惊心的伤痕,有的是鞭子所,有的是木所打,有的还渗出丝丝鲜血。

  这些女子年龄最多不过二十四五岁,最小的竟只有十三四岁,一脸稚气,瞪着惊恐的大眼睛,仿佛被困在笼中担惊受怕的小兽。

  一些女子承受不住,在低低的啜泣,更多的女子都紧咬牙关,默默无语,只是她们的眼神中,透着一丝令人震惊的坚韧。

  随着大门打开,更多的女子抬起头来,看到受伤的左浩,又看到了叶鹰,仿佛大救星降临一般,纷纷高声尖叫。

  “大人,求求你救我们出去,我们是被抓来的。”

  “我是被这个畜生骗来的,说来这里做佣人,一月一粒百草丹,没想到被骗了。”

  “我和爷爷在广场上卖蚕丝,被左浩强行抢来,打跑了爷爷,把我关在这里,威,劝我做他的小妾,我是清白之躯,岂能献身虎狼。”

  “大人救命,禽兽左浩,经常派人这里劝说,如果不听,就是鞭打,许多姐妹忍不住,自尽身亡。”

  “最多的时候,这里有三百多人,可惜,可惜,其中一百多人被左浩引,成了他的小妾,说的好听,其实就是奴隶。”

  “我等良善人家,就是拼得一死,也不会屈从于左浩这个魔鬼的威之下。”

  …

  众女七嘴八舌,悉数数落左浩的罪状。

  “难道光天化之下,强抢女子,伤人害命,就没有人管不成?”叶鹰沉声喝问。

  “管?谁管?城主是他亲哥哥,雷城内只手遮天,又是云梦派一外门弟子是亲戚,谁能管得了他?就是闹市里杀上千百人,也无人敢管。”

  “噗通!”

  左浩倒地,磕头如啄米,嚎叫道“半仙大人,左浩丧心病狂,鬼心窍,害了这些良家女子,只是情况并非全部她们所说,许多女子是甘心情愿跟随我的,做我的小妾也罢,奴隶也罢,吃喝不愁,有玩有乐,还能得到一些百草丹提升功力,何乐不为?

  半仙明鉴,下方我那些夫人和小妾,全都开开心心的,没有半点不适,这些冥顽不灵者,受到些惩罚,也是应该,至于闹市杀千百人,我一向小心,更是没有啊,就算手下缺乏管束,或闹出些人命,也会赔上几粒百草丹。

  半仙若有意,就把这些年轻女子送与半仙如何?她们之中绝大多数,都是真未破,半仙得到她们,定然法力大增。而且小人精通些采补之道,全部赠与半仙。”

  “呜!”

  左浩抬头,看到一个青色的拳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正狠狠的砸来。

  然后就什么也看不到,也听不到了。

  他成了叶鹰拳下的第三堆酱。

  叶鹰怒发冲冠,双眼火,气的浑身颤,这等丧尽天良的禽兽,多活一刻就是无比的罪孽,叶鹰虽洒逍遥,却心存正气,有铁血侠义之心,嫉恶如仇,对于左浩行为,根本无法忍受。

  若是那些女子自愿也就罢了,可若女子不愿,就囚拷打,与畜生何异?比畜生还畜生。

  “呀呀呀呀!”

  那些被铁链锁住的女子,看到左浩被毙,先是一愣,随即齐声欢呼起来。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叶鹰轻轻一挥手,洒出百余道青色罡气,坚固无比的鱼鳞铁铁链齐刷刷被削断,那些被囚女子全部获得自由。

  “走吧,回到你们原来的地方吧。”叶鹰说道。

  “谢谢恩公,恩人。大恩人救命之恩,永难报答啊。”众女子重见天,自然千恩万谢,叶鹰一摆手,这些女子向楼下奔去,一哄而散。

  …

  叶鹰随之下楼,此时左浩的那些夫人,小妾,奴隶,全都聚集在豹子楼一楼大厅,战战兢兢,如坐针毡。

  “畜生左浩,已经被我打没了,你们散了吧。”叶鹰压制住腾腾而上的怒火,冷声喝道。

  “天啊!”“爹啊,娘啊!”“没有了老爷,这可怎么活啊!”这些女子哭爹喊娘的叫嚷了起来,她们心中威风八面,在雷城横行无敌,史诗般的英雄人物,竟然被眼前这个恶魔打没了。

  “看你们的样子,还知道爹娘?都给我闭嘴,谁在嚷嚷,就叫她和左浩一起上路。”

  叶鹰断喝一声。

  那些女子魂飞天外,齐声闭口不言。

  “都给我滚出楼去。”

  叶鹰怒吼,众女子纷纷跑出门外,四散奔逃,恨不得上双翅,早一点离开这尊恶魔。

  叶鹰快步走出门外,一堆黑色粉末的自尘幡内洒出,洒向巍峨高耸,如堡垒一般的豹子楼。

  “滋滋滋滋滋滋!”

