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彩票

天侣仙缘_第16卷_707彩票
    
707彩票
 707彩票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天侣仙缘第16卷 作者:上官小衣 时间: 2019-4-10 11:10:00

第46章 圆月弯刀 墨攻墨守

  圆月,

  弯弯的霜草草刀,

  颤动不已的长生铁树,

  四处窜的青黑色真气,

  疯狂运转的六丝劲,

  混元万化功,刚刚领悟的曲直之变,那略带弧线的真气,

  小无相菩提功,惊涛骇般波动的灵识,

  叶鹰目视圆月,身体如坠冰窟,思维也渐渐模糊,渐渐变得凌乱。

  …

  “嗤!”

  一道弯弯的刀光闪过,

  弯弯的,仿佛是初恋少女的眉,

  弯弯的,仿佛是盘旋秀丽的水,仿佛是蜿蜒迤逦的远山,

  但更像的,是那一轮圆月,

  弯弯的刀光清冷,孤寒,美丽,神秘,

  让你无法抗拒,如月光般无法抗拒,

  天上只有一轮圆月,

  地上只有这一抹刀光,

  天地间,此刻,只剩下圆月,刀光!

  圆月弯刀!

  刀光,透着几分寂寞,几分孤傲,几分霸气,几分超脱逍遥,几分不可一世。

  直劈数十米外一块秃秃的山崖,无声无息没入崖内。

  刀光呈青黑色,由体内的淡青色真气和长生铁树产生的黑色气流汇聚而成。

  在即将满月疯癫之际,叶鹰醍醐灌顶,以圆月为引,小无相菩提功为神,青黑色真气为质,六丝劲为桥,混元万化功曲直之变为机,悟出这神奇的一式——圆月弯刀。

  圆月弯刀!

  这一式,已隐隐突破“武”的局限,有了真正玄功的雏形。

  这一式,叶鹰仅仅是炼气小成。

  没有人会想到,后,叶鹰驰骋尘荒,纵横四海,令百族震颤的十种武器第一种——圆月弯刀,仅仅是叶鹰炼气小成境界,面对满月,即将入魔时,自创而出!

  修士所炼的每一招,每一式,无不经过多少代高手的积淀,能创出一招半式,已经是天资绝顶,悟性极高,同时还要经过许多实战的积累,不断去,去伪存真,一点点改良,才能形成真正的招式。

  若能创出一套修炼功法,那定然是惊为天人,一派宗师,冲举飞升,亦非难事。

  而叶鹰,不过是炼气小成,就可自创招式,如果传到中修尘洲,恐怕就是说破天,也没有人会相信。

  奇迹再次发生!

  …

  “啸!”

  叶鹰仰起头,纵声长啸,声振林越,响遏行云,百鸟惊飞,群兽奔逃。

  目光清澈,已彻底从癫狂状态中走出。

  体内长生铁树停止了颤动,古怪的黑色气流也不再产生。

  “刷!”

  又一记圆月弯刀。

  一棵碗口的翠竹发出一声轻响。

  屹立不倒!

  一阵混着泥土气息的清风吹过,翠竹应声倒下,被劈成极为均匀的两半,切口光滑如镜。

  这一次,真气回到了平里的淡青色。

  “哎!威力差远了。”

  叶鹰稍稍有些失落,这一刀虽然威力不弱,与方才青黑色真气发出的那一刀比,却是天上地下,不可同而语。

  只是天知道,那个莫名其妙的长生铁树什么时候会颤动?

  不过很快叶鹰又变得狂喜,这圆月弯刀目前威力不大,将来能如何也未可知,可毕竟是自创的招式。

  虽说与六丝劲,小无相菩提功,混元万化功都有关,可这真气如刀的法门,绝对是原创。

  自创,多少婴儿,神期的修士,也都是老老实实的修炼,修炼,并未自创,自己区区炼己小成,就能自创招式,足可惊世骇俗。

  “如果师父知道了,不知道该怎么样的夸奖呢?”叶鹰心里美滋滋的,越想越得意。

  …

  “嗤!”“嗤!”

  “嗤!”“嗤!”

  “嗤!”“嗤!”

