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彩票

呆呆欲仙_第42卷_707彩票
    
707彩票
 707彩票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呆呆欲仙第42卷 作者:轻叹无音 时间: 2015-8-16 22:25:00

第一百二十三幕 抢药(四)

  听到吃人这几个字白小呆心里一阵恶寒,看着侏儒那张皮外翻的脸也格外觉得森恐怖,可是她知道既然席三娘方才已经发了话,那么,除非在生死关头是不会出手救她,或许连生死关头也不会,因为她相信只要她神识不灭就有办法救活她。

  想到这儿,惧意就已去了七七八八,反正她死不了,就算重死去了修为也没什么可惜的,反正这身修为也是坐飞机来的,丢了也不觉得可惜。

  “原来是野人来着?好好,姑我最喜欢的就是打野人来着。”白小黛话是这么说,面上却不敢松懈半分,那侏儒既然把重锤扔了就说明他身上还有更利害的宝法。

  侏儒冷笑一声却是未说话,他身上的血好像不完似的,过不会儿整个人被染成黑红色,连带脚下的海面也是。海的腥咸混杂着血的味道,不知为什么却让她想吐。

  突然几头大白鲨冒了出来,张开大嘴出它们尖锐的凶齿,聚集在白小黛的下方,她的眼神变了变,这些大白鲨居然都有元婴期的修为,虽然单个不算什么,但是却胜在数量多,她这下猜到侏儒的目的了,是想用自己的血把他们引来,这群大白鲨想必也是幽炼门的宠物。

  这老头儿还真想把她生活剥。她想着,不敢有丝毫大意,谁知道这些元婴期的大家伙有没有法宝飞剑什么的。

  白小黛想以静制动哪知却恰巧给了侏儒机会,他冷笑一声,一捏手诀居然从海里飞出来一口大锅。这锅直直径有十米,锅里盛着的海水,汩汩地沸腾着。敢情不是要生活剥而是要把她当煮了?

  “里面不要放大蒜啊,我讨厌那个味道,记得多撒点葱花。”也亏得她。这时居然还能开这种玩笑。

  看到她这付从容不迫地样子。侏儒倒有些谨慎起来,他目光扫向席三娘旁边的鬼婆和黑汉子。 他们那空的眼神让他心里一突,白小黛那点修为纵使有再多神兵利器他也是不怕的。可旁边那两人就不好说。

  要杀人不难,但是能一招就将鬼婆和黑汉子制服的在幽炼宗里除了左右护法就只有海底那些老变态们,难道是葯仙谷地老家伙?他不太确定却暗中发了一个玉简传询给执事堂,席三娘将他地那些小动作看在眼中,却是笑着什么也没说。一时间侏儒也猜不出她存的什么心思。

  事到如今他也顾了那么多,目光转回来紧紧地盯着白小黛,右手抓在伤口上然后将脸上地硬生生地撕下一块来,表情没痛苦反而是兴奋与畅快,甚至还有些许离就像是嗨了葯一般,他把撕下来的扔到海里,那群鲨鱼闻到血腥味张开大嘴争抢着。

  白小黛面色皱白,胃里一阵翻涌,差一点就要吐了出来。侏儒地那边脸早已血模糊。甚至还隐隐看见白骨。她现在才明白,原来之前自己那些也不过只是小菜一碟。她身子一抖强着恶寒扔了拿出一片绿叶寒在嘴里,顿时身体清,灵台也清明了许多。

  “呸!”她向下吐了一口唾沫,恶心自己就算了,还要出来恶心别人。

  那侏儒起初见她瞳孔紧缩害怕得心,心里升出复仇的快意,可是当她含了叶片恢复正常以后,他重重地哼了一声,腥红的双眼向外凸着,好不吓人。那只吃了他的大鲨鱼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嘴一张,一个接一个水箭向她来,那水箭被静风档住落在七彩莲台居然冒起了白烟,不过白烟之后,莲台却是丝毫未损,任它水再酸腐也是毫无作用。

  这一切似乎都在侏儒的意料之中,在大白鲨用水箭疯狂地向白小黛时,他掐着法诀,那口大锅迅速地缩小,从原来直径十米到现在刚好可以放下七彩莲台,看来对方是把她当莲子,要和莲台一起煮了。 

  水就在她下面开着,水蒸汽冒上来,很热,她觉得体温越来越高,皮开始瘙,很想去挠,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上面爬一样。糟糕,她暗叫了一声,没想到这水蒸汽有毒,居然能穿过静风直接附着在她地皮肤上!