  黑色火药一遇风,竟极速燃烧起来,一条条赤红色的火焰,如一条条红色巨蛇肆游走,很快,整座豹子楼,燃起熊熊大火,成为一座火楼。

  “轰轰轰轰!”如怒雷,惊天动地的声响传来,声势极为浩大,方圆数里的大地,都被震动不休。

  雄黄炭火。

  叶鹰自主研发的独门火药,雄黄炭火。

第188章 色诱

  火药,火器的炼制,与炼丹极为相似,需要独特的丹方和丹炉,极乐中记载了不少火器,火药的炼制方法,只是叶鹰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航海,没有原材料,没有上好的丹炉,因此别说火器,就连厉害一点的火药都炼不出来。

  叶鹰是个倔脾气,一旦较真,谁也拦不住,包括他自己,气愤之余,在一个孤岛上,觅得一大块雪花镔铁,打造了一个奇丑无比的丹炉,说是丹炉,比那烧火的大锅也强不了多少。

  制造普通火药或烧制普通丹药,多用硝石,硫磺,木炭,所谓一硝二磺三木炭,茫茫大海,那里去觅得硝石,硫磺?无奈之下,叶鹰越过普通火药炼至阶段,直接玩高难度,用雄黄取代硫磺,用炭取代硝石木炭,经过无数次爆炸试验,才研制成功这独门火药,雄黄炭火。

  还好在混元灵身第二层,防御惊人,换了旁人,早就被炸的尸骨无存了,在不断的炼制火药中,叶鹰也体会到那些炼丹先驱,炼药先驱的艰辛,那是冒着多么大的生命危险,经过多少次试验,才能出一张丹方啊。

  炭为地火烧制的木炭华,极为罕见,用炭炼制火药,自然比寻常木炭造出的火药威力大上百倍。

  只是因为叶鹰炼药手法是个二把刀,马马虎虎,因此造出的雄黄炭火,威力一般,对于炼罡修士有较大威力,数量如果太少,对于真武修士杀伤力不大。

  叶鹰估算了一下,大概五千斤雄黄炭火,才能抵得上一粒不靠法力驱动的子午碧鳞雷。

  这样的火药威力,千八百斤没有什么意义,幸好在一个孤岛上,发现了大量的雄黄和炭,叶鹰如获至宝,发动翠翠和阿三一起炼至火药,一人一妖一龙炼的浑身跟黑炭一样,足足炼了十天十夜,终于烧制出大量的火药。

  独门火药雄黄炭火有个特点,虽然杀伤力不怎么强,胜在声响滔天,动静大,山摇地动的,很是吓人。

  …

  高大宏伟的豹子楼,眨眼间成为一个火楼,熊熊大火剧烈燃烧,烈焰腾飞,红光直冲云霄,仿佛把虚空都要燃尽。

  “多么华丽的火焰!”

  叶鹰望着翻腾的烈焰,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一匹银翅马发疯般从火海中冲出,原来左浩一共三匹银翅马,除去方才去陈员外家的两匹,楼后的马厩中还剩下一匹,此时挣脱了缰绳,拼命冲出。

  “正好归我了”

  真气化出一把大手远远击出,把狂奔受惊的银翅马拉了回来。

  “轰隆隆隆!”豹子楼轰然坍塌,散落成一片火海。

  叶鹰心中愤怒之情,渐渐平息,方要转身离去,忽然看到火海之外的大路边上,一位年轻的女孩,在轻声的啜泣。

  这女孩十六七岁年纪,秀发披肩,一袭白衣,身材婀娜,却十分娇小柔弱,仿佛一阵风都能将她吹倒。

  一张小脸如带雨梨花,清丽,娇,带着几分稚气,楚楚动人,让人一看,就心生怜爱,产生一种要保护她的冲动。

  叶鹰眉头一皱,这女孩正是刚刚从豹子楼七层中解救出来的,为何不离去?虽然豹子楼囚了百余人,可叶鹰灵识何其强大,几乎过目不忘,因此能认出来。

  看到女孩如风中杨柳般的身姿,叶鹰心中大为不忍,走上前去,问道“我已将你救出,为何不速速回家?”