  叶鹰双手一挥,连连出弯弯如刀的淡青色真气。

  “轰隆隆!”远处秃秃的山崖,忽然塌落,大片大片的土石如雪崩般滚滚飞落,烟尘四起,怪石横飞,隆隆巨响传来,如闷雷声声。

  叶鹰心说,不会儿方才发出的第一记圆月弯刀,把这山崖劈落了吧,这,这也太夸张了,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啊!

  隆隆声止住,土石停止泻落,其实并没有塌方多少,只是山石从高处滚滚落下,气势上十分吓人而已。

  不过塌方,的确是由那记青黑色的圆月弯刀所引发。

  借着月光的掩映,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大山呈现月之中,中黑雾缭绕,不可透视。

  “不会吧,这混元无极岛究竟是什么地方,有这么多府?”

  叶鹰目瞪口呆,喃喃自语。

  一晃身形,施展九宫离合步,身形如一只大雁,几个起落,来到对面山崖的石门外。

  厚厚的石门已被那记圆月弯刀劈碎,里面黑雾森森,诡异莫测,站在口,根本看不清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管它什么,进去看看便是。”

  叶鹰打定主意,迈开大步,走入中。

  穿过重重黑雾,眼前一片光明,数块拳头大小的白色晶石悬在顶,让里面光线如白昼一般。

  并不大,叶鹰环视一周,四壁空空如也,唯正前方有一漆黑发亮的石桌,石桌上平平整整,放着一本同样漆黑发亮的经书。

  “不是吧,难道又是一本修炼的绝学?这混元无极岛该改名了,改成藏经岛得了。”

  叶鹰眨眨眼睛,大步流星走上前去,只见经书的封面上,写着四个大字——《无墨剑经》。

  “无墨剑经?果然是一本修炼之书。”

  叶鹰大为兴奋,迫不及待的打开观看。

  …

  “一剑破万法,墨剑破万剑。

  无墨剑法,修的圆,万剑拱服,三界众生,漫天仙佛,如土瓦犬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鹰小脸涨得通红,仰天狂笑不止,

  “哈哈哈哈,真是强中只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不对,应该是,吹中自有吹中手,一吹更比一吹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吹外有吹!

  还记得一步登天的九宫离合步吗?

  还记得改天换地,掌握造化之能的混元万化经吗?

  还记得法力无边,化身千万的小无相菩提经吗?

  现在,又多了一个,视漫天仙佛如草芥,如土捏成的,瓦片堆成的狗,这样的一本无墨剑经!

  过了好长一会儿,方才忍住狂笑,接着看下去。

  “剑,为凶兵,杀伐无度,非观赏亵玩之器,剑法唯攻守二字。

  无墨剑法,分墨攻,墨守两部,每部皆有九式,玄妙无极,非绝佳器者不可修之。

  得墨攻九剑者,无物不破。

  得墨守九剑者,无物可破。”

  “切,真是自相矛盾,要是以墨攻九剑,打墨守九剑,结果会如何?”叶鹰脸不屑。

  “墨攻墨守九剑,一招一式,并无后招,没有套路,每出一式,必尽全力。

  生死存亡,一招立判!”

  叶鹰收敛起不屑之,剑道,最重一往无前的气势,若畏首畏尾,瞻前顾后,拖泥带水,一定难以练就最上乘的剑法,对战也是如此。

  此墨剑剑经与沙拳法恰恰相反,沙拳讲究一招一式相连,绵绵不绝,生生不息,层出不穷,故能长久。

  而此剑法的要义是一招,就是一招,没有隐藏的后手,毕其功于一役,一剑定输赢,这样的剑法定然能集中用剑者全部的精力,不会分心,从而收到奇效。

  下面附着的是修炼剑法的基本功,叶鹰虽出自金霞派,金霞派本身是修剑仙的,但在炼罡境界之前,除非有削铁如泥的宝剑,否则剑法发挥的威力与赤手空拳相差无几,因此叶鹰一直以来,都没有专门修炼剑法。

  剑经上记载的基本剑法都是没有眼花缭的花架子,而是大开大合,直来直去,快劈快削,干净利落,简单实用。

  主要包括以下几种剑法:

  刺剑,劈剑,挂剑,剑,云剑,架剑,点剑,崩剑,截剑,抱剑,

  穿剑。

  这几种剑法纯后,方可修炼墨守九剑和墨攻九剑。

  “妙极,妙极!”

