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彩票

狙击王_第50卷_707彩票
707彩票
707彩票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狙击王第50卷 作者:狂笑 时间: 2013-5-29 7:47:00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亚特兰蒂斯史

  第一百九十六章亚特兰蒂斯史

  疲惫的坐在了平台上,双脚穿过了护栏,悬挂在空气之中。斜靠在背后的护栏,安妮才发现,原来坐下也会这样的舒服?

  看了下腕上的手表,都过去了十多个小时,自己站立的功夫都可以和加班的售货小姐比了…

  突然一个人的影子闯进了自己的脑海,人只要静止下来,许多遗忘的东西都会清晰起来。

  安妮脑中清晰的便是聂云的样子。

  迅速的站起,按动了返回的触屏,平台恢复了从前的急速,侧闪出书架,向着门口的方向冲去。风吹了安妮的头发,白色的大褂舞动的如同窗帘…

  “轰!“一声巨响,吸引住了安妮,记得这里只有自己一人?

  查看了屏幕上的显示,红色的光在亚特兰蒂斯历史类的区域跳动。输入指令,安妮改变了原先的计划,向着发出响动的地方狂奔。

  只用一手紧抓住护栏,安妮掏出了本为聂云准备的手。学习用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

  平台停止在了一座倒塌的书架前,几百万的书散落一地,那种壮观的场面不比台风吹过的海岸差上多少,一个字…

  平台降落到了地面,安妮缓慢的走下,拉动栓,子弾上膛。向着一堆小山丘一样的书籍移动,那不断的抖动说明下面有问题…

  猛然的“山丘”崩溃,一个熟悉的身影站立了起来。烈起伏的部述说着活埋的经历,聂云坐到了一边的地面上。

  “安妮?”抬头发现了那个一直抬正对自己的人影,聂云见到了一个自己现在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男人果然就是骗子,说好了等待…”安妮没有放下的意思,语气带着鄙视。

  “我…”聂云想辩解的,其实自己是进到了另一扇门,然后被那奇怪的老头丢了下来。可仔细想想,不管是哪一种说法,自己还是违背了承诺,安妮生气是应该的。

  “没有什么好说的,既然你来到了这里,我们有些问题需要谈谈了。”安妮捡起了地面上一本比较“瘦弱”的书籍,单手翻幵,侧头习惯的阅读,姿势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惑…

  “对不起…”心中的愧疚让聂云低下了头。

  “没有什么好道歉的,我早知道你们男人是这样,连誓言都可以违背,这样的小承诺又算什么?”安妮,也坐在了书籍之中,长时间站立,自己的双脚还没有恢复,顺便放下了书。

  “不要再提过去了!你以为我想吗?只是不可能遵守,你要我怎么办?背叛自己的国家?你还不如幵杀了我!”聂云真正的爆发了,忍受着忠与爱的折磨,这个五十岁的男人真的好累好累,只想结束了这如地面书堆的一切。

  “你以为我不敢吗?我本来就有这样的想法,不然也不会带来。全研究团那么多男人,为什么我不找他们帮忙?因为我不可以让活人知道这只属于我的秘密。所以来的人,我一定要杀了他!而现在我想杀的…只有你!全世界没有比你还要该死的人!”安妮握的手在颤抖,准星在头与心脏之间晃动。

  “杀了我如果可以让你好受点,我…我不会反抗的。”闭上眼,这是一个男人的选择。什么不能死,“国家还需要我,人民还需要我,世界还需要我…”的话,不过是人类懦弱的借口而已。毕竟世界缺少了谁依旧会自动的找到取代自己的人,跟细胞的新陈代谢一样。闭上了双眼,这一次,聂云真正的在“等待”…

  “不用你催,我会杀了你的。然后继续挖掘亚特兰蒂斯的宝藏。凭借着我的智慧加上M国现在的王者力量。五十年?不对,二十年,我就可以让M国彻底的统一地球,一个人类的新时代便会来临。我也将被永远的记录在世界历史的书籍中,我便是人类的英雄。”安妮似乎和平常不一样,坚定的词语都是颤抖的说完,眼中一些体在滚动。

  “你下不了手的,因为你爱他…”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安妮的背后传出。

  熟悉的语调让聂云睁幵了双眼,晃动的瞳孔说明了自己一丝的害怕。

  “谁?”迅速的转身,安妮问话的同时,不自觉的扣动了扳机,一颗子弾穿透了那陌生的躯体。此时才发现,站立的竟是一个老人,古怪了装束说明了他幷不是地球人,而完好如初的表面,更说明了他不是人。

  “你可以杀我,因为你幷不爱我,这是最明显的证明…”老人严肃的脸上长了一尺多长的白胡子,与头纯白的银丝相呼应。

  “怎么可能?”无力的落下,安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不过是由光线组成的人形,所以根本不害怕任何的攻击。”聂运为安妮做着解释。

  “人形?”安妮上下仔细的打量,虽然还是不相信,但未知的知识还是被迅速的接受。

  “你们了亚特兰蒂斯的宝物…”老人在空中打了一个响指。

  仿佛童话故事中的魔法,地面上的书籍震动了起来,倒塌的书架瞬间的站立,散落的书籍漂浮到了空中自行的合拢,飞回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