  “恩人大哥哥,我不认识路!”

  女孩泪光点点,娇微微,小心翼翼的说道。

  “噢!”

  叶鹰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才好,他虽功力强悍,可女孩不认识路,有什么办法“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楚楚!”女孩说完扬起小脸。

  叶鹰心中不忍,想了想,问道“你可记得你的家在何处?附近有什么建筑?”

  “噢,我只知道在雷城的最北边,距离城门只有十余里,三天前,我和父亲去外面卖花盆,被左浩看到抢来。可现在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雷城这么大,我根本不认识路,大哥哥,你能不能帮帮我?”

  女孩依旧轻声的哭泣,当真楚楚可怜。

  叶鹰心说楚楚不过是炼气初成,如此柔弱,万一再遇到坏人怎么办?反正我也要离开这里,就送这女孩回家吧。

  当下打定主意,说道“好吧,你既知道家里所在,我就送你回家,你难道不害怕我这个杀人凶手?”

  “大哥哥杀的是坏人,心底善良着呢,楚楚一点也不怕。”说完,楚楚扬起花朵般的小脸,破泣为笑。

  “走!”

  叶鹰把楚楚拉上银翅马,用手一拍烈马的银色鬃,银翅马“啾啾”嘶鸣,双翅翕张,向城北奔去。

  …

  天色微明,二人终于赶到楚楚的家。

  其实不骑银翅马,叶鹰的速度会更快,只是一来担心速度太快吓坏楚楚,二来狂奔需要消耗功力,三来毕竟骑马要舒服一些,所以叶鹰没有施展九宫离合步。

  二人进屋,看到的却是已经悬梁自尽的楚老汉。

  父女相依为命,眼见女儿被抢入豹子楼,却无能为力,楚老汉不过炼气小成,如何抵得住虎狼般的豹子楼侍卫,被暴打一顿后,一时想不开自尽而亡。

  “爹爹!”

  楚楚尖叫一声扑过去,哭的似个泪人。

  叶鹰待楚楚痛哭后,耐心规劝,四方邻居也惊动了,见此情景,无不心痛,当下帮忙,将老汉尸骸入殓。

  哄哄的一天过去,楚楚的眼泪依旧滴滴答答直淌,虽说豹子楼已经被叶鹰焚烧掉,左浩被打死,大仇已经得报,可父亲已死,剩下她一个柔弱无比的女子,如何面对这个冷冷清清的世界?

  叶鹰平里洒不羁,犯起狠来如凶神恶煞,遇到事情却是个热心肠,见楚楚哭泣无助的样子,不由得暗暗心痛,开口说道“楚楚,人死不能复生,凡事要向前看,我这里还有些海上得来的珍珠珊瑚之类的,全部留给你,换些百草丹,足够你用上几年了,银翅马太显眼,不能立刻给你,不过我可以去换一些百草丹送你。”

  “大哥哥,谢谢你,天这么黑,我好害怕,好害怕,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快就走,能不能多陪楚楚几天,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楚楚瘦弱的肩膀一起一伏,刚刚停下的眼泪又了出来。

  “好吧,你不要哭了,我留在这里五天,不过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将来的路还是要你自己走。”叶鹰无奈的说道,让他不管不顾这样一个无助的小女孩,还真做不到。

  “谢谢大哥哥。”

  楚楚忽然双膝跪地,口中呜咽着说“谢谢你,我想认你这个大英雄做哥哥,我现在没有一个亲人了,你是对我最亲的人,你放心,我不会拖累你的,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只想认你,叫你一声哥哥,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哎,这又是何必,反正我是要走的。”叶鹰摇头叹道。

  “哥哥,你答应楚楚,答应楚楚,我只要认你这个亲哥哥。”楚楚泪如雨下,小嘴羞涩的动着。

  “好吧。我就认下你这个小妹妹,不过五天后,还是要走的,走之前,我会为你准备更多的百草丹提升功力,争取让你经过一段时间修炼,突破到炼气中成,这样你自保能力就会强一些。”叶鹰心肠一软,答应下来。