  叶鹰喜出望外,将《无墨剑经》揣入怀中,美滋滋的走出外。

  红初升,霞光渺渺,山风徐徐,山雀娇啼,声声入耳,草木清香,沁人心脾,青青翠竹上,滴滴晨如珍珠般滚动。

  又是新的一天!

第47章 色不迷人人自迷

  修行无月,寒暑不知年!

  光荏苒,一晃儿又过去了一年多。

  叶鹰呆呆的坐在一块大黄石上,望着身前身后的郁郁黄花,思绪万千。

  不知不觉的,来混元无极岛两年,自己已经十五岁。

  六丝劲,纯了许多,体内真气圆转畅,毫无凝滞。

  沙拳和飞沙拳,业已熟练,且相互配合,错落有致,举手投足,拳风霍霍,开碑裂石,易如反掌。

  九宫离合步,前八幅练功图已经烂于心,形神皆妙,翻山越岭,如履平地,步法飘忽,若聚若离,神秘莫测。

  混元万化功,形化卷中的曲直之变业已领悟良多,随手就是一记圆月弯刀,威力惊人。

  小无相菩提功,第一层已经完全巩固,灵识百米开外,异常稳定。

  无墨剑法,基本功早已修成,墨守九剑已修得前三剑,虽未得其神,却已得其形,只不过墨攻九剑,繁杂异常,叶鹰只学的墨攻九剑中前三剑的架子,真正威力却一点也无法发出。

  那个从众生中得到的菩提环,混元十巫看过后交给叶鹰,告之,后自有大用,却没说到底有什么用。

  那本玉碣天书,混元十巫吃的力气都用上了,也没打开,悻悻的归还给叶鹰。

  这些,就是叶鹰苦修两年的全部。

  诸多功法,皆有所获,按理说叶鹰应该心满意足了,可是,他此刻,心中正烦躁不安,郁闷不已。

  两年,他仍然是炼气小成!

  十五岁,修炼了整整七年,一个玄门正宗的传人,修的诸般神奇功法,还有十位堪称千年老妖的名师指点,这等福缘,如果让其他修士知道了,只怕会羡慕致死。

  可惜,他仍然只是炼气小成!

  对于其他修士来说,十五岁,炼气小成,已经可以代过去,可是叶鹰,炼气小成远远不够。

  父辈仍在黄泉路上受苦受难,说不定何时就会被水鬼拖入忘川河,夜被铜蛇铁狗撕咬,永远无法超生轮回,那是怎样的磨难啊!

  他需要快速,不惜一切代价的冲举飞升,夺得仙兵利器,强渡忘川河,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他曾苦求十位师父帮忙,可混元十巫受到古怪的制,无法出岛,而且告之叶鹰,即使能够出岛,以他们的实力,攻打鬼门关,强渡忘川河,就是个死!

  …

  前些日子,他询问过混元十巫,为什么修炼的境界提升的如此之慢?仍然只是炼气小成?十巫告诉他,修仙之路遥遥无期,不是着急就能实现的,时机到了,自然如水到渠成,在此岛上,潜心修炼,以他的资质,五百年内,有可能修到婴儿,甚至神的境界,如果大彻大悟,修成冲举飞升,成为神仙也不是没有希望。

  当然,仅仅是有一线希望,修真之路,会遇到千难万险,一帆风顺修到婴儿境界的,数遍尘荒也挑不出几个。

  叶鹰当时脑袋大了数圈,茫然无措,五百年?骨头都不一定在不在,如何去闯鬼门关?

  十巫告诉他,这岛上处处皆好,唯有一点,天地灵气稀薄。

  修士到炼气期,除了自身靠玄功炼气外,还可以服气,也就是服天地灵气入体,炼化为真气,两者相结合,修炼速度自会加快,此岛灵气稀薄,服气法几乎无用,单靠玄功和静功产生真气,修炼速度不快,也是意料之中。

  叶鹰这几天思前想后,心神不宁。

  哪里天地灵气氤氲醇厚?

  中修尘洲!

  中修尘洲,位于尘荒世界之中,高山大川,沙漠大泽,峡谷丛林,无所不有,则是修士最好的修炼之所!