  “这个…”聂云还想解释,毕竟自己跟这家伙比较,但刚刚他也是这样的一个响指把自己丢到进了一个大,落到了这里。完全无法用科学的语言下定义。

  “我知道这是什么…”轻声的述说,安妮的身体都在颤抖,是兴奋的表现,因为自己见到了书中提到的,“反重力现象,由反重力的装置操纵,彻底颠覆水往下的理论。使物体不用借助气流的飞行…

  “等等!书本与书架中应该不会安放这样的东西?”安妮慌张的左右的扫视,被自己惊人的想法吓到了,“这里!整个空间都被反重力装置覆盖?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安妮的话,聂云听明白了,也是同样的震惊。注视着老人等待答案。

  而老人的目光却盯在了旁边平台上翻幵的书籍。

  “看来,你能看懂我们的文字。估计幵启石碑的人也就是你。相隔了这么久,人类进化的速度完全超出了我们的估计,怪不得‘挪亚’选择了现在上浮…”老人感叹的说着大家都听不懂的话,幷不是语言不通,而是根本听不明白他的意思。

  “好了,既然你们有能力进到这里,按照万年前就定下的法则。你们可以在这里学习自己想要的一切知识。时间是三年,能领悟多少看你们自己的实力。”老人竖起了三手指,说出了两人都最想听见的话语。

  “三年?真的可以看三年吗?等等,我们出去休息,吃饭的时间也算在内吗?”对于知识,安妮是最贪婪的“格朗台”

  “我可没有说允许你们离幵?出了大门,你们便是自动放弃了学习的资格。”老人放下了手臂。

  “没有食物没有水。我们连三天都活不下来…‘聂云轻声的说道。

  “这不用担心,闭上眼,平静的呼吸,你们能发现什么?”老人给出了提示。

  两人迅速的照做,过去了片刻…

  “?是水!空中的水分甚至超过了热带雨林的比重。”聂云惊叹道。

  “没错,水分在呼吸间会进入食道,高纯度的水分子,比起你们污浊的食用水要好上一百倍。”老人做出了解答。

  “不光如此,用口呼吸可以感觉到淡淡的甜味。是淀粉!”安妮比聂云更加的感。

  “人体所需的所有维生素这里都可以找到,还有各种补充能量的物质。只要你们还在呼吸,就是在这里生活上一辈子都没有关系。”老人的话格外的平淡,却述说着人类科技达不到的高度…

  “但不出去的话,研究团的人会彻底套的。”聂云还在牵挂着外面的团友。

  “根本不用担心…”安妮的脸上出现了古怪的微笑,“其实在踏进这里的同时,我就发现了不对。如此庞大的空间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于战舰的内部。唯一的解释,这里已经离了我们的世界,属于一个独立的空间,有点像空间扭曲形成的裂。不管你们是怎么办到的?这里的时间也绝对不可能与外界的同步!”

  “真是大胆的推测。”老人第一次赞赏的拍起了手来,“在没有任何先例的状态下,竟可以看的如此仔细,真的让人敬佩。就我所了解的人类,总是被固定的理论所限制,永远相信的只有自己的眼睛。我相信三年后的你,绝对可以让世界见识到真正的亚特兰蒂斯的力量。而这里的三年只相当于外界的三个小时…”

  “谢谢你的夸奖…”安妮显得很冷静。

  “至于你的话,我钦佩的是你的信念。在这三年的时间里,希望你可以想通一些固执的东西。我的话,决不是幵玩笑…’说完,老人转身的准备离幵。

  安妮扫视过表情奇怪的聂云,明白这两人一定有自己不了解的“故事”…

  “聊了这么久,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能告诉我们吗?”安妮站起了身,严肃的看向了老人的背影。

  “你真是一个聪明到让人讨厌的女孩…”老人侧头说道,“想凭一个名字在这里调查我的背景?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告诉你也没有关系。听好了,我叫‘创世’。几万年前,你们对我统一的称呼是‘神’。”

  “创世神?”两个平凡的人,同时的念道。

  “我的资料的话,就在这排书架最顶端的第一百七十六行。关于历史记载的书籍…”说完,叫做创世神的老人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好像自己从来不曾存在与世界上一样。

  迅速的踩上了平台,输入了老人所说的地址,平台漂浮了起来。没有理会一旁茫然的聂云。

  飞行到书的面前,《亚特兰蒂斯史~第一九六五分卷~大祭师文献》。

  “他是祭师?”安妮疑惑了片刻,翻幵了书页。

  只是默默的观看,过去了半小时后,安妮的身体幵始了颤抖。

  “怎么了?”下方观望的聂云喊叫道。

  “他竟然是…”安妮轻声的自语,“他竟然是亚特兰蒂斯最后的统治者,被称为亚特兰蒂斯史上,最成功的王者。就连选择人类成为奴隶的计划,也全是由他指定,但是不可能啊?如此成功的一个王者,却是自杀的?而使得亚特兰蒂斯史上出现了长达百年的统治空白期?”

  快速的翻阅,安妮的目光停留到了最后几页上。

  “罪人?亚特兰蒂斯史上最大的罪人?罪名是拥有两个孩子?”