  她暗骂了一声,开始往外飞,可是不管怎么飞,那口锅始终都在她的下方开着,怎么甩也甩不掉,皮肤越来越,她差一点就要控制不住去挠。无奈之下,她只好又吃了一颗葯丸子强行封闭了神经系统。但是这样的危害却是极大,未来的几天里只怕她会一直在疼痛中渡过,这是杀敌一千却自伤二千的蠢办法,不到紧要关头不会轻易便出。

  侏儒见她一颗葯丸子下去痛苦的表情马上就消息了,他不得不感叹这葯仙谷的小丫头身上的宝贝真多…想到这儿他又恻恻地笑了,宝贝多又如何?还不是照样会载到自己手里,他手指向上一指那锅里的水居然飞出来向白小黛冲去。那水型成了一个尖锥形似冰非冰,白小黛用左手地魔音刀去挡,刀刚接触到水就冒起了浓烟,转来刺鼻子地焦臭,眼见着那刀就要腐化成黑水,她连忙将它扔开,换用右手的玉剑。虽然依然冒着浓烟,但那刺鼻味也淡了很多,只是她看着剑峰上地黑点,心不由得痛。

  痹乖,那把刀虽然只是下品仙器但好歹也是仙器,再不济也不至于一个照面就化成一滩黑水,她这把玉剑可是方信送给她的好东西心啊,才第一次用怎么就有黑点了?也不知道那锅里的水是什么东西,她心紧缩着,再这样下去,就算她有再多宝贝也不够她腐蚀的。

  废了一把她的好刀,自然就要用东西来赔,尾地极光感应到她的想法。白光一闪,又冲了出去,奇怪的是这次侏儒并没有躲闪而是任由它穿过身体,大声的笑着:“小娃娃,你就只有这几个本事吗?”他手诀一变。那水柱之上居然又分出几个小水柱向白小黛飞去。

  不好!慌忙之中她出一件法宝捏在右手。左右挥试图弹开那些讨厌的水柱。而就在这时候其怪地事发生了,水柱挨着那件法宝居然被了进去。不但了,过不久还吐出来反身攻向侏儒。白小黛愣了,完全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她看自己慌乱中抓出来地东西。那东西是一件青铜镜,样式古朴,并没什么繁杂的花纹但是却刻着一只蟾,她望着那镜面时。那蟾地眼睛动了动,竟像是活的一般,吓得白小黛手一松那蟾镜差点落到莲台上。

  侏儒见白小黛法宝繁多,去了一个居然又拿出一个,恰巧这面青铜镜破他地混天魔,渐渐沉不住气,也不管一旁的席三娘和绿荷,再掐法诀那锅大居然有好几十里,俨然成了一个大湖。那几个大白鲨被他移在锅里。向白小黛扑去,而侏儒也进入锅里。他了一口锅里的水,身子慢慢地长大,一米,两米,三米,四米…居然长高五米高,白小黛在他眼里已变得比小人国里的小人还要小人。

  他将的伸时水里,翻起,顿时翻江倒海,卷着四面八方向白小袭来,七彩莲台就好像一只摇曳在暴风雨中地小船,那样不堪一击,那样摇摇坠。

  葯仙谷内,无数的老道在飞花阁外等着方信的结果,寒杉子闻讯也从万罗界里赶了回来,青味子也没那个心思去参加什么无心崖的收徒大会,他本来想回来的,却被雪枫子勒令呆在无心崖,叶方受伤的消息一直被他们着,他这一回来势必会让外界产生许多猜疑。只是这事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不肖半,叶方被袭击重伤的消息马上传遍了修真界,很明显是有心人故意为之。

  不少门派为了证实消息的可靠,传讯给真味子询问不说,还派了些个与葯仙谷老道们有情地弟子以拜访地名义去葯仙谷一探虚实。真味子自然不可能说明情况,只是打哈哈。那些来葯仙谷来探虚实的人更是扑了个空,因为葯仙谷地护同大阵开着,无人脑瓶近,老道们要么佯称自己在闭关,要么就说自己有炉很重要的丹在炼走不开身,总之就是两个字“不见!”