  去尘洲?

  此去尘洲,不知几万万里,千山万水,亿万妖兽,如何到达?定然是万死一生!

  此前乘着壳船飘洋过海,可那片海域相对平静,妖兽基本上很少,偶尔蹦出一个,还是凝晶期的,就是那样,还有十多次情况,死里逃生。

  如果真去尘洲,遇到炼晶期,化晶期的呢?

  遇到凝丹期的妖兽呢?一万个自己也不够它打啊。

  刚出界时,立下目标去尘洲,那时是无处可去,没有办法,可如今在无极岛上潜心修炼,还有名师教授,得了许多玄妙功法,多好的修炼机会,难道就这样放弃不成?

  如果一直在这无极岛,难不成真要等上五百年,五百年后,父辈魂都没了,修成神仙又有何用?

  选择!

  二选一的选择。

  面对选择,总是异常艰难!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这尘洲,我去定了!”

  叶鹰面容变的轻松,淡淡一笑,心中已有了决定。

  …

  “叶鹰,呆在混元无极岛,性命无忧,修行无碍,有我等相助,修真之路可少去诸多麻烦,你一意孤行,想去尘洲,可知道山高水长,妖兽横行,性命难保,叶鹰,再问你一句,可考虑清楚?”

  老大巫梭面沉似水,沉声问道。

  “大师父,我心意已决,万无更改之理,多谢众位师父两年来的栽培之恩,叶鹰无以为报,倍觉羞愧,不过父辈已成孤魂野鬼,叶鹰不能坐视不理,避世清修,还望师父允许我离岛西航。”

  叶鹰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眼神充了坚毅之,犹如山上风伫立的顽石。

  “你何持而往?”

  老二巫锦笑眯眯的问道。

  “一独木舟,一简单行囊足矣。”

  叶鹰淡然答道。

  “哼,说的轻巧,如遇飓风,海啸,海窍,如何应对?”老三巫折厉声发问。

  “以力搏之,拒之,斗之!”

  叶鹰面不改,坦然回答。

  “此去尘洲,应过东兽申州附近海域,那片妖兽海,千万妖兽横行无忌,如遇凶悍妖兽,如何应对?”

  老四巫飞面上没有太多表情。

  “殊死拼斗,杀之,斗不过,则溜之大吉。”

  叶鹰对答如

  “独木舟,如被打碎,如何应对?”老五巫树接着发问。

  “这个。”

  叶鹰的确有些发愁,海中妖兽众多,纵然是铁船,也可能被咬碎,必须尽快找到壳,蟹壳,漂流的木头之类,否则撑不了几天。

  “这个视情况而定,各位师父不必过于担心,叶鹰自觉一路行来,还算命大,没那么容易就死,如果真的被妖兽噬,或沉入海中,那也没办法。”

  …

  “哎!咱们这个徒弟,实在是太倔强,一旦做了决定,九头长象也拉不回来。”

  老六巫兰叹了一口气,脆声说道。

  “众生愚昧,贪嗔痴三毒,这一个痴字,可真了得!”老七巫鸾面有悲戚之,语气充了忧伤。

  “如果真能到达尘洲,那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在那滚滚红尘中,历练,比之清修,要强上许多。”老八巫香接口说道。

  “红尘炼心,确实是一件好事,只是璀璨俗世,古往今来,有几人能从中解?大多都会沉其中,失本。”

  老九巫枝若有所悟,秋波转。

  “酒不醉人人自醉,

  人人自!”

  老十巫歌忽的蹦出这一句,让叶鹰有些摸不到头脑。

  “是,弟子谨记各位师父教诲,他修炼有成,必将来无极岛看望各位师父!”

  叶鹰想起师父的种种教诲,往日情形历历在目,不由得泪青衫,伤感无限。

第48章 风雷葫,花月宝鉴,鸳鸯针

  “你不必伤感,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方才你的回答,为师并不满意,须知你此行的目的是到尘洲,而不是打妖兽,与风搏斗,所以,你遇到意外情况发生,第一选择,就是避,也就是跑。”

  巫梭一脸严肃,语气冰冷。

  “跑?”