  …

  “哥哥,哥哥,哥哥真好。”

  楚楚破泣为笑,扬起小脸,如一个小孩子般扑过来,兴奋的抱住叶鹰的胳膊,连声欢呼。“别闹了,小妹妹,天色已晚,你累了一天,该早点休息吧。”叶鹰笑了笑。

  “不,不,我害怕,怕黑,哥哥给我讲故事。”楚楚摇着叶鹰的手,可怜兮兮的哀求。

  “好吧,就一会儿,女孩子睡觉太晚,很不好的。”

  叶鹰无可奈何,只好把自己闯妖兽海,大闹千龙岛的事情,简单讲了一遍,听的楚楚眼睛瞪大大的,无限神往。

  “那千龙岛上的巨龙好可怜,敖横当龙王的时候,拼命讨好敖横,敖洪当龙王时,拼命讨好敖洪,你将敖洪杀死,又拼命的讨好你,如同木偶一样,它们的实力太弱了,一点自主的能力都没有,没有实力,只能任人宰割。”

  楚楚听完,幽幽的说道。

  叶鹰默然,楚楚说的有道理,那些巨龙,的确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

  “啊!”楚楚伸了伸懒,打了个哈欠,娇柔的身材一览无余“哥哥,我困了。”

  “你睡吧,我去那边屋里运功,不用担心,有我在此,没有人能伤害你。”叶鹰说完,来到了另一个房间调息。

  调息了一会儿,叶鹰也觉的有些疲惫,好久没有痛快的睡上一觉了,看了看四周,还算整洁,吹了一口气,将房屋内所有灰尘全部吹出窗外,屋内焕然一新,叶鹰倒头便睡。

  睡的正酣,忽然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极为细微,叶鹰悄然睁眼,呆呆的愣在上。

  …

  月光皎洁,清澈,屋内仿佛泛起了一层白霜,屋外几树梅花在月光的掩映下,稀稀疏疏的投下斑驳的影子。

  楚楚披着浅白色的睡袍,孤单单的站在窗前,静静的凝视着窗外,凝视着月光,仿佛一只被月所吸引的白狐。

  她静静的矗立,轻柔的呼吸,在月光中投下的阴影也分外柔弱,随着她呼吸的节奏,一起一伏的微微颤抖。

  “难道她在梦游?”

  叶鹰心里一惊,梦游的人被惊醒,很容易被吓到,对心神极为不好。

  楚楚的眼神清澈,如一汪泉水,她的嘴微微抖动,然后轻轻抬起双手,开始慢慢解开睡袍的纽扣。

  她的双手,洁白而柔腻!

  一个,两个,三个…

  当九个纽扣全部解开,楚楚象昆虫蜕皮一样把睡袍从香肩一滑褪下。

  她的身体,沐浴在柔和的月光中,仿佛初生的婴儿般细腻,仿佛初生的婴儿般娇,仿佛初生的婴儿般让人无限怜爱。

  柔弱的身体微微颤动,月光下格外清晰,身躯投下来的阴影,恰似吹皱的一池水般漾。

  没想到,她那柔柳扶风般的娇躯,竟然是这样的完美。

  叶鹰喉咙干,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女孩的身体,是这样的美妙,这样的圣洁,仿佛一尊无暇美玉。

  楚楚忽然轻轻的走来,不带着一丝的声响,走到叶鹰的前,悄悄的上来,钻入叶鹰的怀中。

  她柔弱,赤的娇躯,竟如火焰一般炙热,炙热的让人为之疯狂,为之,为之神魂颠倒。

  “大英雄,大哥哥,楚楚喜欢你,第一眼就喜欢你,愿意为你做牛做马。”楚楚的两只玉臂攀了上来,两只嘴战栗着,发出梦呓般的呻

第190章 楚楚

  透着少女的羞涩,却又含成女体的妩媚,桃腮羞红,秀目似睁似闭,娇美柔滑的玉体如蛇一般绕上来,一声声销魂蚀骨,短促又青涩的息声自樱桃小口不断传出。

  柔弱,青春,娇媚,野,成,丰,种种完全不一样的风韵完美的结合在一起,释放出最原始,最纯粹,最彻底,最难以抗拒的惑。

  叶鹰不是佛,也不是柳下惠。

  他的呼吸已经急促,一股燥热仿佛从骨子里出,开始往四肢百骸燃烧,燃烧了每一筋脉,他的血,已经沸腾。

  楚楚身躯颤抖的更加剧烈,象牙般的玉体似抹上了层层红霞,泛起点点红晕,香汗如雨,叫声如泣如诉。青丝如瀑,凌乱的披散在前,星眸离,粉瓣微微张开,出无尽的渴求。

  纵然叶鹰定力高深,也难以抵御这样的惑。

  “阿弥陀佛!”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佛号,不由自主的从口中发出,叶鹰本已近乎眩晕的灵识出一道金光,眨眼间清醒了许多。