  葯仙谷的这番态度让不少人确信了这件事的真实,天极论坛上更是开了无数贴讨论此事对修真界的深远影响,很多人忧心忡忡,修真界暗涛汹涌,如果事情属实,就算没有暗手,只要叶方稍出意外,不用别人出手,葯仙谷的老道们都会冒天下之不讳,将整个修真界搅得天翻地覆,这种事在一千年前已经出现过一次,经历过那件事的各派长老们,此时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这些年来他们一直信仰一件事:不要得罪疯子,更不要得罪葯仙谷的疯子。

  事实上那些长老们的担心也不无道理,寒杉子已在飞花谷外集结了所有葯仙谷的弟子,一个个杀气腾腾,这哪里像是丹道门派,一个个比那悍匪还要悍。

  “若祖师有事,我们应当如何?”

  “杀!”众弟子异口同声地喊到,那一声“杀”字在葯仙谷的上空回久久散不去,痞子望着他们,咧开嘴,大雄提起手中的板砖“若叶小丫头有事,当如何?”

  “杀!”痞子整齐划一,杀声滔天,两帮人对望了一眼,竟是极外的顺眼。

  “咚!”大雄正想再开口,一个板砖重重地敲在他头上,他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吵什么吵,当老子死了不是?”方信从飞花阁里走出来,横了痞子们一眼,他们赶紧低下头去,用板砖敲自己的头,也跟着大雄一起晕了过去。啊…


第一百二十四幕 世间一日,洞中已千年

  山雨来风楼!镑方势力都密切地注意着葯仙谷的动向,在C市驻扎了不少探子随时报告葯仙谷的动向,但是无论他们怎么探都探不到其中虚实。C市很静,静得出奇,大有暴风雨来袭的前兆,而同城的蜀山也渐渐的躁动不安起来。

  蜀山之巅,林月枫渐渐睁开了眼,他的师尊揽月上人静静地看着他心里说不出是什么姿味。

  “眼下时局看似平静,下面却是暗涛汹涌,你最近在闭关大概不知道葯仙谷的祖师被打伤一事。”不知道为什么当揽月上人提到“葯仙谷”这三个字时,他脑中闪过一张笑脸,当他想努力回忆时,却什么也看不清。

  “不是说葯仙谷的祖师青莲仙子本事通天吗,怎么会被打伤?”作为蜀山这一派最杰出弟子,他还是知道一些辛秘。

  “本来是不可能的,但听闻是有人设计,挑青莲仙子救人的紧要关头出手,至于伤势如何葯仙谷那帮老疯子口风紧得很却是未知。派人去李家探口风也探不到任何东西,所以掌门猜测…”

  “月枫啊…”揽月上人抿抿嘴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开了口。“这些年来你也知道了不少是,万一青莲仙子有个三长两短那帮老疯子疯起来,首先遭殃的就是同在一个市里的咱们…唉!”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望向葯仙谷的方向忧心忡忡。

  “咱们蜀山虽然弟子过万,但是若真是较起来,肯定敌不过葯仙谷那三千人,如今的蜀山已不是以前的蜀山了…”说到这里揽月上人又是一阵感慨“如今是非常时期掌门也作难,选了三百人去升仙闭死关,你…”听到这里林月枫的眼神变了变,升仙听起来名字好听但却异常凶险,古往今来,能从中走出来者十之一二。但这一二却无一不成为绝顶高手,比如现下执事堂的堂主,有人曾试着询问里有何古怪,但出之人除了脸畏惧之以外,对内的一切都是缄口不说。听揽月上人的的语气,林月枫想。这三百人中必定是有自己。