  叶鹰重复了一遍。

  “不错,自然力量何其可怖,非人力能拼斗,海中妖兽层出不穷,有的喜欢群居,你就算功力暴增,一只只杀,一只只斗,那里杀的过来?所以你第一反应,就是跑。”

  巫锦同样板起脸,郑重的吩咐。

  “是,弟子谨记在心。”

  叶鹰毕恭毕敬的回答。

  “你所修炼的九宫离合步,玄妙莫测,是逃命的绝佳方法,你苦修两年,前八个练功图已经熟悉,遇到一般情况,当可应付。”

  巫折淡然说道。

  “西航时,须每练功不缀,境界每提升一分,你活命的机会就会增加一分。”

  巫飞接着提醒叶鹰。

  “你所修六丝劲为玄门正宗功法,用来斗自是最佳,不过遇到妖兽,必须先行闪避,不可一味斗。”

  巫树眨了眨眼睛,接口说道。

  “混元万化功,你能悟出曲直之变,已属不易,形化卷发出真气诡异多变,更多是干扰,影响对方,你能自创圆月弯刀,天赋惊人,只是此等招式,应该慎用,只有慎用,才能起到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的效果。”

  巫兰声音如新莺出谷,极为动听。

  “是,弟子聆听师父教诲。”

  “小无相菩提功为玄妙法门,对提升功有绝佳效果,功修炼,重在领悟,你须尽心穷理,悉心体悟,不可荒废。”

  巫鸾一甩秀发,幽香阵阵。

  “无墨剑法极为高妙,西行路上,应多加领悟,墨守三剑,更需勤加修炼,因为此去尘洲,重守轻攻,你可明白?”

  巫香眼波动,顾盼神飞。

  “弟子明白,谢师父教诲!”

  “修炼之路漫漫,不会一帆风顺,不能一蹴而就,须大恒心,大毅力,大智慧,顿渐结合,悉心体悟,望你终修行不缀,成就金丹大道。”

  巫枝虽然在娇滴滴的笑,眼色却很凝重。

  “此去尘洲,人心险恶无常,你本纯真,率而为,后入尘洲,定会遇到苦头,切记凡是须多几分考虑,不可一味鲁莽而行。”

  巫歌的眼中多了几分担忧之

  “多谢诸位师父教诲!师父所言,弟子都牢记在心!”

  叶鹰忍住泪水,大声回答。

  …

  “你在混元岛两年,也应知道此岛有不少上古仙真遗留之物,呵呵,混元十巫别的不成,宝物倒是搜罗了不少,你我师徒二年,情分非浅,我混元十巫怎能让你空手离去,白白送死呢?”

  巫梭笑逐颜开,朗声说道。

  “谢师父大恩!”

  叶鹰心花怒放,的确,这混元无极岛十分古怪,留存许多上古仙真遗迹,除了众生和无墨剑经那两个外,叶鹰还发现过几个古,只是除了发现一些稀奇古怪的瓶瓶罐罐外,并无太大收获。

  十位师父在此岛已久,宝贝定然搜刮了不少,这下可发达了。

  “刷!”

  一个白葫芦忽的出现在巫梭掌中,葫芦如冰雪般清澈莹白,发出莹莹宝光,极为柔和清

  “呼!”葫芦手而出,悬在空中,以眼可见的的速度大,不多时,已经长到一人多高,在空中摇摇摆摆,煞是好玩。

  “飕飕!”

  雪白葫芦已长到普通房屋大小,横在空中,忽然间,葫芦嘴出一股白气,被白气之力反冲,葫芦开始在空中快速飘飞起来。

  巫梭目视白葫芦,口中念念有词。

  白气越越多,葫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绕了几个大圈后乖乖的落地,眨眼间恢复普通大小,再次回到巫梭掌中。

  “叶鹰,此宝名为雪玉风雷葫,为一位上古仙真所留,为师赠与你,西行之路,不必什么独木船,乘此葫芦,任何妖兽也咬不破它。”

  “谢师父赐宝!”

  叶鹰双膝跪地,声音难掩兴奋之情。有此葫芦,那还需什么独木船?甲骨船?再说,靠甲骨船,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到达尘洲,这下可解决了大问题!