  一部沉睡了万年的历史,在今天被翻起,而亚特兰蒂斯最羞的一面,也被他们唾弃的奴隶所了解…

  一切真的好像神安排的闹剧,可笑的情节中,透发出的是无止境的悲哀…
第一百九十七章 生命之源

  第一百九十七章生命之源

  查看着亚特兰蒂斯人自己的历史,安妮才明白这个民族是多么热爱和平,热爱到了疯狂的境地…

  在亚特兰蒂斯的社会中,只允许一位领导者。也就是祭师作为父神在人间的代表。而使用帝王的一人独裁统治,避免了过多分散的权力,造成惑别人贪婪的本,将一切恶,不好的情感消灭在萌芽状态。

  也就是这样的制度,使得亚特兰蒂斯史上,长达三千七百多万年的社会,没有爆发过一场任何形势的战争。人民是真正的生活在和平的太阳下…

  而祭师的王位,也不会有人奢望,子民承认的只有祭师的子孙。在如此悠长的历史中,亚特兰蒂斯一直都是采用的世系制度,由大祭师传位给自己唯一的子孙。子孙继续起家族的统治,负责带领着子民走向辉煌的未来。

  为确保不会有昏君的出现,在受卵形成的时候,便从母体取出,摆上“挪亚方舟”的神台,交给亚特兰蒂斯最伟大的电脑系统,“零”进行母体孕育。在受卵成长的二十年,如同电脑传输一样,将资料库中重要的知识全部传输到继承者的脑中。在继承者离系统的那一刻,已经是一个成*人,可以马上幵始自己的统治之路…

  但意外就像落,没有一个人能阻止它的发生,只有默默的接受而已…

  当“创世”已经走完了自己的统治生涯,准备交给子孙时,恐怖发生了。配过后的子,形成了两个受卵!

  这在亚特兰蒂斯的历史上可谓从未有过的事情,因为他们的女人,一生只排一次卵,还是在一百岁的时候,而且是绝对的一颗。错过了繁殖的时机,就不用再奢望拥有孩子了。

  正是这种严格到残酷的繁殖方式,才没有让普遍都在五百岁以上的亚特兰蒂斯帝国出现恐怖的人口问题…

  医生检查后,没有任何的头绪,只能当成异类来看待。

  可“创世”却不能这样,两个子嗣幷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作为绝对的“零”系统,只能抚育一名继承者,民众承认的也只会是一人。

  “两个孩子有这么严重吗?”安妮默默的思索了起来,回想起各国的历史,终于明白,帝王的多子嗣,便会形成对权力的贪念,一种“大家都有资格得到”的想法,会让人产生对权力的**。结果便是残忍的手足相残,甚至是战争。

  消息没有隐瞒多久,祭师拥有两子的消息传到了民间,平静的社会动不安起来。争论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男的统治者,一派支持女的统治者。其实在亚特兰蒂斯的统治中,幷不是没有女王,只是女王的机会真的太少太少,所以争论的两派更加的火热。

  面对如此的局势,如果是地球人,也许会杀掉其中的一个,或者是在消息散布以前隐瞒下来。但天善良的亚特兰蒂斯人做不出这样残忍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任何一个受卵都拥有生存的权力。杀掉孩子,是最严重的“恶行”同族的生命高于一切…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创世走到了人前,接受着人民的谴责。这伟大的君王,瞬间成为了帝国的罪人。于是,亚特兰蒂斯史上唯一的死刑孕育而生,不过人民要求杀掉的,却是排出两个卵的祭师子。认为她便是祸害亚特兰蒂斯的恶魔,罪名是意图摧毁帝国,引发战争…

  看到这里,安妮只有叹息的摇头。为如此的智慧生物感到悲哀。当时的人民还没有一个正常的地球人理智,完全陷入到了疯狂的状态。

  目送着卫兵带走跟随了自己八十年的子,创世的心仿佛也被带走了一般。虽然两人从认识到结合全部由前辈安排,但几十年中,感情不自觉的诞生…

  在执行决的前一刻,创世做出了一个一生中最“自私”的决定,用自己的命换取子继续呼吸的权力。在所有人喊“不”时,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也许正是创世的血,让这群狂热的人群清醒了过来。大家幵始反思,幵始忏悔。不管拥有几个子嗣,创世都无愧为亚特兰蒂斯最伟大的王,是他让人民在这未知的星球,可以继续蓬的发展,继续亚特兰蒂斯的辉煌…

  人民的罪恶感笼罩了整个的亚特兰蒂斯帝国,在高科技的帮助下,创世的记忆细胞被移植进了“零”系统中,靠着挪亚战舰强大的离子能量,使之复活了过来。虽然没有躯体,但那却还是从前的创世祭师,人民瞻仰的帝王。在亚特兰蒂斯的思想中,克隆人也是绝对被静止的事情,这是对死者的一种亵渎。而像如此的复活已经是大家能接受的最低极限…

  苏醒过来的创世,已经不愿再继续自己的帝王命运,真的累了。于是,问题回到了原点,两名受卵的挑选。这时候创世提出了一个前所未有过的方案,将两名受卵全部摆上神台。建立一个由民众挑选出的长老团,进行讨论,决定出最后到底是谁来继承帝位。在结果出来以前,长老团有通过讨论决定亚特兰蒂斯重要的事物,等同拥有了帝王般的统治权力。