  叶鹰心道好险好险,差点铸成大错,佛门功法,真是玄妙无比。

  “空即是即是空,空即是即是空。”

  叶鹰开始念经,宝相庄严,神光内敛,一脸平和,宛如一个得道高僧,任楚楚如何挑拨,丝毫不为之所动。

  “空即是即是空,空即是即是空。”

  不断的念经声中,楚楚停止了纠,似乎恢复了神智,惊叫着跑回自己屋去。

  叶鹰出了一身冷汗,心道,这小妹妹楚楚,梦游症很严重啊。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楚楚主动过来打招呼,仿佛昨晚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

  叶鹰也不提起,打个招呼后出去寻觅商店,变卖海中得来的珠贝,珊瑚,翡翠之类,换百草丹。

  转了好几个大的商行,宝石都变卖出去了,只是银翅马无人敢买,因为整个雷城,也没有多少银翅马,能有的都有一些来头,这些商行都不傻,不会惹祸上身。

  叶鹰也不急,一连四天,逛了附近百里内大部分商行,所剩的珠宝之类全部变卖完,一共换的整整一千粒百草丹,这还是在叶鹰着急出手,没有讨价还价的基础上。

  第五天一早,叶鹰把一千粒百草丹交给楚楚,轻声说道“银翅马太贵重,你收了反倒容易引来祸事,这些丹药,你留一些维持日常生活之用,其余的用来提升功力,足够你提升到炼气中成,到时候,你自保能力就会强一些了,以后万事小心,哥哥要走了。”

  “哥哥,楚楚舍不得你,舍不得你。”

  楚楚哭着扑到叶鹰怀里,颤声说“你能不能为了楚楚留下来,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真的,走什么都可以。”

  “楚楚,不要这样,将来的路,还要靠你自己坚强的走下去。”叶鹰轻轻推开楚楚柔软的娇躯。

  “叶鹰哥哥,你救了楚楚,楚楚的身子就是你的,我愿意为哥哥献出一切。”

  楚楚说完,竟把紧身的衣裙全部撕裂,鲜的身体如剥了皮的鸡蛋,一览无余。

  阳光从窗外进来,她柔而又紧绷的玉体上,透出一层金色的光辉,仿佛阳光下用象牙雕琢出最完美的艺术品。

  一股淡淡的幽香,弥散在整个房间,令人沉醉。

  …

  “楚楚!”

  叶鹰心跳加速,少女充的娇躯的的确确拥有无穷魅力,叶鹰知道如果自己答应,楚楚定然不会拒绝,可一旦按捺不住,事成之后,必然会多一份牵挂,自己身负重任,要冲举飞升,绝对不会留在小小的雷城,而闯天涯,血雨腥风,带一个楚楚在身边,不仅会有诸多不便,而且几乎可以断定大道难成。

  况且,对楚楚只是兄妹般的怜爱疼惜,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万不可一时冲动,铸成大错。

  “楚楚,好妹妹,你快把衣服穿上,我对你,是兄妹之间的感情。”叶鹰深呼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哥哥,你不要怪我,你不要怪我,为什么你不肯留下?为什么四天前,你不肯和我相好,你的心,难道是铁打钢铸的么?”

  楚楚的眼里含着泪水,神情有些异样。

  “你在说什么?难道那天晚上你是故意的?你?你究竟在房里做了什么。”

  叶鹰猛然觉得头晕眼花,浑身酸软无力,一提功力,大惊失,所有玄功功力,均如被融化了一般,根本运转不起来。

  识海天宫一片模糊,法力同样无法驱动。

  “毒!”