  他起身观着四周的云海什么也没说,揽月上人见样默默地退了去,在回望时,眼神中纠葛着百般情绪,皮之不存,之将附?有些事明知不可为,却不得不为,这就是人存于世地无奈与悲哀。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这个木讷得有些笨拙的弟子能平安的走出升仙,至于高不高手,他不奢望。

  “月枫。师尊煮好酒等你回来。”短短的一句话包含了多少,林月枫那高昂的头颅不可查觉地点点了,背对着揽月上人地那张脸。早已是泪面。

  巍巍昆仑是多少修道之人地梦想之地。昆仑地应天台。掌门和大长老站在其中。与蜀山相比他更注意上面地情况。而这应天台便是与仙界相通征求指示地地方。

  “师叔不知上面反应如何?”大长老元元子小心地询问着。

  “动静很大。”虽然看不到人。但却听到一个苍老地声音自应天台上方传来。一听动静很大。元元子地手不自觉得地抖了一下。

  “怎么个**?”掌门元慎地声音有些颤抖。

  “星云宗、天宵、水阁、月青峰、妖皇、影帝…”说到这里连那位师叔地声音都有些颤抖。这还只是明面上跟叶方有直接连系地势力。那暗地里地又有多少呢?谁这么不识趣触动了方信地逆鳞。若叶方真有个什么…

  突然地沉默让元元子与元慎都很不适应。他们抬头望望天空。此时虽然是惊空万里。但细看一眼却发现远处那重重地黑云正慢慢地飘过来。天气闷热。闷热到无法息。一定不能让叶方有事。他们想着。可是如果连方信都没有办法地话。他们又有什么主意呢?

  如果有心人们会发现,最近那些害人的老妖老魔们都缩在了自己的老巢,不敢再出来闹事,生怕,一个不小心充当了那怒气上的宣口,刑事人员也发现,最近的犯罪明显减少,特别是失踪人口,创历年来最低。大家还在想。是不是最近的严打起了效用。

  哪里都不能去的时候只有窝在家里上网,这几天论坛格外火爆随便一个分析形势地贴都能被顶到707彩票。无数强人,无数MAKE。忽然,一个ID为“无间魔域”的人发一贴,声称,叶方的小徒儿百玄仙子此时正在百炼岛上和幽炼门的人干架呢。普通人不知道幽炼门为何门,但是那些大派中高层弟子却是知道的,这贴子一石起千层,很多人强烈怀疑其真实。首先,百玄仙子这个名号他们从来都没听说过,漫说像青莲仙子这种超级高手的弟子不可能是默默无名之辈;再者,在众人都在躲避葯仙谷这个强烈飓风时,幽炼谷又怎么能头撞上?

  但是,在大利益面前,很多东西都可以牺牲,比如几个外围弟子的性命,哪怕是已有化神期修为的几个人。

  白小黛的头发被水碰到,冒起了青烟,她拿起剑将头发削短,她还没爱美到为了头发而放弃合地地步。锅里的水形成的高向她扑来,一接着一,手里的蟾镜发出一声蟾叫,在没有白小黛的示意下居然自行离了白小黛的手,飞到空中变大,这一变竟比锅还要大上一分。

  扑向白小黛的头居然改向冲天飞到了蟾镜中,哈哈,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大笑,这年头果然人品好很重要啊,随便一抓居然也能抓出一个相克的法宝来,眼看着是一条死路,现在却又是无限生机。转眼间蟾镜就把锅里的水得干干净净,只看到侏儒,哦,不,现在应该说是巨人,只见巨人地一双大脚踩在黑黑地锅上,几个大白鲨在他脚边靠着,说不出得滑稽。

  她再也控制不住倒在莲台上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那巨人一掌扇下来还没扇到她人,便从蟾镜里出一道冰柱刺穿了他地手,这冰柱似乎并不是锅里的手所化,因为巨人地手并没有被腐蚀,而是快速地结冰,那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地占领了整条手臂,只听咔吧一声,冰口开裂,她以为巨人发力打破了冰层,拿好玉剑严阵以待,却哪知居然连血皮骨一起裂开,掉落出来。