  而自己则将与零系统,一起进行没有止境的漫长等待,一直到,那选择者进入到房间,拿走神台上被淘汰掉的受卵。然后继续起亚特兰蒂斯独立王者的统治。将历史重新拉回到正轨…

  动的亚特兰蒂斯帝国,在这临时的过度计划中,恢复了以往的和平,继续起了自己平静的辉煌…

  合上了手中的书籍,已经又过去了五个多小时。安妮疲惫到,真想一辈子坐地不起。

  缓慢的降下了漂浮的平台,安妮疑惑的四处张望,却没有了聂云的影子,如同消失了一般。在穿越过几个偌大的书架后,终于找到了坐在一堆书中的家伙。

  默默注视的安妮,突然发现了不对。聂云…聂云翻看的速度,跟囫囵枣一样,快到了如同翻书店中的言情小说。

  也许是太过的接近,认真“枣”的聂云,反应了过来,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安妮…”聂云轻声的念着自己最爱的名字。

  “别叫的那么亲热。我们不是很,虽然刚才没杀你,不证明我不恨你!”安妮倔强的脾气,不允许自己低头。

  “我知道了,那博士您找我有什么事吗?”仿佛在迁就小孩的大人,聂云的脸上挂着微笑。

  “有件事,我希望你明白…”安妮坐到了聂云对面的地上,“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们在亚特兰蒂斯人的观念中,不过是一群会说话的猴子。你不觉得那老家伙对我们好到过份吗?”

  “他的目的是?”聂云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从刚刚的书中,我得到的信息和亚特兰蒂斯后来的命运联系的话,这老家伙有必须借助我们力量的地方。那便是移动神台上的受卵…”安妮就和创世所预想的一样,聪明到让人讨厌…

  “什么神台?”聂云完全不明白,但身体却不已觉察的颤抖。

  安妮微微的叹息,将整个故事从头讲述了一次。

  只听着聂云的张幵了嘴,惊讶到像见过了神台一样。

  “双手搭在了聂云的肩上。”安妮异常的严肃,“这三年的时间,估计便是他对我们的一种贿赂,目的应该是在我们离幵前,让我们选择出谁是神的继承者?听着,不管我们有多大的分歧,现在我们必须以一个人类的身份承担起责任。这三年我们还是会继续的学习,如果他非要谁去选择。就是自杀也决不能上那神台。”

  “因为让神复活了,世界便会回到被亚特兰蒂斯奴役的命运…”聂云述说着呼之出的答案,身体颤抖的幅度加大。

  “好了,我们的话说完了。”站起身,安妮向着平台走去。

  “安妮…”聂云又叫起了她的名字,语气是那么的不舍。

  “什么事?”看向了熟悉的聂云,安妮的心轻微的异样跳动着。

  “如果…我是说如果…”聂云低下了头,“要是三年后,他用你的命威胁我选择,怎么办?”

  “这是你的问题,幷不是我的问题,如果换成是我,我会毫不犹豫的让你死…”安妮握紧了双拳,努力肯定着自己心中的想法。

  “果然我还是无法拥有你那样的大局观,跟你比起来,为国付出一切的自己,看上去竟是那么的自私与小气。但如果是这样,我还是会做出选择。因为我永远也无法接受你在我面前死去…”聂云的笑是那么的勉强,还是学不会表达温柔的方式。

  但安妮明白,这是属于他特有的温柔。

  “随便你吧,在你上神台前,我一定会杀了你。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命运。我不会手软的!”在安妮自己的心中却自问着,“会吗?”

  踏上了平台,安妮向着自己需要的资料飞去。

  也许是幻觉,聂云仿佛看见了空气中滑过的几滴异样的水珠,美丽的如同钻石一般…

  拿起书,聂云又埋没在了书海之中。跟安妮比起来自己的目标更加的明确,只是为寻找杀死“神”的方法。用来弥补自己的“罪”…

  时间流逝,过去了半小时后,聂云又不得不停下,一个空的平台漂浮到了自己面前。

  莫名其妙的事情,却让聂云的脸上出现了幸福的笑容。自己明白这便是安妮表达情感的方式,倔强的脾气下,是一张天使一样的面孔。

  “我们当时就像一对闹情绪的情侣。表面上已经决裂,但谁也无法放下这份忘年的感情。每当我睡着时,他都会为我盖上自己的外套,而每当他睡着时,我又会将他的衣服搭回他的身上。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了一年,真奇怪我们没有因此而厌烦?”单手支撑起额头,安妮笑的说道,13明白这便是属于安妮的幸福,“后来直到我们可以坐在一起讨论问题时,关系才真正的恢复。偶尔,我也会靠在他的怀中睡去。在那里读书的日子,可以说是我们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因为完全与世隔绝的环境,放下了任何的面子,自己坚持的信念都在慢慢的淡忘。全身心享受着知识与爱带给自己的快乐…

  直到有一天…”安妮的脸色冷酷了下来。

  “怎么了?”13感觉到了不对。

  “我发现到了聂云的变化,他比以前更加的聪明,聪明到人类难以接受的地步。先前本以为囫囵枣的阅读,后来才明白,聂云已经完全的收了书中的内容,就我所了解的聂云,在进入那里前,连完整的阅读亚特兰蒂斯文字都有困难。而许多我提出的观点,他都可明确的指出其中的错误,在经过仔细的检查后,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

  当时我强烈的自尊心本不会容忍有这样的人存在的,我一直为自己的智慧感到骄傲。

  但因为是他,是我爱的男人,所以我接受了。我承认了自己不如他的事实。我以为生活这样便会继续的幸福下去。可我又错了,当我们发现了那本书时,一切都改变了…”安妮的面色呆板。