  “你不必兴奋太早,以你的灵力,驾驭此葫芦,比你那甲骨船快不了多少。”

  巫梭头浇了一盆冷水后,将雪玉风雷葫递与叶鹰。

  …

  “唰!”

  老二巫锦袍袖一甩,叶鹰掌中多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古镜。

  叶鹰定睛瞧看,古镜为铜质,呈八角形状,很是古朴,两面皆可照人。

  面为赤铜,边缘雕刻花好月圆之相,面为乌铜,边缘雕刻月缺花残之相,除此外,还有许多鱼虫魑魅龙蛇之类,铜镜一角刻着古钟鼎文——花月宝鉴!

  “你尝试将灵力输入镜中。”

  巫锦淡然吩咐。

  灵力也就是法力,由体内真气通过玄功转化而成,炼气期之后的修士皆有,只是道基前法力低微,于攻击作用不大,不过输些灵力入古镜中,对叶鹰来说并不难做到。

  “刷!”

  一道清光从镜面发出,顷刻间寒光闪闪,冷气人,叶鹰举起这花月宝鉴一照,不住惊呼出声。

  那清冷镜光发散开来,居然能照透地面很深,冷清清的光芒照耀之处,不论沙石泥土,全都毫无阻隔,犹如皓月照水一般。

  深藏于泥土中的蚯蚓,穿山甲,蟋蟀等虫豸,还有不少蛇蟒,野鼠,蟾蜍之类,或动,或爬行,纤毫毕现,好似清水潭中的游鱼一般,在地下来往穿梭,忙忙碌碌,好不热闹。

  叶鹰大喜过望,举宝镜四处照,那些参天大树茎仿佛如悬空一般,层层须,一一一分明。

  便是地下暗河,漩涡,溶,也是清清楚楚,一望而知。

  “不必玩闹,此宝镜名为花月宝鉴,内含月魄花,玄妙无比,西航之路,迢迢遥遥,希望此镜能助你一臂之力。”

  巫锦沉声说道。

  “是!”叶鹰口中回答,心里却乐开了花,寻思这些师父搜刮的宝物还真不少,一人给我一件,那就是十件,这么看来,去尘洲也未必有多艰难啊。

  …

  “这九飞针威力极大,我已珍藏多年,此时赠与你,要好好保管。”

  巫折将九碧绿色的飞针递与叶鹰。

  叶鹰手中已经拿不下,只好将风雷葫,花月宝鉴放在草地上,接过飞针。

  飞针并不细小,相反,比之寻常绣花针要长上三倍,上三圈,每一皆成碧绿色,异常醒目,凝神观看,便会发现碧绿色的飞针上,隐隐的有血光透出,端的十分诡异。

  从针上透出的强大能量波动看,这定然是威力卓绝之宝物。

  叶鹰自然更加狂喜,只是目视此针,便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幽怨之情,从针中透发出来,这让叶鹰感到很不舒服,忙把目光移向别处。

  “碧血鸳鸯针一出,非饮血不回,刺不到敌方,便会反刺自身,灵力不足,切记不可妄用,以你的灵力,只有到了炼罡中成境界,才能发动其中一而不被反噬。

  西航路上,以逃避为主,灵力不足时妄用此针,无异于自寻死路,切记,切记,若到尘洲,境界提升,死生存亡之际,此针或能保你几次性命。”

  巫折语气十分严厉。

  “是,炼罡中成前,弟子不会妄用。”

  叶鹰心说,什么碧血鸳鸯针啊,真是肋。如果对方比你厉害,你发针刺他,他跑了,这针就会刺自己,也就是说必须有足够把握刺到对方时才能发针,可自己足够把握时,还发什么针啊,一刀把他脑袋剁下来不就成了么?

  “哎!

  一掷梭心一缕丝,

  连连织就九张机,

  苦恨春风无归处,

  碧血化做鸳鸯针!

  这碧血鸳鸯针,伤人伤己,还是能少用就少用吧。”

  巫折忽的幽幽一叹,无限惆怅。

  “弟子知道了,谢师父赐针。”

  叶鹰见巫折如此,不知为何,心中竟也隐隐泛起些许伤感之情。
( ← ) 上一卷  天侣仙缘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天侣仙缘》是一本完本仙侠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仙侠小说,请关注707彩票的“完结仙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天侣仙缘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tycgl.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