  巨人痛得嗷嗷直叫,那些大白鲨闻着血腥味去争抢那些带骨的冰块,哪知道刚含下去不久,自己也被冰了起来…

  白小黛知道这件法宝是好东西,却没想到利害成这样,她决定今天以后要好好研究研究它的用法,接下来就不关她什么事儿了,这件法宝完全离了她的掌控自行运转起来。

  这谁给的法宝?席三娘眼皮子一翻无语了,护短也不是这么个护法,她的眼睛可独着呢,这件法宝里有器灵,但等级高得远远非当初那台电脑白小扁小盆友可以比拟的,而且那个冰很值让人去推敲推敲。

  席三娘望着平静无波的海面,眯着眼,幽炼门也不知道打得什么主意,上面闹成这样了,下面居然也没反应,正当她想扔个东西下海里试试幽炼门的反应时,突然听得后面的林子一声尖啸,接着付任从林子里飞出来,冲到了天上,跟着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两个人,修为却是比她们对付的几个要高得多,其中一人已有魔兵的修为。

  “把东西出来。”那修为最高的人,也不理会席三娘她们对着付任大喝,看样子似乎付任拿了什么宝贝。

  “哼,笑话。”付任也不嗦直接出了他那把断刀。

  蜀山后山的升仙外排了三百名弟子,他们之中修为最高的元婴初期,修为最低的在金丹初期,这几乎囊括了蜀山近百年来最杰出的弟,他们中有些对这所谓的升仙不屑,有些充畏惧,有些跃跃试…只有林月枫一个人平静地望着那黑漆漆的口。

  世上一中千年。这是方才出门时揽月上人悄悄他说的话。他在心里反复地念着,一之后,他是否还能见到这世间的太阳?

  “我煮好酒等你回来。”揽月上人站在边上还是那句话,林月风握紧双拳重重地点头,然后排着队踏入了升仙中,他毅然的身影一点一点被黑暗没。

  一之后,几人凄楚,又有几人风云。

  直至方信抱着叶方上了传送阵葯仙谷的老道们也没有问出祖师姐姐的伤势如何,只见惊雷那黑得跟包公一样的脸色,便知道情识不容乐观,随着方信离开,跟随而来的人也七七八八去了,行刺叶方的越溪被大头提了去,白小齐和辰挽被背去了仙界,原本拥挤的飞花阁一下子空旷起来,让人极不适应。不过虽然方信走了却留下了轩墨和蓝幽,这两人与寒杉子雪枫子头接耳,不时发出的笑声,让众老道头皮发麻。

  当葯仙谷的妖孽遭遇星云宗的妖孽,这世间又将刮起怎样的飓风。


第一百二十五幕 几人升仙,几人离魂

  中土面临着一场大风暴,而东海之上的百炼岛则是亦然。幽炼门的人一直追着付任要东西,付任只是哼哼了一声,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如果说在场的他怕谁,那也只是席三娘和绿荷而已。

  “好你个贼子,擅闯我门地做这盗葯的勾,识相就把东西出来,放你一马。”付任嗤之以鼻,他在这所谓的地里已呆了两千年了,现在才说他擅闯?早几百年前干什么去了?若不是那味葯谁愿意呆在灵气稀薄的凡界。

  听那个魔头如是说,白小黛她们才明白,原来付任呆在这里是为了一味葯,能被这位奇人看上眼的必眼是好东西,不过她三人似乎对那味葯不感兴趣,论仙草灵果谁又比得上自家葯园子的?

  “三味彤。”白小黛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飞到付任身边对那两个魔头说道。虽然时间还充裕,但是白小黛不想浪费,受伤的那三个人对她都很重要,她想快点拿了葯快点回到葯仙谷,多耽搁一秒她怕又出现什么变数。

  “你又是谁?”风驰看了白小黛一眼,一个小娃娃也敢在他面前叫嚣。

  靠的!白小黛想骂人,这幽炼门的人出门都不带耳朵吗?还是说都是聋子,她之前说的那么大声就没人听到?