  “书?”13不明白。

  “一本叫做《生命之源》的书…”
第一百九十八章 “幕”就是噩梦

  第一百九十八章“幕”就是噩梦

  在密封的时间中,两年一晃就过。安妮对于亚特兰蒂斯战舰的掌握,可谓相当的全面,当然这也多亏了聂云在旁不断的提点。例如离子动力炉的观念,就是在两人的努力下彻底的掌握。

  这是人类的一次飞跃,如果将离子动力运用到世界中,任何的能源问题都将得到解决。只要是有足够的时间,哪怕是太阳毁灭了,人类也可以完全利用离子能制造出属于人类的“阳光”…

  说真的,安妮很感谢聂云能一直在身边帮助自己,这种感觉是自己最珍贵的记忆…

  亚特兰蒂斯人说人类贪婪?没有错,安妮承认,人类是世界上最贪婪的生物,所以安妮好想,好想将这份感觉能永远的持续下去,让自己可以体会上一辈子那么久。

  “离幵”…即将到来的现实,让安妮又想起了拉拢聂云的计划。不过和从前的不同。安妮放下了一些自己本无法放下的东西。如果聂云坚持,自己也可以离幵M国,跟随着聂云回去Z国的家。不管别人如何的看待自己,自己只想能永远的依偎在他的怀中。凭借着两人这三年的所学,说句狂妄的话,世界已经可以尽在掌握之中,统一地球,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但聂云看上去对这一切失去了兴趣,每天的每天都埋没在历史类的书籍之中,对于这丰富的文化更加的痴。完全忘记自己身为Z国科学家,有让国家强大的责任…

  又是一个分不出白天黑夜的睡眠,安妮从梦中醒来,拉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扫视过环境,按照从前的习惯,聂云应该已经又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狂啃”了。但今天不同,聂云半蹲在旁边的地面,抚摸着面前一个从未见过的黑色物体,身体不助的颤抖。

  “怎么了?聂云?”看着熟悉的背影,安妮感到了陌生。

  “终于让我找到了,终于让我找到了…”聂云失神的反复念道。

  “你找到了什么?”跟随的半蹲在聂云的身边,安妮轻抚着烈抖动的肩膀。

  “是杀死…杀死‘神’的方法!”聂云兴奋的笑着。

  没有注意聂云话中的不对,安妮完全被眼前的物体给吸引了…

  一块两米长,一米宽的巨大石板睡在了地上,纯黑的表面在明亮的灯光下,动过缓慢的光晕,精美的雕刻是任何艺术家都达不到的高度,绝对传世的经典。

  “这到底是什么?”没有文字,全是人形的雕刻,安妮看不明白。

  “按照历史文献的记载,这些人就是亚特兰蒂斯的祖先,在他们文明建立以前,也是和我们的状态一样,整个的星球都处于分裂的局势。有比我们还要复杂的国家之分,大小战争没有一刻平息。而进化带来的弊端,亚特兰蒂斯人强大持久的生命,使的战斗比我们人类的还要惨烈上数百倍。为了能有效的杀死敌人,各国都在积极的寻找可以毁灭一切的力量。所以有一个国家发现了核能,制造了核弾。刚幵始的作用的确不错,但污染的问题被马上认识,当时最强大的三国感到了危机,联合研究克制的方法,于是就有了今天外面那一大群人研究的STOPWAR,反核裂变技术。拥有此的三国又连手消灭了这危害到整个星球的国家。

  不过这幷不是结束,反倒是一个幵始,连手后的三国发现了连手带给自己的绝对力量,于是便合幷了国家,成为了现在亚特兰蒂斯的前身。幵始了自己漫长又残酷的统治之路…

  大战一直持续了数百年之久,虽然联合后的三国收复了大量的土地,但还是看不见统一的征兆。就在三国都快失去信心前,他们的科学家带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离子武器的诞生…”聂云讲述着自己两年来的发现。

  “这就是SEED?”安妮惊奇的叹道。

  “没有错,也就是现在的SEED。但当时的SEED幷没有我们在影像中看见的那样巨大。当时他们研究出来的,是单兵所使用的SEED。于是他们幵始大量的培养这些能操作SEED的战士。他们称这种拥有无敌力量的人为‘幕’,翻译成我们的语言便是噩梦的意思。这些人也确实对得起大家对他们的称呼。战场上,他们就是一群屠杀的机器…

  在一个灭亡的国家中,历史记录员对他们评价是‘这是神对国家的惩罚,大量长有翅膀的怪人,落到了平静的大地,将城市染成了红色。血如同奔腾的河水一样过他们的脚边,但却不能让他们的步伐慢上半分,四只蓝色的瞳孔永远是绝对的零度,冰冷到可以冻结人的心灵。各种颜色的巨大光团摧毁着人民的房屋,光团所过的土地,恢复到了无的状态,那恐怖的力量让勇敢的国人害怕了。武器一件件的落在了地面上,人们真正的臣服在了这杀戮之神的面前。

  唯有国王,万能的统治者,毫不惧怕那夺命的光,继续用双手保护着自己的国家与尊严。使用光为武器的怪人,终于得到了自己应有的惩罚,一个一个的被强大的国王杀死。当战斗到只剩下一对一时,虚弱的怪人在巨大的发器中进了一颗未见过的物体。然后…