  模糊中,叶鹰意识到,已经中了毒,而且是剧毒。

  “哥哥,不要怪我,你已经中了十虫软筋散,筋骨酥软,功力不能运转,为了怕你发觉,我特意抹在了身上。”

  叶鹰脑袋“嗡“的一声,十虫软筋散他曾在《尘荒志异》中看过,在尘荒天地间七十二种奇毒中,排名第五十七位,是由赤青蛇,黑头蜈蚣,夺命蝎,白斑壁虎,地龙蚯蚓,红蟾蜍,绿肤蛙,人头蜂,蜘蛛,尸香蚁,十种毒虫在一起相互撕咬十,再以大力研磨成粉,十种毒物原本的剧毒相互抵消,却产生了一种奇异而又恐怖的毒,让人十内筋骨酥软,无法运功,神志不清,进而任人宰割,道基期以下,均难以幸免。

  “你,你!为什么?”

  叶鹰话没说完,就昏倒在地。

  “哥哥,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做。”楚楚眼里出一滴清泪,轻轻的闭上眼睛。

  …

  清晨,

  雷城大牢,最大的一间牢房,各种刑具一应俱全,牢房地面的正中央,躺着一位少年修士,通身赤条条的,头发有些凌乱。

  四个炼罡中成的牢头头大汗,口中喋喋不休“真是活见鬼,这么多年,在我手下横死的人不计其数,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结实的,鬼头钢刀砍都砍不动,究竟是不是人类修士?”

  “别说刀砍,方才扔进火堆里烧了半天,又用大锅加水一顿煮,就是真武,道基修士也被烧糊了,煮烂了,可这怪修士,一点事没有,皮肤连一点伤痕都看不到,反而白里透红,更加细腻光滑,就连修罗恶鬼也没有这么变态吧。”

  “十虫软筋散的效力可是十天,这才第一天,剩下来的九天内,我就不信想不出办法整死他,大牢内五十大酷刑可不是吃素的。”

  “对,对,对,咱们有的是时间,就算他浑身是铁,能打几颗钉?一点点磨,一点点砸,一点点锯,也要把他末,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四个牢头一起大笑起来。

  中间躺着的那位少年修士,正是被十虫软筋散毒倒的叶鹰。

  本来以叶鹰体质,混元灵身第二层,几乎是百毒不侵,寻常毒药,就是当糖水咕咚咕咚喝下,也会安然无恙,可十虫软筋散位列尘洲奇毒榜第五十七位,毒更在蜮蓝毒砂之上,道基期修士都难以幸免,所以叶鹰体质虽强,却不能抵御此毒。

  叶鹰很快被送至雷城大牢,城主下令,立即处死以绝后患,四位牢头自然不肯怠慢,当即处斩。

  一连砍卷了十把大刀,震得牢头手臂酸麻,火星四溅,而中毒昏的叶鹰,却丝毫不觉,仿佛正在酣睡。

  牢头气急败坏,用铁刺,用利斧劈,用铁链勒…

  种种办法用尽,叶鹰毫发无损。

  最后四人一合计,寻觅一大堆木柴,燃起熊熊大火,将叶鹰扔进火堆中,烧了大半夜,叶鹰依然安然无恙,又扔进大锅中煮了半夜,改变的只有叶鹰皮肤,如同泡过温泉一般,更有洁净紧致,充了白里透红的光泽。

  …

  “好舒服啊!”叶鹰感到浑身如同按摩,的十分舒,睁眼一看,吓了一跳。

  两名牢头弯着,吃的劲都使出来,额头上青筋暴起,脸涨得通红,正在齐心协力用一把锋利无比的云纹钢钢锯“滋滋滋滋”的锯自己的腿。

  云纹钢是一种珍贵的金属,锋利无比,更在雪花镔铁之上,用来打造兵刃最好不过,由炼罡修士贯注真气施展出,真武期修士的身,一划而破。当然,真武修士有罡风护体,自当别论。

  方才叶鹰,别说罡风护体,就连任何功力道术都不能用出,处于昏状态,纯粹凭借身的力量,就能抵御云纹钢锯,简直令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就是九大门派中,潜心修炼的各大真武弟子,也绝无如此变态的体。

  叶鹰目光一扫,又吓了一跳。

  旁边两个体型彪悍的牢头,汗浃背,各自挥舞一柄八百斤重的大铁锤,抡圆了猛砸自己的前

  “砰砰砰砰砰!”猛烈的撞击着不断传来。
( ← ) 上一卷  天侣仙缘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天侣仙缘》是一本完本仙侠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仙侠小说,请关注707彩票的“完结仙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天侣仙缘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tycgl.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