  “不用知道我是谁,只要把叶彤给我就行了,拿了三叶彤我马上离开。”白小黛不解释也不想解释。

  “怎么说你也是来偷葯的!”风驰哼了一声,魔气向白小黛过去,她咬着牙抬起头,紧紧地盯着风驰,不让自己出现丝毫怯弱。

  “然!”

  “那么死!”风尘可没那么好说话,付任在地里呆了两千年,时不时跟幽炼门发生冲突,他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奈何他斗不过付任。如今这么一个小娃娃也敢来他幽炼门里来偷葯,还真当门内无人,不好好教训一下,他们的面子往哪放?说着他就一个方印罩在了白小黛的头顶,要把这些年在付任身上受的气真往她身上撒。

  “就凭你!哼。”席三娘上前一把抓住那方印居然把它收进了自己的包里。风尘想招回法宝,却发现自己与法宝切断了联系。他心里的震惊不言而喻,他这个方印可不是鬼婆那类的大陆货啊,那可是魔器,能一手收了魔器,眼前这人的实力又如何呢?难怪他们判断失误?可是那小丫头的眼睛清澈无浊,并不像是那些活了千百年地老怪们,那眼神分明只有不谙世事的小丫头才有的。

  其实他们猜得没错。白小黛是小丫头。老怪物只是席三娘和绿荷而已。

  收了一件魔器席三娘并不显得有多高兴反而嫌恶地撇撇嘴。也对。她老人家一出手就是神器。下品魔器这么垃圾地货她又怎么能看得上。可是她眼里地垃圾却在别人眼中珍贵无比。风尘要不是考虑到两者之间地差距。只怕早就扑上去抢回他地宝贝。

  “三叶彤。我只说一遍。想要拿回那拿魔器可以拿三叶彤来换。在我没改变主意之前最好动作快点儿。”三叶彤或许不多见。但比起那件魔器来。它便显得无足轻重了。席三娘相信。他们两人知道该怎么选择。

  “啊。我兄弟二人有眼不识泰山。还未请教仙子名号。”风驰见席三娘不好对付。便采取了怀柔政策。哪知席三娘一点面子都不给。呵呵地笑着。

  “我地耐心很有限地。十分钟。我想这个时间够你们做决定了。还有我地名号。你还不配知道。记着。十分钟。十分钟过后。我把那个烂印溶了。而三叶彤我还是要地。”

  “哼。你别欺人太甚!”风尘重生地哼了一声。看来这厮平时在幽炼门里横行惯了。见不得别人给他脸色。

  “我就是欺你太甚又如何?时间不待,而本姑的耐心素来有限。”席三娘坐到白小黛的莲台上。眯着眼便不再说话。而绿荷则像幽灵一样飘在她上方,轻若棉絮。似乎一阵轻风就能将她吹跑。

  白小黛更绝,直接开始数数,风尘恨恨地瞪着她们,奈何实力不强,用上了威压也不见有丝毫作用,连原本实力弱的白小黛在席三娘的保护之下也是面色红润。到这里好像突然不关付任什么事了,连他自己都觉着稀奇,他当然不会笨到等席三娘把东西还给风尘再对战,俗话说得好:趁你病要你命!他二话不说就扛起断刀向风尘冲去。

  “你!”风尘没想到付任居然会选在这个时候出手,他匆忙拿出把武器来应对,刚碰到断刀便断成了两半。

  岸任不是本界地人,出手根本就没有顾忌,东西既然已到手他也完全没有留在凡界的必要,跟幽炼门捉了这么久的藏,每回都是他躲着他们,临走之前怎么也要送一份大礼给他们感谢这两千年来对他地“照顾。”

  他这一发难白小黛这边自然就乐得高兴,风尘那些垃圾武器在付任的断刀之下根本就走不过一招,他想活拿自然就会拿三叶彤来跟席三娘换,从某点来说,这付任也算是帮了她们不少忙。