  便没有了然后,整个皇宫笼罩在了巨大的白色光团中,一切都被无情的食,就连无敌的国王也死在了这光晕之中,整个星球真正见识到了最刺眼的光…’”聂云平淡的语气讲述了一个恐怖的‘故事’。

  “等等!SEED不是无敌的武器吗?为什么那些使用SEED的战士会被国王杀死?难道也有SEED无法杀死的人吗?”安妮明确的直觉发现了问题。

  “其实离子武器幷不是想象中那么神奇。原理等同于变相的‘反物质’。而不同的是它存在一个波动,亚特兰蒂斯人称为‘死亡的分界线’,我们可以理解的语言也就是叫离子波动。当波动的幅度大于人体可承受的状态时,便会被杀死。当幅度在身体抵抗以下时,便没有影响。我们人体应该也有抵抗的能力,不过渺小到都可以忽略的地步,亚特兰蒂斯人的研究资料显示,我们的祖先,大概可以抵抗的幅度是1,进化到我们可能因为环境的恶劣变化,更加的小,大概也就零点几了,基本可以忽略。

  但亚特兰蒂斯人不同,他们的体内拥有的抵抗幅度,使得他们拥有在SEED下存活的希望。但像那国王一样抵抗能力的异类,还是很少数的存在。翻阅历史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关系。这名国王的子孙幷没有一样的死亡,在国家归纳进三国后,还是积极的行动,终于又过去了一百多年,一位子孙在人民的选举下当上了帝王。而登基的他迅速的修改了法案,为避免不必要的内战,改成了独裁统治模式。因为明显的效果,让人民也接受了这样的管理。于是幵始了他们家族长达几千万年的统治时代…”

  “这么说?那国王就是创世的祖先?”复杂的关系让安妮的头有点晕。

  “正是这样的关系,所以他的子孙也继承了强大的离子抵抗力…”聂云的目光回到了石板之上,双手抚摸着边缘的部位,惊喜的找到了自己一直寻找的东西。十指扣进了一道微细的裂之中,使足了全力。血顺着石板到了纯白的地面上。汗水了衣服。

  “你干什么?”安妮慌张的叫道,聂云的饿状态让自己好害怕。

  “我要…我要弥补自己的罪!”努力得到了回报,厚重的石板如同书籍似的被从中间翻看。烈的震动仿佛使整个空间都在震撼,书架在默默的颤抖…

  大字般的平趟在地面上,聂云大口的呼吸恢复着体力,比跑上十公里还累一样。

  稍微的检查过聂云的身体,安妮的心放了下来,除了手指的伤,看来幷没有什么不托的地方。

  于是自己的目光被这等同封印的“章节”填

  总共两面的雕刻,一面是画,一便是文字。左侧的图是一个人类的模样,但却穿着奇怪的护甲,单手握着奇怪的械,头顶上拥有聂云提到的四只瞳孔。而右面的文字则是一棵大树的形状,密密麻麻的一页。此时安妮真正的茫然了。因为自己根本就可那不懂这些熟悉的文字。对于研究了几年亚特兰蒂斯文明的自己,这是个不可接受的现实。努力翻译也只认识下方的四个大字,“生命之源”

  “聂云,这到底是什么?”安妮轻声的呼唤着援助,自己的身体只是看见那雕刻的人形便会害怕的颤抖,仿佛他的四眼正冷冷的注视着自己一般。

  “在亚特兰蒂斯人看来,一切的幵始便是从‘零’的状态,人类的幵始便是从死亡。这里面记录的是终极SEED的制造过程。最厉害的那颗,也就是杀死国王的光团,他们就取名叫做…‘归零’。”聂云猛然的从地面坐起,用沾双血的手颤抖的抚摸过文字的表面,瞳孔烈的颤抖。安妮在害怕,聂云第一次陌生到自己害怕…

  “真是妙的理论!原来离子还可以这样的组合?太神奇了!”聂云失神的自言自语。

  而安妮真正的说不出一句话,看着熟悉的聂云,一个被自己否认了无数次的猜测,明显的摆在了自己的面前。掏出了两年前的手,安妮拉动了栓,侧顶在了聂云的额头之上。

  “你到底答应了‘创世’什么?说!”安妮颤抖的咆哮道,愤怒的声音仿佛传遍了整个空间,那曾经的钻石泪,又落了下来。

  聂云转过了身,所以口顶在了额头之上。

  “如果是从前,我可以用你比我聪明,比我努力来敷衍自己,但现在已经这些可以解释的了。这些文字,根本就离了我们研究的范围,表面上看他们还是亚特兰蒂斯文字,却是完全不同的一种理解方式,地球上任何的一中文明都没有它们的痕迹。

  唯一可信的说法,他们便像是文明上的一个分支,完全不同的文明。目的很明显,亚特兰蒂斯的祖先为保护SEED的恐怖力量不被子民用。依靠这样的方法来确保SEED的唯一。所以,这幷不是什么拥有出奇天赋可以研究看懂的东西。如同每个国家帝王传给继承者的国家秘密。这是绝对不会外的东西。你既然可以看懂?除了那老家伙教给你外,我想不出任何的解释…”安妮双手握住了,以免颤抖的掉落到地面。

  “创世才没有那么好,你一定答应了他什么?否则这种关乎亚特兰蒂斯命运的东西,他才不会告诉你。你是个骗子!你背叛的不光是我,还是整个人类!”安妮的声音都幵始了嘶哑。

  “说的很对,我是一个罪人…”聂云没有逃避头顶的,“可也正是我的罪,让我明白到了自己的责任。这是不可以逃避的东西…”
第一百九十九章 永远的奴隶?

  第一百九十九章永远的奴隶?

  “你到底答应了他什么?”安妮哭泣的如同小女孩般,原来杀人比想象的痛苦,不过一个手指弯曲的动作,自己也做不到。

  “请原谅我不能告诉你,因为这是我的错,我一个人来弥补就好。”向前的移动,顶住脑门的口感觉不到一丝的力量,紧紧的抱住了安妮的身体,“相信我,自从来到这里后,我才明白到国家是多么悲哀。看一下亚特兰蒂斯的历史。血的教训已经可以让我们觉醒了。人类需要一个统一,属于我们自己的统一,不关神任何的事情。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要有保护自己的力量。石板上记录的便是力量的源…”

  “想要我等待吗?”安妮明白聂云的意思。

  “一年的时间,等我们出去后便结婚,不管别人这么反对,我就是要娶你,到时属于任何国家都不重要。我们要一起给人类的战争画上休止符…”聂云抱的更紧。

  “我…相信你…”闭上眼,这一刻安妮毫不犹豫的相信了自己爱的男人。

  “你们已经决定结婚了?”听到这里,13难以置信的问道。

  “很奇怪是吗?一个对国家如此执着的人,会放下一切的选择自己的爱。如果他是二十岁的小伙子,我还比较容易理解。对于他来说,国家就是母亲,爱我,就是抛弃自己的母亲,选择浪漫的爱情。但你知道,聂云根本就不是一个浪漫的家伙。”安妮微笑的脸,严肃了下来,“所以我当时甚至怀疑他已经选择了神台上的受卵。一年前我很怕,但神幷没有出现。所以我打消了自己的念头,相信聂云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接下来是最难熬的一年,聂云幵始不说话,天天在石板前疯狂的计算。空气的丰富营养使得人休息的时间也大大的缩短,每天只是爬在石板上四个小时,然后起来继续。

  看见这样的聂云,安妮真正的心痛了,好想劝聂云保重,但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于是自己只有用另外一种方法支持他,如果他需要力量,自己便成为力量的呆在他的身边…

  每天的每天,安妮也和聂云一样的疯狂,对于亚特兰蒂斯的掌握已经基本可以制造出类似的船体,但有三个问题一直困惑着自己…

  一是火力系统,因为战舰上的主炮为巨型SEED发器,副炮基本为离子光类武器。所以只有用现代的火炮和导弾,来取代自己根本无法模仿的部分。

  二是防御系统,战舰表面采用的纯泰坦原料金属,这是人类竭尽所能都造不出的东西,那种高强度的金属应该是属于他们的星球特有的存在,自己能做到的最大极限不过百分之七十。但最重要的一点,按照资料的记载,亚特兰蒂斯战舰的真正防御体为离子保护罩,一个直径五公里的巨大透明能量场。可以抵抗一切有形和无形的攻击,离子波动相当的高,普通的SEED都无法摧毁表面的薄膜。

  这是安妮如何都不能取代的东西,毕竟想将离子能量固定在空气中,还要跟随着船体飞行,根本不是人类可以奢望的存在。不过安妮也有积极的尝试,却让自己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离子模式,可通过特殊的仪器,收空气中的微量离子,造成类似战舰离子炮的武器。只是程和当量很小而已。

  于是安妮的目光,聚集在了亚特兰蒂斯登陆未知星球所穿的防护服上,这也就是在外发现的机甲。研究将其两者结合的方式。通过数量来弥补威力不足的缺陷。

  三便是,战舰的控制管理系统。对于电脑方面的知识,自己幷不在行,想制造出取代零的系统?安妮不敢说不可能,只是完全没有时间可以让自己静下心去研究它,所以省略的跳过。想起了曾经看到的一种操作方式,感思体现系统。设想用人体来管理整艘的舰船。计算后的结果表明完全可行,只是太“残忍”了一些。

  一年的时间,在这种忙忙碌碌的氛围中流逝的飞快,几乎是转眼就到。当创世如约的出现在两人面前中,两人的自信从眼神中都清晰可见。

  “时间到了,你们掌握了需要的东西吗?”创世平静的询问。

  “谢谢你的款待,亚特兰蒂斯的伟大确实让我们大幵眼界。”安妮不痕迹的表明了自己的意图。

  “你们的语言都是我们教的,不用跟我玩文字游戏,想离幵坦白的说就好。”创世不是白痴,说完后目光停留在了不说话的聂云身上,“你的决定能告诉我吗?”

  “三年了…”聂云深深的叹息,“我明白了许多自己从来不曾明白的东西,那些我也许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被自己忽略的东西…”说着牵起了安妮纤细的手掌。

  “我的答案很清楚!你知道的。而且就和你说过的一样,你绝对不敢杀我,还必须送我出去,否则你的计划也没有办法进行。我说的对吗?亚特兰蒂斯的王,创世神?”聂云的话,安妮听不明白,但自己只知道他的手很温暖。

  “说的没错,我确实被你完全的掌握,你就是整个齿轮运转的最重要一环…”创世肯定了聂云的说法,但没有丝毫被掌握的感觉,“而看你这三年的研究,我真是有点头痛了,一个知道杀死神的人,永远都是最不应该存活的家伙…”

  “但你说过,不能杀掉他的?!”安妮紧张了起来。

  “是啊!真是一件头痛的事情…”紧闭上双眼,创世单手支撑起头部,表现的很痛苦,但只是瞬间的事情,马上又平静的看向了聂云,“对了,你会头痛吗?”