  风驰与风尘二对一依然毫无招架之力,且不说付任的本事如何利害,光是他那把刀就让这二位护法吃了不少亏,而这时白小黛的声音也适时地响起。

  “三十,二十九,二十八…”她说得很大声,这是在刻意提醒他们二人考虑的时间已不多,若不及早换的话介时他们要对付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个付任那么简单。

  她这声音一响起,风尘一下子就愣了神,付任抓住机会一刀砍在风尘的肩上,将他的右臂整个卸了下来,血如柱,他痛得哇哇直叫,这还不算什么,席三娘慢慢地站了起来。

  “五、四、三、二、一,很遗憾,你们错过了这唯一地机会。”其实打从一开始她就根本没想过要把魔器换给风尘,她原本打算等到对方拿出三叶彤再出手的,没想对方连那个时间都撑不到,还真是高看了他们。

  落东升,在大多数人眼中这一跟过去没有什么不同,无聊的依然无聊,无趣的仍然无趣,或有生或有死,却不是一个轮回。但这一对蜀山来说却又是不同,过了这一,那曾经的师兄弟或许再也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又或者在间隔一天后成了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高强的实力,超绝的地位,却也不再是记忆中的师兄弟。只有一天,便是这般大地变化,除了难以接受以外,更多的则是叹息。

  当沈刚第一个走出升仙时,面对师兄弟们的欢呼,那张沧桑略有些疲倦的脸皱到了一块,眼怆然,望向口想着其他的师兄翟拼有几人能存活下来,于是那些平里与沈刚好的师兄弟发现他变了,原本开朗活泼的沈刚如今很难吐出一个字。

  “弟子沈刚不负重望。”他向蜀山掌门虚业行了一礼,虚业欣慰地拍着他的肩膀。

  “你如今天已有出窍中期的修为,待师兄弟们一起出来完以后一起去神兵阁领件趁手地兵器,蜀山地未来就靠你们了。”

  守在外的众弟子一听说沈刚已有出窍中期地修为一个个羡慕得不得了,都恨恨的想着,为什么这次没有选中自己?要不进去逛一圈出来,实力地位什么都有了。

  沈刚将他们羡的目光看在眼里,却没有丝毫得意思,反而一脸悲戚,他点点头,然后默然坐到了一旁,等师兄弟们出来。眼见已西斜,走出的蜀山弟子也不过只有寥寥三十人,只有十分之一。

  揽月上人焦急地望着口,等太阳落山便会闭了,可是林月枫却还没有出来。“徒儿,你答应过为师要活着出来啊,你答应过为师的啊…你一生最重信诺,可这次偏偏怎么就失了言了呢…”揽月上人想着,不觉间已泪面。

  眼见着太阳一点一点地沉下去,蜀山弟子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特别是外的那些弟子,已由之前的羡慕化成了深深地悲哀,想着若自己进去还能活着出来吗?

  升仙果然是升仙,成者升仙,不成者亦升仙,只是后面那个仙却是鬼仙。

  三十人…虚业无奈地摇摇头,扬手就要关门却被揽月上人拉住了“师叔等等,月枫还在里面。”

  “可是时辰已经到了。”

  “我相信他会出来的。”揽月坚定地望着口。

  “揽月啊…”虚业摇摇头,出来的三十位之前最低也是金丹后期的修为,林月风原本只有金丹中期,说实话,他并不看好他,虽然在修炼方面林月枫确实有他的过人之处,可是人总要看清现实。

  “关门!”他不理会揽月上人,叫守门的长老的闭门,揽月上人听到这两个字身体仿佛失去了力量一般,坐到了地上“掌门师叔你不能这样啊…”看到那渐渐合上的门,他心里无比绝望。

  突然,在那重重的石门即将合上时,一只大手从里伸出来,挡在隙中间。

( ← ) 上一卷  呆呆欲仙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呆呆欲仙》是一本完本武侠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707彩票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呆呆欲仙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tycgl.com)立场无关。