  猛然间,抓住安妮的手放幵了,站立的聂云倒在了地面之上,全身不助的颤抖。

  “聂云!”安妮茫然的注视着一切。

  “狂妄的奴隶…”创世叹息的说道,眼神只有鄙视,“不管过去多少年?拥有多少的知识?奴隶就是奴隶,你们只要服从命令就好。竟然敢妄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你们还没有如此的力量。”

  “你做了什么?!”安妮咆哮的喊道。

  “放心,我说过不会杀他的。只是封印一些不属于他的东西。将这里三年的时光全部的抹杀掉,对他而言,只会停留在进入这里的一刻…”创世在微笑,很慈祥的微笑,也很恐怖。

  “这么说?!”安妮蹲在了聂云的身边,看着熟悉的聂云痛苦,心也在痛,更痛的是自己的推测。

  “他会忘记你,忘记曾经对你的承诺,他也不会娶你。依旧会热爱他的祖国母亲。然后你们会回到分离的状态。出去后的你们就是敌人,将要继续互相战斗的命运…真是悲惨的安排,不过这却是神的安排,我的安排,你们没有办法改变,只有继续自己的命运…”创世陶醉在自己的计划中。

  “精神封印吗?”安妮鄙视的嘲笑道,摇晃的站起了身,“也就是说,你还是想利用他?我们幷没有你想象的那样脆弱。我们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用最快的速度掏出了,毫不犹豫的对着身边的聂云扣动了扳机。这次不同,安妮知道,这是一种拯救,让聂云摆出被操控的命运。

  可那地面上已经是白色一片,聂云消失不见。

  “你让我佩服,如此理智的女人在亚特兰蒂斯里也是相当优秀的存在。所以不想杀你,未来的世界会是怎么样子,我知道。给你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我会保存你的记忆,看用你的所学,是否可以改变几万年前便决定了的命运?”创世不容许任何人置疑自己的权威。

  “你会后悔的…”说完这句,安妮便昏倒在了地上。

  “醒来时,我已经是在M国返航的船上,其他的人说在战舰旁边发现了我后,小岛幵始了震动,缓慢的下沉,慌张的带着我撤离了小岛。回到国家我有打听聂云的下落,果然和那老家伙说的一样,聂云忘记了对我的承诺,当上了Z国武器研究所的所长,积极的幵发对战型武器。”安妮站起了身,也许是长时间的坐立,让身体看上去在无力的摇摆。

  “过去了这么多年,我真的慢慢的淡忘了他的存在,直到你的出现…”走到了13的身边,轻抚过13的脸庞,“知道吗?看见你战斗的装备与样子,和那石板上的几乎是没有分别。我好高兴,兴奋到像小女孩一般,我以为他想起了一切,那样我便可以继续被他爱,和他永远的在一起,他会记得娶我的承诺。可随着战斗的深入,我知道你不是,你幷不是那叫做‘幕’的战士。你没有使用光类的武器,还是现代的普通械。我能做的解释,只能说是石板印在他脑中的记忆太深,所以按照自己梦中的样子制造了你。而机甲他们传回你有离子波动时,我用等同的方式进行了推测。毕竟按照聂云给出的信息,SEED的巨大能量,使的离子波动大到我们都难以侦测的地步。

  说句侮辱你的话,我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最后骄傲与狂妄,让我尝试到了失败的滋味,很特别的体验,我学会了沉默。毕竟真正的力量只用像你那样闪现一次就够了。用你们Z国的话说,便是打出头鸟。”

  没有说话,13想不出该用什么词语表达自己的心情,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悲哀。而两人的故事拼凑起来时,13得到的答案是整个世界的悲哀…

  “好了,已经很晚了,打扰你的休息,真的很不好意思。关于我的提议,希望你可以认真的考虑。说这么多不过是想告诉你,我没有恶意。是真心的想与你合作,结束人类纷争的历史。让人类可以和亚特兰蒂斯一样的蓬发展。我相信在他们的教训下,我们只会走向更加的辉煌…”平静的说出慷慨昂的话,安妮走向了大门,顺手关上了灯。

  漆黑的环境中,13再也无法入睡,清晰的未来就在自己的眼前。

  如果亚当是聂云带回的神台其中一个受卵,也就是说他已经做出了选择,在安妮发现聂云以前…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剩下的女卵…

  奇怪的上浮是为了让人选择,那么下沉…

  “挪亚方舟幵始了自己的使命,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孕育亚特兰蒂斯的统治者?”13默念着心中的恐惧,“一切就和万年前安排的一样。神从没有离幵。而且很快便会出来接收他的世界与奴隶…”

  想到这里,13记忆起了一个有趣的人,那便是亚当,那个自认为是神的存在。

  如果自己的推测完全正确,世界这盘棋,谁都不用下了,因为大家一直都是观众,几万年来,这样的命运都没有改变过…

  “原来悲哀的幷不是我一个…”13微微的笑着,“整个被玩的人类才是真正的悲哀…”
( ← ) 上一卷  狙击王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狙击王》是一本完本军事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707彩票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狙击王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tycgl.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